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民间故事 » 熊胆

民间故事

熊胆

2022-06-30 民间故事
 这天,迦路瓦山下的藏族村落里来了一个汉人,他在村头一株大树上贴了一张告示,用藏语写着:“诚征勇士捕猎活熊,每头1000元。”   告示迅速吸引了全村老少。虽然迦路瓦山上有大量黑熊,但它们……

熊胆

 这天,迦路瓦山下的藏族村落里来了一个汉人,他在村头一株大树上贴了一张告示,用藏语写着:“诚征勇士捕猎活熊,每头1000元。”

  告示迅速吸引了全村老少。虽然迦路瓦山上有大量黑熊,但它们性情暴戾,体形庞大,捕猎起来非常困难。现在这个汉人竟要求捕活熊,就更加危险了,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干的活。村民们议论纷纷,却没人敢应征。

  直到下午三点多钟,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藏民背着一个褡裢走了过来,他扯下告示,用不太流利的汉语问道:“你要多少头?”

  汉人大喜:“越多越好!”

  年轻藏民说:“好,我们现在就进山。”

  这次轮到汉人惊讶了,他迟疑地说:“不带猎枪?现在进山,一会儿天就黑了。”

  年轻藏民拍拍褡裢,信心满满地说:“工具足够了,天黑才好抓活熊。”

  汉人将信将疑地跟着年轻藏民往迦路瓦山走去,他问:“我叫刘诚,你叫什么?”

  “强巴丹珠,”藏民看出了他的疑虑,又说,“我从八岁起就开始捕熊,从未失手,你就放心跟我去吧。”

  “那就好!那就好!”刘诚嘴里这样说着,心里却还是很担心。

  两人很快进入迦路瓦山,强巴丹珠轻车熟路,带领刘诚往山腰攀去,密林中体形较大的野兽常沿着固定路线行走,俗称“兽路”。兽路往往不生草木,十分光滑。强巴丹珠专觅兽路走,这样可减少林木荆棘的阻挡,走起来十分轻松。当两人来到一处断崖下时,强巴丹珠停下了脚步。这是一处高逾百米的石崖,崖壁上长满灌木,底部怪石嶙峋,在草茎之间暗藏石洞。强巴丹珠轻声说:“我们到了!”

  刘诚环顾四周,这里除了乱石和灌木外,不见任何黑熊的踪迹,他不解地问:“这里有熊?”

  强巴丹珠“嘘”了一声:“熊白天一般躲在洞中睡觉,晚上才会出来捕食,我们等到夜晚再说。”他拉着刘诚爬到崖壁上一块大石头上,藏在石缝中。两人不再说话。很快,太阳下山,天完全黑了下来。

  迦路瓦山的夜晚十分清凉,山风极大,树梢发出“呜呜”的声响,如同鬼哭狼嚎。刘诚不禁哆嗦起来,就这样艰难地熬到,仍然不见熊的影子,他失望地说:“你确定这里有熊?”

  强巴丹珠又紧张地“嘘”了一声,指着前方五十多米的地方:“看,它出来了。”果然,在稀疏的月光下,一个笨拙的黑影从一片杂草中钻了出来,它直立起来,左有张望,前腿放下,猛然发力,迅速钻进了旁边的密林里。

  刘诚急得大叫:“快追,熊跑啦!”

  强巴丹珠扑过去捂住刘诚的嘴巴,压低声音斥道:“你不要命了?熊的听力十分灵敏,你这样大喊大叫,它一定会听到的。”强巴的话音刚落,黑熊“扑哧扑哧”地又钻出了密林,向两人藏身处爬了过来。

  刘诚吓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他紧紧挤在石缝中,一动不敢动。黑熊慢慢爬到两人藏身处的下方,直立起来,将前掌搭在崖壁上,似乎要爬上来。强巴丹珠不禁也有些害怕,他虽是捕猎高手,但猎人如果不能将黑熊一击致命,黑熊的反扑是相当可怕的。他透过杂草看见黑熊正凝视着他,大鼻子喷着粗气,显得憨态可掬,眼中竟然没有任何凶光。强巴丹珠尽量让自己的目光变得柔和,减少敌意。他们对视良久,黑熊终于放下了前掌,扭着肥屁股钻进了密林。强巴丹珠长嘘一口气,爬起身,将刘诚紧紧挤进裤裆的头拉出来,说:“它走了。”

  刘诚抹去额头的冷汗,直拍胸口:“佛祖保佑!佛祖保佑!”

  “跟我来!”强巴丹珠等黑熊走远,跳下崖壁,走到黑熊居住的洞穴口。他扒开杂草钻进去。这是一个石穴,外小内大,内部高约两米,宽达三四米,地面铺了一层干草,散发出一股浓烈的臊臭味。

  在石穴里侧有几个顶部已经腐烂的大南瓜,刘诚嗅了嗅,闻到一股酒味,“黑熊贮存的南瓜都发酵了,再不吃就要彻底坏掉喽。”他在石穴中转了一圈,除了一些黑熊吃剩下的动物骨骼和干果外,没有其他发现,又说,“熊已经跑了,我们还怎么捕猎它?”

  强巴丹珠“嘿嘿”笑了起来,他取下褡裢说:“南瓜是黑熊故意贮存起来发酵的,但这种自然发酵方法酿出来的酒,酒精浓度太低,喝起来不过瘾,我给它增加点儿酒精浓度。”他打开褡裢,从里面取出一瓶青稞酒,先将几个南瓜里的发酵物倒掉,再将青稞酒倒了进去。石穴顿时溢满了酒香。

  刘诚乐了,咂咂嘴说:“好东西全让熊喝了,也不给我留点儿。”

  “哈哈……早为你准备好了。”强巴丹珠从褡裢里拿出两瓶青稞酒,分了一瓶给刘诚。他舒服地靠坐在石壁上,边喝边说:“黑熊天亮以后才会回来,我们先在这里避避风,喝上几杯。”

  刘诚大喜,与强巴丹珠对饮起来,直到四点,两人都醉了,双双倒在草垫上睡了过去。

  刘诚睡得很沉,直到被一阵巨大的呼噜声吵醒。他依然困乏,不肯睁开眼,又感觉一只大手正压在胸口上,便很不乐意地用力扳开它,斥责道:“强巴,你多久没刷牙了?口臭好难闻!”

  然而耳边的呼噜声并未减轻,反而更大了起来。刘诚生气地睁开眼,只见一张又长又尖的大黑嘴贴在他的鼻尖,正喷着臭气,不时发出“哼哼”声,嘴里的獠牙闪着阴冷的光。刘诚大惊失色,一骨碌爬起身。天早已亮了,洞穴里,黑熊正张开四肢,躺在两人中间酣睡。刘诚吓得大叫,慌忙跳起身,谁知他用力过猛,头撞在洞穴顶壁,疼得他大叫一声,又摔倒在黑熊身上。黑熊闷哼一声,将他抱了个满怀,任刘诚怎么挣扎,都无法挣开,刘诚吓得四肢冰凉,心里暗呼:“我命休矣!”

  强巴丹珠被刘诚杀猪般的叫声吵醒,他坐起身,抹抹眼睛,看见眼前这一幕,先是一惊,随即大笑起来。他将刘诚从黑熊怀中拉出来,说:“放心吧,熊一般不攻击死物,我们睡着之后,它以为我们是死人,不会攻击我们的。”强巴丹珠又说,’“它回洞之后一定像我们一样,喝了太多酒,现在正醉得一塌糊涂,哈哈……”

  刘诚恍然大悟,原来强巴丹珠的捕熊方法就是将黑熊的低度南瓜酒换成高度青稞酒,灌醉黑熊,这样就能轻而易举地捕捉到活熊了。

  强巴丹珠从褡裢中拿出几副绳索,将烂醉如泥的黑熊来了个五花大绑,两人找了根树干,将它抬下了山。

  之后十多天,强巴丹珠如法炮制,又捕到了五只黑熊,迦路瓦山上的黑熊几乎被他一锅端了。这让刘诚乐不可支,他爽快地付给强巴六千块钱,拍拍他的肩膀说:“兄弟,跟着我干,保管你发大财!”

  第二天,刘诚将活熊装车,载着强巴丹珠往山外驶去。

  强巴丹珠还是第一次出远门,异常兴奋,他问:“熊有价值的东西无非熊掌、熊肉和熊皮,直接杀死取走这些东西就好了,何必大费周折去捕猎活熊呢?”

  刘诚“嘿嘿”笑了起来:“你错了,熊最有价值的不是熊掌,而是熊胆,它是一味重要的中药,十分名贵。”

  “熊胆?”强巴丹珠不解地问,“熊胆也可以直接从死熊身上取得啊。”

  刘诚摇摇头:“一只成年熊的胆汁只有约0.09千克,太少了,我们抓到活熊,在它腹部开口,插进一根导管,每天从胆囊中抽取部分胆汁,胆汁是可以再生的,这样就能得到无穷无尽的胆汁了。”

  强巴丹珠目瞪口呆,良久才不安地问:“熊每天受这种折磨,一定生不如死。”

  “哼!只是一个畜生而已。”刘诚不屑地说,“我们是全国最大的熊胆制品公司,现在有两千多头黑熊,每天都从它们身上抽取胆汁,制成药品销往全世界。等明年我们公司上市,需要的活熊量就更大了。强巴,你发挥才能的空间非常广阔呀!”

  强巴丹珠却面容冷峻,无论刘诚说什么,他都不再回应。

  就这样,卡车沉闷地开了五六里地,强巴丹珠突然大叫:“停车,我要解手。”

  刘诚踩下刹车,不悦地说:“你事儿真多,快去,速战速决!”

  强巴丹珠跳下车,躲到车后去了。刘诚掏出一支烟,点燃,美美地吸了一口。忽然,他看见窗外跑过一只黑熊,心里一惊,急忙将头探出车窗。他发现车厢里的六头熊竟然全都跑出来了,而强巴丹珠正坐在旁边一株大树上哈哈大笑。

  刘诚顿时明白了,是强巴丹珠放走了黑熊。他怒不可遏地跳下车,大叫道:“我的熊!我的熊!好你个强巴,竟然偷放我的熊!我让你好看。”话音刚落,迎面冲过来一头黑熊,举起肥硕的熊掌向他拍了过来。

  “啪”的一声闷响,刘诚被掀翻在地,只觉天旋地转,昏死过去。

  坐在树上的强巴丹珠笑得前仰后合。

  黑熊们迅速蹿进公路旁的树林,消失得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