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对面住着个鬼少妇

推理故事

对面住着个鬼少妇

2022-06-30 推理故事
 为了节约开支,我决定搬到郊区租房,于是四处打探房源。   这一天中午,火热的太阳炙烤着大地,送完最后一份邮件,我决定回屋休息,可突然电动车爆胎了,我只好推着走。路上一个行人也没有,路过一座立交……

对面住着个鬼少妇

 为了节约开支,我决定搬到郊区租房,于是四处打探房源。

  这一天中午,火热的太阳炙烤着大地,送完最后一份邮件,我决定回屋休息,可突然电动车爆胎了,我只好推着走。路上一个行人也没有,路过一座立交桥,下面有很浓的阴凉,汗流浃背的我直奔过去。就在我坐在车子后架上大口大口喘气的时候,桥墩上的一则出租房屋信息吸引了我,我赶忙看过去。刚看了一半,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传来:“你要租房吗?”我吓了一跳。原来桥墩那边还蹲着一个人,刚才来得匆忙没有注意。

  那人说:“这房子不错的,有许多人租过。你给我100元,我带你去。”

  我一听声音有些熟悉,低头一看,却是我的小学同学吴伦。当年我们在一块读书,一次交书费时,我爸爸东挪西凑还差20元。到时,我发现吴伦的铅笔盒里有一卷钱,就偷拿了20元。后来听说丢了钱的吴伦回家后被父亲打了个半死,但是我不敢向他承认那钱是我拿的。后来他念到四年级时举家搬走,我们一直没有再联系过,没想到今天在这儿见到。

  于是我寄存上电动车,和吴伦一起去看房子。房子位于东郊,三面是农田,对面有一幢两层的漂亮小洋楼,不过好像一直没人住。我一眼看中了,当即交了2000元定金,和房主,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太太,签订了半年的租赁合同。

  这天,我加班回来已经夜里12点。洗浴完毕,我到阳台上吹风,突然发现对面那幢小楼的灯亮了。已经一个星期了,我从未见过那儿亮过灯。出于好奇,我就盯着那儿看,一会儿,竟有一位身姿婀娜的少妇穿着丝绸睡衣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没想到搬到这里还有艳福,我瞪大眼睛望着对面,就在这时,美少妇突然转过脸来。天啊,她的脸竟白得像纸,身子也突然轻得像羽毛一样在屋里飘来荡去。我吓得赶快跑回床上,抱着被子哆嗦不已,努力说服自己是看花了眼。

  第二天我精神萎靡地下楼去上班。刚到楼梯口,听见有人跟我打招呼:“早啊,上班呀!”声音还挺甜,我一看,原来是昨晚对面的美少妇。我的心一下子轻松了,感情昨晚我看到的不是鬼,是人。

  当晚,我又加班到,洗完澡,见对面的灯还亮着,不禁又多看了两眼。让我心跳不已的是,那美少妇今晚没穿睡衣,而是穿着三点式。她似乎知道我在偷看她,还故意在窗前做了几个诱人的动作。正当我看得入神时,美少妇突然伸出舌头。我认为她在做恶作剧,没想到,她的舌头越伸越长,最后竟长得像男人的领带,直垂到肚脐眼。身子再次轻飘得像根羽毛,只见她推开窗子,一纵身从窗口跳了下来。我赶紧闭上眼睛,退回屋里。恐惧渐渐在我心中升起,回到床上,我怎么也睡不着,满脑子都是那长舌的吊死鬼形象。

  第二天,我休息,起床时已经是上午11点多了。下楼时,正巧碰到房东老太太,我把她拉到旁边,问:“老人家,对面那座小楼里住的是什么人呀?”“你胡说什么?别大白天说鬼话,对面的房子好几个月没人住了!门上的锁都快上锈了。”

  “可是我昨晚分明看到……”

  “看到有个美女吐舌头是不是?”我话未说完,老太太就抢过话题,“你们这些年轻人啊,总是疑神疑鬼的,真不知是想美女想疯了,还是自己吓自己!”老太太说完就要走。我紧追着她:“我真的看到了一位……”“好吧,我告诉你,对面以前是住着一位漂亮的年轻女人,听说是那房子主人包养的情妇。后来怀了孩子,要求那人离婚娶自己,那男人不甘其扰,就狠心地掐死了她。一星期后才被人发现,都已经……啊呀,不说了,再说你晚上又该害怕了。”

  老太太的话让我毛骨悚然,我下意识地向对面的房子望去,只见窗户的玻璃上落满了灰尘,一块烂了一半玻璃的窗口上挂着一面蜘蛛网,在风中来回抖动着,看来那里是好久没有人住了,难道我前两次看到的是被掐死的女人……我不敢想下去,我匆匆地跑到街上,那里人流如织,我想那总不至于大白天在这时候害我吧!

  晚上,我战战兢兢地回到屋里,果然对面所有的房间一片漆黑,旷野的风吹在那块烂玻璃上,发出呜呜的怪声。

  我把电视开到最大音量,上床蒙上头,在被窝里,我用手机拨通了吴伦的电话。好大一会儿,电话里传来一声幽怨的问话:“你找谁?”我说找吴伦,对方又问我是谁,我说是他的同学,对方“啊”地一声挂了电话。我骂了一句粗话,又拨通电话,对方仍用幽怨声音说:“你既然是吴伦的同学,不会不知道他的情况,请你不要再来打搅我了,我老了,经不起折腾。”这回,我听出了接电话的是个老太太,估计是吴伦的母亲。我忙问吴伦怎么了,我半月前还遇见过他。对方泣不成声:“吴伦,可怜我的儿,他早在三年前就遭遇车祸……死了!”啊!这回,轮到我惊讶了,既然如此,我那天在立交桥下遇见的人是谁?难道是他的鬼魂,向我索要当年那二十元的债……我颤栗得一夜未能合眼。半夜我实在憋不住尿,起来小解,竟发现对面的房间有绿茵茵的光在跳动,就像中的鬼火。

  天亮后,我想想自从搬到这个房子以来,发生的事情太蹊跷,我不敢再在这里住下去了。我找到房东老太太,说明了意图,并一再表示歉意,老太太很通情达理,同意我退房,但说已经交了的定金不能再退给我,因为我们订的是半年的租住合同。我一想,钱是小事,如果被吓出个精神分裂那可是大事,于是就迫不及待地搬走了。

  一个月后的一天,我到一家新成立的去送邮件,发现一个写字间的电脑前坐着一位女孩,模样非常像我见到的那个鬼少妇,我吓得赶忙丢下邮件,逃也似的离开。来到保卫处,我打听那个女孩的情况,保安说,她叫素娟,家住东郊,是一栋小洋楼。不过她平常和他母亲住在后面旧楼的一间屋里,其他的房间对外出租,每年房租好几万。我越听越觉得他说的就是我住过的地方,我觉得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那天晚上,我化了下妆,把自己打扮成一个收头发的小贩,悄悄跟随素娟来到她家,果然是我原来住的地方。素娟刚进门,就听那位房东老太太,也就是素娟的母亲说:“娟子,今天你哥哥又带来了一个租房的,我已经收下了押金。晚上你还到对面的房里去装一下鬼!”

  啊!我明白了,原来这一切是他们一家串通好了来骗人的,目的就是套取人家的押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