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金陵十二钗

推理故事

金陵十二钗

2022-06-30 推理故事
汪小飞三十岁一过,就提上了部门二把手的位置,可谓仕途正劲。不仅天天有人请客喝酒,而且身上穿的、脚下踩的、手腕上戴的,再也不用掏自己口袋出去买了。这天,又有几个朋友请他在外喝酒聊天。他多喝了两口,……

金陵十二钗

汪小飞三十岁一过,就提上了部门二把手的位置,可谓仕途正劲。不仅天天有人请客喝酒,而且身上穿的、脚下踩的、手腕上戴的,再也不用掏自己口袋出去买了。这天,又有几个朋友请他在外喝酒聊天。他多喝了两口,话就多了起来,一时得意忘形,脱口说道:“嘿,到了我这个阶段,还求个啥?只求男人三件幸事:一是升官;二是发财;三就是死老婆!”

  话音一落,大家脸色大变。一个朋友惊恐地望着汪小飞说:“你咋说这话了?最近没听社会上传闻?这可是一个咒语!”

  “哈哈,咒语?什么咒语?迷——信!”说着,汪小飞就趴在桌上睡着了。

  等他半夜口渴醒来时,发现自己正睡在自家的床上,而白玲却不在身边。汪小飞忙从床上坐起来,心想:大概自己昨晚喝多了,白玲怕酒味,又睡到书房去了。这么想着,汪小飞就从床上下来,借着窗外的月光,昏头耷脑地趿着鞋就往客厅去倒水喝。

  蓦然,书房里传来一个女人低沉的、压抑的啜泣声,汪小飞心里一紧,谁在哭?莫不是自己昨晚喝酒时,说的那些酒话,被朋友传到了白玲的耳朵里?汪小飞忙向书房走去,悄悄地推开门,只见白玲穿着一件素白的绸衣,正伤心地站在窗口前,掩面低泣。

  “白玲——”

  汪小飞叫了一声,忙奔到窗前,一把抱住白玲,负疚地说:“我以后少喝点,我保证……”就在这时,汪小飞感到自己怀里空空如也,仔细一看,抱着的并不是白玲,而是掉在窗户边上的白色窗帘。

  汪小飞头上冷汗一炸,自己刚才明明看见是白玲,怎么一晃眼就不见人了?白玲莫不是从楼上跳下去了?汪小飞正欲伸头向窗外张望,身后传来白玲娇嗔的责怪声:“你还想不想让人家睡觉?”

  汪小飞回过头,见白玲好好地站在面前,提着的心也落了下来,走过去,抱着白玲说:

  “老婆,我见你不在床上,我这不是找你……我们去睡吧。”

  “你又喝多了。”白玲生气地推开他,轻咳了一下,说道,“你又不是不晓得我近来身体不好?好不容易睡着了,你这一折腾,我还能睡吗?”汪小飞忙陪礼道歉说:“是我不好,我错了,我向你说对不起。”“你别跟我口是心非,你心里怎么想的,你以为我不知道?”汪小飞说:“你当然知道,我心里只有你一个。”白玲恼怒地说:“呸,你还在我面前装模作样,你不嫌恶心,我还嫌恶心呢!”说着,白玲顺势坐在书房的沙发上,捂着嘴巴,边哭边低声咳起来。

  汪小飞就是爱着白玲这副病恹恹的、弱不经风、说话尖酸刻薄的样子,很容易让他想起千娇百媚的林妹妹。汪小飞是在当上二把手后,一次招商会上认识了白玲,就迅速与相恋三年的女友分手,去追白玲。婚后,白玲也没再去工作,就在做了全职太太。

  汪小飞此时哪还敢去睡觉,小心地陪着白玲坐到天亮,好话不知说了多少。

  第二天上班,汪小飞头还是昏昏沉沉的。晚上,单位又来了客人,汪小飞去陪客人喝了几杯,回到家里时,他只想早早地上床好好睡一觉。

  白玲也安然地睡在一边。闻着白玲体香,汪小飞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就把身子往白玲身上贴。要是以前,白玲就会极尽体贴地迎合他,谁知今天,他怎么温柔地去挑逗白玲,白玲就是一点兴致也没有。汪小飞气极败坏地翻过身,嘴里还低低地嘀咕了一句,没过一会,就睡着了。

  半夜时分,汪小飞又被一阵女人低沉、压抑的抽泣声惊醒,他下意识地把手往边上一摸,白玲不在床上。汪小飞一头坐起来,趿着鞋就冲出了卧室。

  抽泣声还是来源于书房,汪小飞几步赶到书房门口,门是半掩着,白玲此时站在窗前,面朝窗外,伤心啜泣。

  汪小飞小心地走过去,来到白玲背后,伸出手,轻轻地拍了拍白玲后背。白玲回过头,一句话也不说,面无表情,掉头就往外走,一直走进他们卧室,倒在床上睡下,并把一边的毛巾被盖在肚子上。

  汪小飞莫名其妙,白玲这是怎么啦?怎么话也不说?他站在白玲的床边正想着,白玲突然从床上惊醒坐起来。拉着电灯,一见他站在床上,便狐疑地问:“你怎么不睡觉,半夜三更望着我干吗?!”

  见白玲这样问自己,汪小飞也迷糊地说:“是我没睡还是你没睡?你刚才站在窗前哭什么?”白玲看着汪小飞说:“你又喝多了。我什么时候站在窗前哭了?!”汪小飞问:“你刚才真没去书房?”白玲摇了摇头,说:“我一直都在床上睡觉呀!”汪小飞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刚才真是出现了幻觉?真非真是喝多了?

  汪小飞到床上躺下,白玲过去倒了一杯白开水,让汪小飞喝下,关心地说:“你以后少喝点酒。你要是喝坏了身子,我可怎么办?!”

  喝下了白开水,汪小飞望着白玲,突然问道:“白玲,你最近没听说什么吧?”白玲盯着汪小飞,娇媚地说:“我大门都没出,我还能听说什么?怎么,你在外面说我坏话了?” “没……没有,”汪小飞连忙说,“我爱你都来不及呢。”说着,一个哈欠上来,汪小飞倒在床上就睡了。

  接连几个晚上,汪小飞在家里都没睡好,正好上级通知他明天去北戴河开会,实际上就是避暑疗养。汪小飞拿着通知早早地回到家里,让白玲给他把出差行李收拾好,明天早上的飞机,他要去北戴河一个月。

  汪小飞冲了凉,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没过一会,瞌睡也不知不觉地上来了,他歪在沙发上,电视也没来得及关上。

  这时,他突然又听到那个女人那低沉、压抑的啜泣声传来!汪小飞迷迷糊糊地站起来,抬头向书房望去,门又是半掩着,那声音就是从那门里传出来的!

  今天晚上,汪小飞没喝酒,人很清醒,他决定这回无论如何,也要弄清楚这个声音到底是不是白玲的?

  一轮弯月挂在窗外,惨白的月光投在书房墙壁上,一个女人身影,正好映在书房那幅水彩画上。汪小飞悄悄地走过去,一看,正是白玲站在窗前,在掩面低泣。

  汪小飞这次不想惊动白玲,他要抓她个正着,然后问问她,为什么要半夜三更一个人站在窗前哭?

  汪小飞蹑手蹑脚地往前走去,白玲突然回过了身,满脸挂着泪水望着他。汪小飞一下子呆住了,脱口问道:“真是你!你为什么要半夜三更站在书房的窗前哭泣?你有什么难言之隐不能跟我说?”

  白玲哀怨地看着他,伤心地说:“你为什么不爱我,还想我早点死?”

  汪小飞没有说话,却突然伸手拉着了电灯。望着惊慌失措的白玲,他哈哈大笑起来:“你还想往下演戏吗?你也不想想,我是什么人?我三十岁就能当上部门二把手,我就这么被人吓住了?实话跟你说了,我早怀疑你了。本来,我还想给你过两年好日子,看来你就没这个命!不错,我已经又有了一个女朋友,识相点,明天你主动提出和我离婚!半夜站在书房的窗前哭泣,想让我以为你会跳楼?你忘了这房子是谁买的?我还不清楚窗户外面还有一个阳台?”

  汪小飞一说完,白玲居然没有再哭了。汪小飞又盯着白玲逼问:“你到底是什么人?你与那个咒语到底有没有关系?”

  白玲顿了一下,抬头向汪小飞妩媚地一笑,说:“我原以为你不是这样人,看来,你就是这类人!那你就去吧!”说着,白玲突然把白色窗帘往汪小飞面前一挥,书房的灯蓦然熄了,白玲也转眼不见了。

  “你还想跟我玩鬼把戏?躲到阳台就以为我找不到你!”气急败坏的汪小飞,愤怒地挡开脸上的窗帘,也跟着一步,从窗户跨了过去……汪小飞从九楼摔到地下时,他怎么就忘了他家阳台,在上个星期装修时,被缩进到了书房里来了?!

  汪小飞跳楼自杀后,白玲当天夜里就到公安局去做了笔录,出来时,已经是早霞满天。一个卖早报的孩子,正在街上叫卖。白玲买了一张早报,迅速回到家里。

  喝过一杯牛奶后,白玲拿过放在沙发上的报纸,在报纸一个小角落里,一则避谣的新闻吸引了她。新闻里介绍说,最近,社会传闻有一个妇女组织,叫做金陵十二钗。这金陵十二钗,是十二个美艳绝仑的女子,活跃在社会上各大交际场所,专门去勾引那些用情不专、朝三暮四的有钱男子和一些腐败的官员,有的做他们老婆,有的做情人……最后,当这个男人在某一天道出男人三大幸事时,也就意味着这个咒语开始启动,男人的死期将至……经过公安机关的侦破,这些纯属谣传,特此出来澄清,让大家不要去害怕这个所谓的咒语……

  报纸刚看完,白玲手机就响了。一个女人在那边笑哈哈地问:“玲妹妹呀,看早报了吗?”

  “谁把这个消息透出去的?又是你?”白玲问。

  “我们这十二个人,也只有你最了解我!瞧那些蠢人的话,没有咒语不假,可我们是学心理学的,知道什么叫意识催眠学,嘻嘻……”说着,对方接着又吩咐说:“老祖宗吩咐了,处理完手上的事,一个月后,你就去深圳。那里有一个大单,需要你去完成。”

  一个月后,白玲坐上了去深圳的火车。火车里,广播正在播一条新闻:巴水市某局局长早上在家不幸触电身亡,案子正在审理中……白玲闭上眼睛,打算好好睡一觉,因为明天在深圳国贸中心酒会上,她要精神抖擞地去迎接一个重要客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