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致命一锤

推理故事

致命一锤

2022-06-30 推理故事
祸起红颜   马小思是一个建筑工地上的小工头,仗着舅舅是包工头,平日跋扈得不行。   他媳妇苗翠莲在县城一家快餐店里做杂工。这天,苗翠莲打了个电话给他,还没说两句,苗翠莲就在话筒那头哭了起来。她……

致命一锤

祸起红颜

  马小思是一个建筑工地上的小工头,仗着舅舅是包工头,平日跋扈得不行。

  他媳妇苗翠莲在县城一家快餐店里做杂工。这天,苗翠莲打了个电话给他,还没说两句,苗翠莲就在话筒那头哭了起来。她抽抽搭搭地诉说,让马小思火冒三丈。翠莲昨天下了晚班后,正在快餐店里的卫生间洗澡,老板张大毛突然闯了进来。苗翠莲说,张大毛是个地痞无赖,在那条街上无人敢惹,他愿意补偿两万块钱精神损失费给马小思,这事就算了结了。

  马小思恨不得生吃了这个张大毛,心想,这钱坚决不能要。媳妇被人霸占了,这口气不出,还有脸做男人吗?

  经过几天的跟踪,马小思摸清了张大毛的生活规律。可让他犯难的是这个张大毛人高马大,硬拼的话,自己根本不是他对手,要修理他,还得智取。

  在张大毛家楼下转了几圈后,马小思有了主意。张大毛家窗户的旁边,有一根粗粗的排水管。马小思身体瘦小,又在工地上干活,攀爬是他的拿手好活。莫说三楼,一口气爬十层楼也不在话下。更让马小思欣喜的是,张大毛家窗户几天来都是开着的。

  当即,马小思就去五金店里买了一把塑料皮锤。可别小看这把皮锤,塑料是特制的,装修的活都离不了它,能把墙体内部的混凝土敲得粉碎,但表面贴着的瓷砖不会损坏。有了这锤子,保管不见血地把那张大毛敲成脑震荡。

  这天半夜,喝了足足半斤白酒的马小思来到了张大毛住的小区。往上一看,张大毛家的窗户依然是开着的,里面漆黑一片,看来这个张大毛早已睡了。再看四周,鬼影都没有。马小思牙一咬,心一横,双手扣住下水管道,“噌噌”地就上了三楼。很快他就爬进了301室的厨房,从裤腰带上取下了塑料皮锤,蹑手蹑脚地往客厅走去。借着窗外微弱的光线,他看到卧室的门竟然也是开着的。

  酒壮怂人胆,这话一点不假。马小思心想,好坏就是一锤子,是啥结果你张大毛听天由命吧。他一步一挪地走向床边,看见张大毛直挺挺地躺在床上,便抡起皮锤对准张大毛头的方位就砸了下去。对方“嗯”了一声,就没了动静。

  紧接着,马小思敏捷地原路返回,他双脚刚踩着地面,心正扑腾扑腾地跳个不停时,忽然,张大毛家的灯亮了!

  马小思吓得一溜烟跑出了小区,靠着路灯重重地坐了下去,酒顿时全醒了。这不对,明明301室只住了张大毛一个人,明明自己一皮锤把张大毛砸得没了反应,那灯是谁开的?马小思正百思不得其解,夜空里响起了刺耳的警笛声。很快,一辆警车和一辆救护车呼啸而至,开进了“怡华苑”小区。

  误入狼窟

  马小思本来计划着神不知鬼不觉地修理完张大毛,再回到工地上继续干活。可他没想到事情败露得太快,现在觉醒过来,自己犯下的事是要吃牢饭的。

  马小思在一个犄角旮旯里耗到天光大亮,打定了主意,逃!可是一想到逃,他心里又犯了难,口袋里空空如也。他掏出手机想给苗翠莲打电话,摁了一个数字后立即意识到,警察首先会去快餐店调查,苗翠莲肯定会说出她被张大毛强奸的事,这样自己就成了作案嫌疑人。说不定现在警察正拿着苗翠莲的手机,等着接他电话呢!

  马小思果断地扔掉了自己的身份证,怕手机被GPS定位,又抠出卡来扔掉,开始琢磨着如何出逃。

  天无绝人之路,这不,他看见前面围了很多人,小心地凑上去一看,心里一喜,有办法了。

  原来,几个外地来的人开着一辆中巴车在招工呢,为首的是—个膀大腰圆的胖子,说是南方某工厂扩大规模,急招一批男普工,包食宿,月工资保底三千五,有意向的可以坐车先去工厂看看,不满意还发放回来的路费。

  围观的人们对这事将信将疑,有人怀疑是黑工厂招工。马小思才不管它是真是假,先逃离了双丰县再说!他转到那个领头的胖子身后,胖子正在不厌其烦地解答着大伙的疑虑,冷不丁地被人一拽,回过头没好气地说:“就你这个身板不行。”马小思赶紧辩白:“老板,你别看我瘦,那是因为我身上没有泡肉,干体力活我可是一个顶俩哩。这样,我随你去工厂干几天,要是你觉得我干不下来,我自己走。”

  刚刚还在为没有一个人主动报名而发愁的胖子,一听马小思这话,马上应允了。

  正在这时,有两个穿着灰色制服,制服上印有“劳动监察”几个字样的大盖帽走进了人群,大声说道:“你们招工,可有政府出具的证明啊?”

  胖子忙说:“有,有有,我们是正规厂家,您看看手续。”

  胖子拉开了夹在腋下的皮手包,递给“大盖帽”一张盖着鲜红大印的证明。大盖帽看完后把证明还给了胖子,又冲着围观的人说:“大伙放心,这是一家正规的工厂。”

  这下,围观的人开始踊跃报名了。下午的时候,大家伙已经取来了行李,拉人的中巴车也坐得满满当当。很快,车启动了。

  一车被招来的工人开始还有说有笑,可走着走着,都笑不起来了。这辆车出了县城不上高速公路,开得也慢,不像急着赶路。在一个路口,车停了。大伙一看傻眼了,先前来检查的“大盖帽”上了车,不过这会他们已经不是之前的打扮了,而是穿着便装,手里拿着砍刀。

  胖子皮笑肉不笑地对全车的人说:“大伙别怕,我们哥几个也是不得已。承包的砖窑厂活太多,拉你们临时救个急。放心,只要好好干,工钱会给你们的。谁要是想着逃跑举报啥的,我这些兄弟手里的家伙可不是吃素的。现在,大家把手机、钱包等所有的随身物品统统交出来,都配合点啊!”

  大伙这才明白,上了贼车。可是,能有什么办法呢?这伙人手里不仅有砍刀,还故意露出了揣在怀里的枪。

  大巴车行驶了一天一夜后,终于停了下来。

  下了车马小思才发现,这是一个专门生产建筑用砖的砖窑厂,规模还不小,四周被高墙围住,只留了一个出口。出口的地方有几个人把守着,看来逃是逃不出去了。再看窑厂里面,几十号人拉砖坯的拉砖坯,做砖坯的做砖坯,个个神情呆滞,院里还停着几辆等着拉成品砖的卡车。

  胖子手里拿着皮鞭命令大伙站好队,然后瞪着眼凶巴巴地说:“你们记住了,这里以后就是你们的家,我们是家长!谁不听话,家长可是要罚的!干满三年,结清工资,可以走人,听清楚了没?”

  一看没人搭腔,胖子又说:“看来你们是不知道的规矩啊,家长问听清楚了没,要高声地回答听清楚了,否则就得罚鞭子!都听清楚了没?”

马小思大声喊道:“听清楚了!”

  胖子说:“你小子脑筋转得快,你先出来。”

  马小思刚从人群中走出来,就听见身后噼里啪啦的鞭子响声和一片痛苦的叫声,很多人脸上身上被打手的鞭子抽得血淋淋的。

  这个黑窑厂实行两班倒二十四个小时不歇工,一个班十二个小时的活干下来,人累得栽倒就能睡着。伙食就更差了,一餐两个馒头一碗汤。

  一个多月过去后,马小思想,这样干下去,人迟早要被折磨死,要想活命还是得想办法逃。可是,这堪比人间地狱的黑窑厂,想逃出去何其艰难?

  极度意外

  这天,砖窑厂里的蓄水池上,一处砖块脱落了,胖子要挑个人爬上蓄水池把那块豁口给修补上,瘦猴似的马小思一下子就被胖子相中了。

  十几米高的蓄水池对于善于攀爬的马小思来说,那是小菜一碟,何况还有一条窄窄的梯子固定在蓄水池上。他提着几块砖背着水泥桶慢慢地往蓄水池上爬去。爬着爬着,他心头一阵狂喜,他眼一瞥就看到了外面的世界。这个黑砖窑厂的位置并不偏僻,远处有一座座拔地而起的高楼,和来来往往蚂蚁似的车辆。

  很快,马小思修补好了缺损的部分,又回到了地面。他装作吓得浑身发抖,瘫倒在地上没劲爬起来。看他这个熊样,胖子对手下人说:“中午多赏这小子两个馒头,瞧他这点胆,别吓破了啊!”

  马小思心想,真是天助我也!

  这些天经过观察,他已经想好了,要想逃出这个狼窟,唯一的办法是搭拉砖的车走。马小思在舅舅的工地干活期间,知道工地上的卡车为了多多超载,都在车的底部私自焊接了两根粗钢管来增加承重力,他可以像蝙蝠一样吸在那两根钢管上。马小思还以为这里是荒郊野外,之前一直没逃。因为如果没有足够的体力在奔跑着的卡车底部坚持到卡车停下,一旦掉下去,搞不好命都会没了。

  机会终于等来了,这天大伙正各干着各的活,有两个年轻的工人因为语言上的冲突动起了拳头,顿时现场一片混乱。几个打手一看,挥舞着皮鞭冲了上去,马小思趁乱钻进了一辆已经发动了的卡车底部。

  卡车顺利地通过了几个守门人的检查,冒着黑烟缓缓地驶离了黑砖窑厂。很快,卡车在一个工地边停了下来。趁司机下车去路边买包香烟的工夫,马小思从卡车的底部钻了出来。他抖了抖两只发酸的手抬眼一看,大脑嗡的一下像被雷击中了一样。

  这个工地他太熟悉了,是他舅舅包的工地。敢情当初从劳动力市场拉人的车跑了一天一夜,是在双丰县城周边一直瞎绕呢。

  这时候,那个司机已经回来了,俩人一对眼,都傻了。那个司机和马小思是同一个村的人,因为他在家排行老四,村里人都叫他小四。

  小四看到马小思突然破衣烂衫地站在他的面前,心想,一个月没见,怎么混成这副德行了?

  小四只负责去黑砖窑厂拉砖,黑窑厂的工人他没注意过,所以到现在也不知道马小思误入了黑砖窑厂,又搭着他的拉砖车逃了出来。

  马小思一下子也不知道如何张嘴说话了。他试探性地问:“小四,你天天在城区跑,可听到有什么大动静?”

  小四想了想,说:“你还真别说,有家快餐店的老板家出了件轰动全县的大事,传得可邪乎了!哎,别说那个,你咋成这样了?”一听这话,马小思知道自己彻底完了,他来不及细问就对小四说:“你身上有钱没?有钱都借给我!”小四掏出了几百块钱递给他,刚想提醒他,他舅舅到处找他,但马小思拿着钱撒腿就跑没影了。

  饱餐了一顿又喝了半斤白酒的马小思选择在公路边等着搭拉货的顺风车,汽车站和火车站他不敢去。不一会,一辆运水泥的货车停了下来,司机主动搭讪他:“要到哪去,老乡?”

  马小思也没想好自己具体要到哪里去,他问司机去哪里,司机告诉他去广州,马小思赶忙就着司机的话往下顺,说自己正好要去广州。一百块钱路费,一锤子成交。

  很久没睡过一个安稳觉的马小思上了货车后,很快就睡着了。他做了个梦。梦见被他一皮锤打死的张大毛浑身是血地向他扑来,嘴里不停地喊着还我命来。马小思吓得魂飞魄散,没命地跑,最后还是被张大毛按住了。他吓得醒了过来,睁眼一看,车已经停了,四周竟然都是来回走动的警察。

  马小思真是个十足的倒霉蛋。

  最近一段时间,大批外地产的劣质水泥流进了双丰县,给双丰县的工程建设造成了质量隐患。双丰县的公安机关和质监部门在各交通要道口设卡盘查,而马小思搭乘的这辆货车,拉载的正是一批劣质水泥。

  劣质的水泥不是从外地运来的吗,怎么成了往外地运呢?司机支支吾吾地开始解释,原来这批水泥运到了双丰县后,买家的手机打不通了。无奈,司机只得原路返回。

  警察得知坐在副驾驶位上睡得很死的马小思不是和司机一起来的跟车员后,请他下车出示身份证,这下可把马小思吓坏了。他磨磨蹭蹭假装摸口袋,突然转身就跑,两个警察一看,拔腿就追。接着,马小思就被按倒在地上了,一副锃亮的手铐“咔嚓”一声戴在他的手上。

  面对警察严厉的审问,马小思不得不说自己名叫马小思,是双丰县大柳子镇马家村人。警察问他为什么要跑,马小思答不出来了,心想,喝酒果真坏事,脑子都给醉坏了。自己为什么要跑呢?这不是自乱阵脚吗?

  接着,警察对照他的身份信息查了查电脑,敲了敲键盘说:“哦,原来是个通缉犯。”

  到了这时候,马小思已经无话可说了,他的小脑袋重重地耷拉了下来。

  马小思被押往双丰县公安局的途中,警车正好经过“好再来”快餐店门口,马小思透过窗户往外看了看,这一看不要紧,他的两个眼珠差点掉了下来!他一皮锤砸中的张大毛正在店里忙着给顾客找钱呢,而他的媳妇苗翠莲也正在店里忙着收碗收盘子!

  马小思当即在警车里喊了起来:“搞错了,你们肯定搞错了,我不是通缉犯!”

  押着他的两个警察火大了:“你不是通缉犯,谁是通缉犯?坐好,老实点!”

  马小思就差哭出来了:“警察同志,你们真的搞错了,我不是通缉犯!”

  “那我问你,你是叫马小思不,是本县大柳子镇马家村人不?”一个警察问他。

  马小思点点头。

  “那不就结了!”另一个警察说。

 峰回路转

  马小思被带进了公安局,民警们让他交代犯罪事实。他打死不松口,只喊道:“警察同志,我是冤枉的,我可啥也没干过。”

  入室抢劫和故意伤害这两件事他都没沾边,因为那张大毛还活得好生生的,而他去张大毛家,也根本没有打劫。

  “没有干过?去年的这个时候你在干什么?你好好看看这个!”民警甩出了公安局的内部通缉令。

  马小思定睛一看,乐得合不拢嘴,指着通缉令对民警说:“这不是我,但这人我认识!”

  当马小思放下心里的大石头,娓娓跟民警们道来后,民警们简直不敢相信,继而立即对他说的话逐一核对。

  户籍资料显示:马小思,男,25岁,家住双丰县大柳子镇马家村交通组36号。

  通缉犯的资料显示:马小四,男,25岁,家住双丰县大柳子镇马家村交通组63号。

  再比对照片,俩人还真有几分相似。

  事情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真相令人哭笑不得!

  张大毛并不是什么地痞无赖,相反,他是街坊邻居公认的好男人好丈夫。张大毛先前日子过得很滋润,和妻子很恩爱,但他妻子去年却突遭横祸。那天,张大毛的妻子一大早开着电动三轮去蔬菜批发市场,路上被一辆卡车撞倒,导致颅内大出血。经奋力抢救,命总算保住了,可是却再也醒不过来,呼吸要靠机器维持;更可气的是,肇事司机逃逸了。

  可怜的张大毛,每天要起早贪黑地经营着“好再来”快餐店,赚的钱基本都用在了妻子的治疗上。后来为了节省开支,他把妻子接回家中,自己学会了针灸和肌肉按摩,心思全花在了她的身上。他之所以经常开着窗户也不是马虎大意,而是为了保证室内有足够的流动空气。

  话说苗翠莲接触了这个好男人后,拿他和马小思一对比,简直一个在天一个在地。马小思不仅酗酒,还喜欢赌博,苗翠莲嫁给他才两年时间,连从娘家带去的私房钱都被他输得一干二净,家里隔三岔五就有找上门讨债的主。说是两口子一块到城里打工,其实就是苗翠莲被逼得没办法了,自己想离开马家村,而马小思不放心也跟着进了城而已。

  要是马小思能够改邪归正,进了城好好干活挣钱,也许还能挽回苗翠莲的心。可是大半年过去了,马小思还是那个老样子,仗着自己的舅舅是包工头,干活吊儿郎当,一发工资马上送到酒馆和赌场去了。这还不算,他还时常向苗翠莲要钱呢!

  张大毛了解到苗翠莲的婚姻情况后,坚决支持她想和丈夫离婚的打算,要知道这事关系到一个女人一生的幸福。可要让马小思主动和苗翠莲离婚,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苗翠莲知道,马小思酗酒又好赌,但却是个思想特别守旧的人。

  于是,苗翠莲被地痞无赖张大毛强暴的谎言出炉,为了能够让马小思确信无疑,张大毛答应先借给苗翠莲两万块钱,以后从工资里慢慢扣。可是张大毛和苗翠莲没料到,平日里总想着多弄点赌资的马小思,竟然一口回绝了“精神赔偿”,更蹊跷的是,从此竟莫名其妙地失踪了。

  警察找到了马小思丢弃的那把皮锤,经过鉴定,终于解开了所有谜团。

  原来,那是一把“李鬼”锤。这种假冒伪劣的皮锤表面上和工地用的真皮锤没什么两样,敲击力度却不及真皮锤的三分之一;加上当夜马小思并没有真的想一锤置张大毛于死地,锤要落到被砸者头部的时候,他的手下意识地又抖了一下。这样,力度更是锐减,假皮锤落到被砸者的头上后,只构成了一记稍微重点的巴掌力度。

  马小思当时不知道,他的这一锤,砸出了一个医学界的奇迹。张大毛昏睡了两年多的妻子被他这一砸,恰到好处地刺激到了某块脑组织,竟然“嗯”的一下醒了过来。说来就是那么神奇,当时在隔壁小房间里已经睡着了的张大毛被妻子的声音惊醒了,他赶紧地打开灯一看,妻子竟睁着眼睛看着他,脸上还露出了笑容。

  张大毛激动地拨打了120急救车,而马小思看见同时开进小区的那辆警车,纯属巧合。事发当晚,小区另一个单元楼里,有一对夫妻因为互相怀疑对方有外遇,大战了两百回合后,女方败下阵来,看着自己一身的伤痕,她愤然拨打了110。

  事后,很多双丰县的市民无一不感叹地说,张大毛的妻子能够奇迹般地苏醒,这是的力量啊。不然如何解释女方只轻轻地“嗯”了一声,熟睡的男方就能立即感应到呢。

  马小思得知了整个过程后,恍然大悟道:“我老是想不通这个张大毛家的电灯怎么突然被点亮了,原来我砸的是他老婆,真巧!”

  熊人也英雄

  马小思夜袭张大毛,伤人未遂,也涉嫌了犯罪。在民警的教育下,他愿意配合警方,将功补过,端掉黑砖窑,抓捕马小四。

  几天后,经过周密的部署,黑砖窑厂被公安武警团团围住。包括胖子、拉砖的马小四在内的所有犯罪嫌疑人都被押上了警车。受骗来的民工,全部被解救了。有些人出了黑砖窑厂的大门竟然像发了神经似的狂奔起来,拉都拉不住,更多的人则是流着泪见到警察就下跪。

  马小四被带上警车的一瞬间,看见了指认现场的马小思,顿时什么都明白了,他大声对马小思咆哮:“你小子太不够意思了,我说那天你咋就那么冒出来了呢,敢情是替条子来窑厂做卧底了,是蹭老子的车出来的吧!你等着,你会后悔的!”

  这话马小思听不懂了,心想,我有啥后悔的?我做了一件大好事,黑砖窑里的罪行令人发指,我不揭发的话,我还是个人吗!要后悔的话,你们才应该到监狱里慢慢后悔去呢,家门口的人都不放过。

  然而,只过了短短的一个小时后,马小思真的有些后悔了。他万万没想到,在公安局里,一个四十多岁,穿着貂皮大衣,手上却戴着手铐的男人被带进来,看见他就大骂:“你这个白眼狼,我怎么养了你这么个外甥!”

  黑砖窑厂的幕后老板是马小思的舅舅马加爵!

  马加爵早些年靠着包工程赚了不少钱,这几年双丰县的经济发展特别迅猛,很多工程一批接一批地上马,建筑砖块供不应求,成了香饽饽。于是,他就用钱开路,排除一切障碍在郊区建起了这个黑砖窑厂,又从社会上招募了一伙像马小四这样的犯案在逃人员,打着南方工厂高薪招工的幌子,大肆残害农民工。这些农民工进了黑砖窑厂,就和外界失去了一切联系。虽说双丰县公安局也对一些莫名其妙失踪的农民工案展开过调查,但派出警力奔赴南方各个城市,自然查不到蛛丝马迹。

  谁能料到,狼窟就在家门口?

  人证物证俱在,马加爵不得不招。不过,马加爵倒是喊了冤,他说:“因为知道建筑工程关系到民生大计,所以最近要的那批水泥知道有问题后,我连货都没接呢。”

  很快,便有人反驳他,说:“要不是收到了内部消息,知道最近有关部门对在建的工程质量要进行全面检查,你能及时回头吗?”

  马加爵顿时没了声响。

  事情的最后,马小思故意伤人未遂,但是认罪态度好,又将功补过,得以从轻处分,拘留七天。

  经历了这场遭遇后的马小思身心疲惫,在这七天里,他想通了很多事情。他决定以后要戒酒戒赌,重新做人。

  马小四就是因为赌博才伙同他人入室抢劫的,抢劫后庆功喝酒,酒后再开车才撞倒了人。最后走投无路了才投奔了自己的舅舅,专跑砖厂那一趟车。

  一步错,步步错。

  马小思想,这次被通缉还是个误会,要是自己再这么胡作非为下去,那下一张通缉令保不准就真的印上了自己的大名。

  回想起被手铐铐住的那一刻,马小思就心惊肉跳。

  对,一定要改过自新。马小思痛定思痛。

  走出看守所的那天,令马小思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自己的媳妇苗翠莲和“好再来”快餐店的老板张大毛,带着从黑砖窑里被解救出来的一百多个农民工竟然在门口迎接他。

  他瘦猴一样的身体被众人高高地抛上了天空,好像他是个英雄一样。

  张大毛对他说:“小思兄弟,你就是我的福星!你不仅一锤子砸醒了我老婆,还顺带把撞她的人也给捉住了。别的,哥们都不怪你,哥们我要感谢你!”

  “啊!人是马小四撞的?”马小思在惊喜中缓不过神来了。

  没等他缓过神,苗翠莲已经深情地拥住了他,说:“你能去指证黑砖窑的那帮子人,总算你有点良心,算个男人,咱原谅你了。不过,以后别再好酒滥赌了。咱把日子好好过起来。”

  “好!好!过起来。”马小思忙不迭地应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