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吓死人的断脚

推理故事

吓死人的断脚

2022-06-30 推理故事
 天刚刚黑下来,张秀敏家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她想,打电话的准是出差多日的老公!她激动地拿起话筒,听到的却是一个陌生男子低沉的嗓音:“喂,你是张秀敏吗?你老公胡小悦现在在我们手里。限你一小时内把二十万……

吓死人的断脚

 天刚刚黑下来,张秀敏家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她想,打电话的准是出差多日的老公!她激动地拿起话筒,听到的却是一个陌生男子低沉的嗓音:“喂,你是张秀敏吗?你老公胡小悦现在在我们手里。限你一小时内把二十万打入这张银行卡里。你听着,要是敢耍小聪明报警,或者超过一小时,我们就剁掉他一只脚,超过两小时,你就会见到他血淋淋的脑袋……”声音阴森,张秀敏吓得两腿直哆嗦,大脑一片空白。只听那男子吼道:“快找笔记下账号!……强调一下,我们就是求财,谁也不愿意费事剁他的脑袋!”张秀敏回过味来,记完账号,想要追问老公的情况,电话却成了忙音!张秀敏一屁股瘫坐在地上!

  丈夫胡小悦上星期出差到南方,昨天傍晚还打电话回来,说是今天半夜到家,说得张秀敏很开心,没想到他竟落到了劫匪手里。张秀敏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丈夫现在在什么地方,无法确定,警察不可能在一小时内成功解救胡小悦。她只好手忙脚乱地把家中的定期存款单找出来,只有十二万。张秀敏连打几个电话借钱,朋友不但都说没钱,还追问她要这么多钱干什么。时间一分一分地过去,张秀敏都快崩溃了。最后,她把电话打给同事李小丽,还是没敢说实情,只求她想办法给挪借二十万元现金,她有急用。李丽是个侠肝义胆的姐妹,一口答应下来。

  张秀敏似乎看到了希望。她草草收拾了一下,揣上那个账号就下楼去等小丽,即使是倾家荡产,也要保住她的男人呀。楼道里挺黑,张秀敏从五楼小心翼翼地探着往下走,心想,千万别扭了脚脖子,那可就耽误了大事。走到二楼,脚下似乎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张秀敏高度近视,俯下身子去细看,这一看,只吓得她魂飞天外,“啊”的一声尖叫,昏倒在楼道里!

  张秀敏看到的是一只断脚!哪想到歹徒如此凶狠,电话敲诈刚刚过去不到半小时,怎么就翻了脸,把小悦的脚给剁下来,还送到了楼道里!

  昏迷中张秀敏听到有人唤她,这才睁开眼。原来是李小丽已来到单元门口,没见到秀敏,就上楼找她,却见她倒在楼道里……见到同事,张秀敏绝望地放声大哭。小丽不知就里,刚想劝慰几句,一低头,看到张秀敏身子底下压着一只断脚,登时也吓得半死!事到如今,张秀敏只好如实告诉小丽:“这是小悦的脚,绑匪勒索二十万,没等我弄钱呢,他们就给剁下来了!”李小丽还算冷静:“赶紧把断脚拿回去塞进冰箱,还有接活的可能!”

  张秀敏抓起那冰凉的断脚,放到贴身处紧紧护着,就像抱住了受着残酷折磨的丈夫。她带着小丽回家,把断脚放进了冰箱。

  张秀敏详细地述说了接电话的事:“这么生生给剁下来,小悦他多疼啊。”

  李小丽说:“绑匪都是丧尽天良的主儿,他剁你脚是不会打麻药的。跟那帮畜生还有什么信义可谈,现在脚已被剁掉了,说明他们所谓求财不伤命的承诺根本靠不住……这样吧,你的电话可能被监听,我用手机报警,咱们只能依靠警察了。”秀敏哭着说:“那小悦不会遇害吗?”李丽摇摇头:“我不是不想借你钱,关键是这样的速度,没等咱把钱打过去,那帮坏蛋很有可能已经撕了票!而警方错过抓捕时机,会让他们逍遥法外,继续危害别人的。”“还是不成啊。”张秀敏哭着说,“歹徒能把脚扔到楼下,说明他们可能就在不远处监视着我呢,现在过去了四十分钟……小丽,你帮人帮到底,咱先把钱打过去吧。”

  两个人正要出门,这时门被敲响,敲得人心惊肉跳!张秀敏从门镜里往外看,看到两三个着警察服装的人,有一个还举着个证件在面前晃了晃。

  警察?怎么会来了警察!屋里的两个女人都吓得魂飞天外:胡小悦手机在坏人手里,他没机会,歹徒更不可能……没人报警,警察如何会找上门来?假的!那些服装、证件都不可信,绑匪定是忍耐不住,上门抢劫来了,而胡小悦没在其中!俩女人只会打哆嗦,不知道如何是好。门再次被敲响,外面声音很大:“请马上开门。不然,我们强制进入,那性质就变了。”“你们真是警察?”“民乐小区派出所的,你可以先打电话去核实。”李小丽跟那里的于所长熟,忙用手机打过去,于所长证实:“我们是派过去三名警察,你们马上开门,接受检查。”

  警察进到屋里,核实了张秀敏的身份,冷着脸问:“你刚才藏匿了什么东西?”

  “警察同志,断脚。她丈夫的脚被绑匪剁下来了,敲诈二十万呢。”李丽简要地说了案情,并跑过去把冰箱门打开。

  警察拿出断脚,皱着眉头:“你爱人出差多少日子了?”

  “一个星期。”

  “那这只脚不是他的。”警察说,“这只脚脱离身体至少有半月以上了,并且经过处理。”

  原来胡小悦的脚还长在他的腿上!张秀敏一看表,刚刚超过一小时,那只脚不是丈夫的,可也是剁别人的!她不能眼看绑匪对丈夫不利,她要求先把钱打过去。警察们分析了一下,告诉她们不要慌张,说绑匪为了要钱,肯定会再次打电话。他们叫来技术人员,对张秀敏的电话进行监听,又告诉张秀敏,如果电话打进来,想办法尽量拖延时间,争取锁定他们的位置,把恶人一网打尽,这才是营救胡小悦的唯一方法。

  张秀敏眼睛盯着电话,心里恐惧得不行,这时候,门又被敲响!小张从门镜里一看,是胡小悦!她打开门,真的是丈夫站在门外!

  张秀敏哭着问:“你怎么逃出来的?绑匪没怎么着你吧?”

  “什么乱七八糟的!”胡小悦听张秀敏说了打电话的事,气得直拍大腿,“别说了,我上车后想给你打个电话,才发现手机被偷了。”

  警察颇费猜疑:胡小悦独自出差,偷手机的莫非是熟人?否则怎么可能知道家中的座机号码以及他们夫妻的名字?

  “我明白了。”胡小悦说,他保存电话号时,张秀敏追求浪漫情调,把她的号码前面加上“爱妻张秀敏”,小胡还保存了许多朋友发来的短信,里面就有他胡小悦的大名,小偷看了电话号码,略加推测,这些信息就全掌握了……

  这真是虚惊一场,所幸人和财产两不损失。警察白了张秀敏一眼:“积极性挺高的嘛,有事不找警察,却急着配合罪犯敲诈,这是显富呢。”

  张秀敏红了脸:“你们是怎么知道我家有断脚的?”

  “这你还得感谢二楼的大妈。”警察说,张秀敏在楼道里尖叫,大妈听到了,但她胆小,不敢出来,就从门镜往外看。没等看清楚,李小丽又来了,老太太听不清两人说的什么,却看清楚了那只断脚,她认定是两个女人做了命案,就打了报警电话。“不是老大妈爱管事,现在钱早到了罪犯手里,追缴起来,谈何容易。可是,这只断脚是哪来的?”

  是啊。脚肯定是活人腿上剁下来的!敲诈犯拿剁脚威胁受害人,那就证明,他们另有命案,并且只在这城市……

  这时候,门又一次被敲响。原来是二楼的大妈,呵哧带喘地领来一个乡下人。大妈说:“脚,那脚是他的!”

  脚是他的?这人明明好好的呀?问了半天,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

  顶楼七层住户有个乡下亲戚到省城治病,被截肢了。手术后,病人要求把那只断脚留作纪念,其实那人迷信,准备将来火化时,一起烧掉,免得死后当瘸鬼,医院也就答应了。今天病人出院,到亲戚家静养,本来说好养几天再雇车回家,哪知道本村临时来了个卖瓜的,为了省钱,他们临时决定搭那辆瓜车回去。抬病人下楼时,那夹在被褥里的断脚掉在了楼道里,走到半路才发现,又派人回来寻找……

  都是这只断脚,把张秀敏和小丽吓个半死,还引出一连串的误会。张秀敏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她对那乡下人说:“不追究你赔偿了。把东西拿走吧。”转身对胡小悦吩咐,“马上把冰箱处理掉,没法用了。还有,这身衣服也得扔,我还搂着那只脏脚……得马上洗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