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民间故事 » 烧包袱

民间故事

烧包袱

2022-06-30 民间故事
 马上就到了,按老北京的习俗,七月十五这天,家家户户都要烧包袱。其实就是把烧纸、银锭什么的装进纸糊的包袱里,上面写上三代祖上的名字,然后由晚辈进行焚化。包袱年年烧,可今年烧包袱却闹出了大风波,因……

烧包袱

 马上就到了,按老北京的习俗,七月十五这天,家家户户都要烧包袱。其实就是把烧纸、银锭什么的装进纸糊的包袱里,上面写上三代祖上的名字,然后由晚辈进行焚化。包袱年年烧,可今年烧包袱却闹出了大风波,因为天香阁的妓女英莲也要烧包袱。

  英莲是天香阁的头牌,不仅模样可人,而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又知书达礼,所以自打一年前来到天香阁,一下子就轰动了北京城,每天重金求会的人简直是踏破门槛,她可真是老鸨日进斗金的摇钱树。而英莲也是个有性格有品位的姑娘,经常搞出些惊人之举,慢慢的众人也就都接受了她的这些超凡做法,认为那是和她身份相匹配的不同之处。所以当英莲提出来七月十五准备烧包袱这一想法的时候,立即得到众人的支持。而老鸨也意识到这是一个进财的好机会,她干脆拍出价单,谁出的价高,最后就由哪位爷陪英莲在鬼节烧包袱。

  逛妓院的都是有钱的主儿,有钱的主儿往往好面子。所以老鸨的主意一出,登时是应者云集,大家纷纷出价,都想陪这绝色美人一块儿烧包袱。出的价儿翻着番儿往上涨,斗到最后,只剩下了桂公子和归老爷两个人在往里砸钱。两个人歇息间,一个龟公悄悄走到桂公子跟前,小声儿说道:“桂公子,英莲姑娘有请!”

  一听说英莲有请,桂公子美得差点儿背过气去,立即跟着龟公来到英莲的楼上。英莲亲手为桂公子奉上一盏香茶,掏出罗帕为他拭去额头上的热汗:“公子为陪英莲尽孝而不惜和俗人争斗,英莲永生不忘公子之情!”说着突然杏眼含泪,“公子英武盖世,风流倜傥,英莲如能蒙公子陪同烧包袱,死而无憾。只可惜那归老头儿要坏你我好事儿,英莲怕此事难遂你我之愿!”

  桂公子头上青筋暴起:“英莲莫哭,我派人回家去取银票地契,就是买卖不做也要陪你烧包袱!”

  “可我见那个归老头儿可是财大气粗,万一你买卖做不成,却也陪不了英莲烧包袱呢?英莲真是命苦呀!”

  一见英莲哭得像个泪人,桂公子急得团团转:“英莲放心,我这就去求亲告友,无论如何也要拿下这个彩头!”

  “你呀,怎么就死心眼一条道跑到黑呀!”英莲仿佛生气了,猛地一挣手,宽大的袖子一下子拂到桌上的茶盏上,茶盏应声落地,摔了个七裂八瓣。

  龟公急忙推门进来:“英莲姑娘,桂公子,怎么了?”

  “没什么,不小心碰翻了茶盏,收拾一下!”英莲看着龟公把碎茶盏收拾好退出,双手捧起自己的茶盏,送到桂公子面前:“公子请慢饮英莲之茶!”

  桂公子眼睛一亮,接过茶盏一扬脖一饮而尽,一抹嘴:“英莲,你等我的好消息吧!”

  桂公子从英莲的房里退出来,告诉老鸨,暂时有事,所以今天暂不竞陪英莲烧包袱,明天再来,说完,看了一眼归老爷,扬长而去。

  桂公子走了,归老爷是洋洋自得,在天香阁好一顿潇洒后,起身回家。归老爷是既没骑马也没坐轿,一路步行。刚刚走进一条胡同,突然前面跳出几条大汉,为首的正是桂公子,他龇牙一笑:“归老头儿,你都要闻到棺材香了,还跟我们年轻人斗这个干啥?!”

  归老爷一皱眉:“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干死你!你不是想烧包袱吗?等明年的七月十五你就在那边收包袱吧!”桂公子说完,一摆手,众大汉狂叫一声,狼一样扑了上来,各抡铁尺短刀,不顾死活地朝着归老爷下了狠手。

  突然间,两条身影从斜刺里冲了出来,闪电般加入战群,把归老爷拉到一旁,手脚并用,指东打西,指南打北,眨眼间便把那几个大汉打倒在地。桂公子一见,顿时傻了眼,他做梦也想不到半路会杀出程咬金来,他扭头就跑,可还没迈步,那两个人便一把揪住他,老鹰抓小鸡一样把他扔到归老爷的脚下。

  “怎么样?是我要收包袱还是你要收包袱呀?”归老爷居高临下地看着桂公子问道。

  桂公子魂都吓飞了:“归大爷,归祖宗,求求你放我一马。只要你饶我一命,你要多少钱我给你多少钱!”

  “呸!”归老爷一口唾沫唾在桂公子的脸上,“你家王爷向来就不缺钱!”

  “王……王爷?!”桂公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你……”

  “睁开你那狗眼,临死前好好看看,本王就是当今福王爷!”

  桂公子一听,脑袋“嗡”的一下,一口气没上来,昏死过去。福王爷摆摆手,两个暗中保护的随从命令那几条大汉爬起来,抬着桂公子,径直奔向王爷府而去。

  桂公子自打离开天香阁之后就再也没有露面,这样,陪同英莲姑娘烧包袱之争便因缺少一人而无法继续下去,只能由归老爷一个人按当天出的最高价陪同英莲姑娘了愿。

  一个妓女竟然要烧包袱,而且由众人竞拍以天价陪着她,这在花街柳巷可是传为奇闻,自然吸引了许多无事和好事者的眼睛,大家最关心的是谁陪同这非凡的妓女烧包袱,而这非凡的妓女究竟要给谁烧包袱。大家都关心,福王爷更关心,好在今天就是七月十五,晚上就要正式烧包袱,所以福王爷请求英莲透露一下到底为谁烧包袱。

  一见众人那强烈期盼的眼神,英莲笑了笑:“好,现在我就把包袱拿来,让你们知道我是为谁而为。”说完,转身回楼,去取包袱。

  一见英莲要当众展示包袱,天香阎上上下下包括许多嫖客都围拢过来,他们要亲眼见识一下这个秘密。

  很快,英莲回来了,龟公怀里抱着好几个绸袋,要烧的包袱就装在里面,轻轻放在八仙桌上。

  英莲笑着看了看福王爷:“您陪英莲烧包袱,这包袱是英莲烧给最敬重的人,自然也是您最敬重的人,您动手打开展示给众人如何?”

  福王爷笑着点了点头,站起身来。拿起一只绸袋:“诸位,上眼了!”说着慢慢褪去绸袋。

  众人的目光全部落在了包袱上,只见包袱上写着一行俏丽的字:孝奉户部尚书杨公海山。没等往下看,众人的脸就全都吓白了。因为杨海山不是别人,正是两年前被皇上下旨抄灭九族的前户部尚书。为灭九族的人公开烧包袱,这可是犯了朝廷大罪,至少人头落地。所以,三个绸袋只打开一个,围观的人便吓跑了一大半。

  老鸨也吓坏了,她抖着手指着英莲:“女儿,你是吓傻了还是弄错了?怎么……”

  福王爷面沉似水,定定地看着英莲:“你是故意这么做的对吗?”

  “不是不是!”老鸨急忙上前,飘身下拜,“这孩子可能是弄错了,或者是故意开个玩笑,求王爷大人不计小人过,给英莲和天香阁一个机会!”

  福王爷一愣,紧皱双眉看着老鸨:“王爷?你怎么知道我是王爷?”

  老鸨自觉失言,只好指了指英莲,说出了事情的经过。昨天福王爷离开后,英莲便悄悄把龟公叫到一旁,塞给他五两银子,叫他悄悄跟踪福王爷,看福王爷去哪儿。龟公便使出拿手的跟人术,不远不近地跟着福王爷。正好把桂公子拦截福王爷的整个经过看了个一清二楚,当然他也知道了这位常到天香阁的贵客竟然就是当今的福王爷。龟公跟头把式地跑回天香阁,把真相告诉了英莲,当然也告诉了老鸨。老鸨清楚朝廷命官进妓院是要受法度惩处的,当然她更不想断了这条财路,所以传下命令,谁也不许把归老爷就是福王爷的消息传出去,没想到今天事情急迫,她自己倒说漏了嘴。

  福王爷点点头,看着英莲:“你知道我是王爷?有意在众人面前展示要给被灭九族的杨海山烧包袱?你是想让这件事儿传出去,借之手灭我全家?你到底是什么人?”

  老鸨也吓呆了。

  英莲看着福王爷:“仇人!”

  “你是杨海山的女儿杨灵儿?”福王爷大吼一声。

  老鸨差点儿吓坐到地上:“不会不会,王爷息怒,就算给我天大的胆子,我也不敢收留灭九族的家人呀!英莲肯定不是杨灵儿!”

  福王爷一摆手,几个随从走进来,抬进了一条麻袋扔在地上,扯开麻袋口,一个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人露出了脑袋,正是桂公子。

  福王爷扫了桂公子一眼:“说话吧!”

  “她……她就是杨海山的女儿杨灵儿!”桂公子用手死死指着英莲,说出了事情的真相……

 当年,福王爷贪赃枉法、结党营私,遭到户部尚书杨海山的反对,杨海山甚至上书皇上,揭露福王爷的许多罪行。可福王爷祖上有功,加之他又极力掩饰,所以皇上也没对他治罪。可福王爷却对杨海山恨入骨髓,他先行拉拢,自然遭到了杨海山的拒绝,随后福王爷便对杨海山下了毒手,而下手的目标首先选定在了杨海山的独女杨灵儿身上。两年前,杨灵儿进山进香,福王爷手下的冯师爷亲自设计,制造了一场意外事故,造成杨灵儿坠崖血肉模糊难辨本色的假象,而实际上他派人把杨灵儿劫走,向福王爷谎称杨灵儿已死。一计得手后,福王爷又生毒计,施陷阱陷害杨海山,然后上本奏称杨海山有不臣之心,最后杨海山被皇上诛灭九族。杨家被灭后,冯师爷把杨灵儿卖进了天香阁。一开始杨灵儿誓死反抗,结果遭受非人折磨,又被数十个恶奴当众奸污,最后沦为妓女。冯师爷有个私生子,就是桂公子,冯师爷在临死前抓住桂公子的手,只说出“英莲”两个字,留下一封书信便气绝身亡。桂公子要害死福王爷被捉,福王爷对他施以酷刑,挺刑不住,桂公子满嘴胡说,便说出冯师爷死前留给自己一封信,可自己又不识字。福王爷拿到那封信才知道英莲就是杨灵儿,他也意识到杨灵儿可能是有阴谋,于是他想办法要英莲提前展示包袱,终于弄明白了她的绝户计。

  福王爷见桂公子说完,笑了笑:“我没想到冯师爷是你爹,他竟然还有后代,可惜他欺骗我呀!”说完一摆手,那两个随从提起麻袋,奋力向天上扔去,只听“嗵”的一声,麻袋落地,桂公子气绝身亡。

  福王爷看了看英莲:“看到了吗?这就是和我作对的下场!”

  英莲一阵冷笑:“狗官,不出半日,整个北京城都会知道你要给杨海山烧包袱,你家灭门就在眼前!”

  福王爷仰天大笑:“你太天真了!你以为这就可以害死我?明天我就上奏朝廷,杨海山私藏女儿,逃避灭族之罪,仅此一事就可灭你旁亲九族!”

  “私藏女儿会藏在天香阁?会做妓女?”

  “只要我一句话,谁敢说你做过妓女?整个天香阁都可以作证你是大隐隐于青楼!”福王爷说着扫了一眼老鸨。

  老鸨急忙点头:“天香阁听王爷的!”

  英莲眼里喷出怒火:“狗官,我就是死也要拉你去赴阴曹!”

  “你有这本事吗?要说本王有这本事还差不多。你不就是想通过烧包袱置本王于死地吗?本王就让你亲眼看看你的计策是如何失败的,现在本王就和你烧包袱,明天本王再亲手送你上西天。但你要在天香阁你这个接客的屋子里给你祖上烧包袱,让你的祖上好好看看,他们的女儿被千人骑万人踏!哈哈哈!”福王爷说着一摆手,命人把烧包袱的设备全部准备好,又命人取过了包袱。

  龟公和老鸨急忙上前,要把包袱递给英莲。

  “慢!”福王爷喝住他们,命令两个手下过去查看一下包袱,果然,在其中一个包袱里找到了一把短刀。

  清除了安全隐患,福王爷命人把英莲扔到包袱前。英莲拿起包袱,慢慢点燃,泪洒如雨:“父亲,咱全家死得好冤!女儿无脸去见你们,只求父亲助女儿一臂之力,索得狗官狗命,为咱杨家报仇,为世间除害!”

  包袱燃起,烈焰熊熊,映红了英莲坚毅的脸庞。烈焰中,杨海山手提着自己的脑袋,脖腔里向外冒着鲜血,径直奔向了福王爷,一把抓住他的衣襟:“狗官,还我命来!”身后,数不清冤魂都以吓死人的模样扑向了众人。

  福王爷惨叫一声,身子一仰,摔倒在地。

  直到第二天,才有人仗着胆子推开英莲的房门,只见福王爷、老鸨、龟公以及福王爷的那几个手下早已气绝身亡,只是每个人都面目狰狞,死得极为。英莲也已死去,只有她面带微笑。于是,京城骤然传开,七月十五,杨海山借女儿烧包袱进天香阁索命,福王爷等人全部归阴。

  多少年后,一个曾经漂泊到南洋等地的商人透露,当年他在南洋一个土著部落里得到了一种名叫“魔鬼降临”的魔药粉,只要放在火里燃烧,人便会出现最为恐怖的幻觉,如果没人搭救,便会被吓死。他去过天香阁,也见过英莲,还给过她一些魔鬼降临药粉。可是没人相信他的说法,大家都坚信一点:为人不做亏心事,不怕半夜鬼叫门。而民间的包袱也就烧得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