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催眠缉凶

推理故事

催眠缉凶

2022-06-30 推理故事
一、催眠女孩,弄拙成巧   李丽红毕业前夕,到S市精神病实习。   白医生领她穿过草坪,去找刘副院长,正是经过他的同意,李丽红才可能来这儿实习,刘副院长是丽红父亲的朋友,所以对她格外关照。刘副院长……

催眠缉凶

一、催眠女孩,弄拙成巧

  李丽红毕业前夕,到S市精神病实习。

  白医生领她穿过草坪,去找刘副院长,正是经过他的同意,李丽红才可能来这儿实习,刘副院长是丽红父亲的朋友,所以对她格外关照。刘副院长拍拍她的肩膀说好好表现,争取毕业到这儿来工作。李丽红点点头。

  从刘副院长办公室出来,走到花园拐角,李丽红突然发现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女孩长得十分清秀,用小树枝在地上画着,一遍又一遍。李丽红停下脚,细心地看女孩画的是什么,女孩似乎察觉到有人在她身边,忽然她的手一颤,树枝折了,她茫然地抬起头。李丽红弯下腰,捡起另外一根小树枝递给她。

  转过花坛,李丽红问医生那个女孩的情况。白医生叹了口气说,她是被警察送来的,警察发现她时,她手里握着匕首,浑身鲜血地站在墙角,而床上躺着一具,正是她妈妈,在看到人的瞬间,她拼命尖叫,接着就休克了过去,凶器上到处都是女孩的指纹,但审讯却一无所获,因为女孩已经痴痴呆呆,再没说过一句话。听人说,女孩以前学画画,还得过全国一等奖呢。

  李丽红被安置在了一楼,给朱医生当助手。朱医生是精神病科的权威医生,副院长希望李丽红能跟着他多学点实际的东西。精神病院人手少。当天晚上李丽红就被安排值夜班。翻看着病历,李丽红知道那个女孩叫陆晓婷,正是朱医生负责的病人,不知为什么,她对这个小女孩有着特殊兴趣,从女孩的眼睛里,她似乎看到了恐惧。

  看完了所有病历,李丽红长长地打了个哈欠。到了,她终于支撑不住,裹了裹衣服,李丽红往走,角落里有两间平房亮着灯,似乎有人影在晃动,深更半夜,那儿怎么会亮灯?李丽红好奇地走过去,发现门关得紧紧的,绕过门,她走到窗前,窗子狭小,但窗帘没有拉严。从窗帘缝里,她看到朱医生坐在一个台子前,而台子上半躺着的正是陆晓婷。李丽红吃惊地张大嘴巴,朱医生在干什么?

  陆晓婷闭着眼,朱医生声音低低的,似乎在为她催眠。

  “你躺在浴缸里,半睡半醒,你觉得舒服极了,真想永远地睡一觉,就在温热的水里,像在软软的床上,你手里的匕首朝着自己的手腕刺去……”

  李丽红感到震惊,朱医生竟然想在催眠中让陆晓婷自杀?这太可怕了,李丽红后退两步,一不小心,被脚下的杂木绊倒,她赶紧爬起来躲到房后,心跳得犹如擂鼓。门开了,朱医生出来张望,半晌,他关了门又回去了。

  二、重提旧案,冰山露角

  回到家,李丽红倒头就睡,醒来已经是中午。父亲拎着几样小菜回来。问她昨天在医院的感觉怎么样,李丽红坐在桌前说还可以。吃着饭,她问父亲,知不知道三年前一个女孩杀死母亲的案子,女孩叫陆晓婷。

  父亲是刑警,有这样的案子他当然记得,果然父亲点点头,说那个案子是同事办的,但他也听说过,案子一直没破,办案人员在等女孩开口,可那女孩明显受了刺激,三年了,仍然没有说过话。

  再到医院,李丽红格外注意朱医生和陆晓婷。陆晓婷仍然喜欢用树枝画来画去,李丽红观察了许久,给她拿来了纸和笔。陆晓婷在纸上画出了一所怪异的房子,接着把纸反过来,又画了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画的女人又是谁?陆晓婷看着远方一言不发。“为什么要给她画笔?万一她伤到了自己或别的病人。怎么办?”朱医生过来冷不丁地对李丽红说。

  李丽红站起身,说笔是图画笔,没有尖,不会伤人的。朱医生冷冷地叫她把笔和纸收起来。

  走出朱医生的办公室,李丽红越想越觉得可疑,透过窗子,看着陆晓婷呆滞的神情,李丽红决定铤而走险。找到刘副院长,李丽红开门见山,说陆晓婷三年没有开过口,她应该换个医生,刘副院长脸上露出为难的神情,朱医生一直主治陆晓婷,病情虽无起色,但也不好让别人插手。

  “我不想再跟着朱医生。陆晓婷在他手里一定治不好的。”

  “为什么这样说?”

  李丽红明白自己说漏了嘴,急忙说这只是自己的直觉。刘副院长叹了一口气,说他想办法把陆晓婷转给白医生,这样李丽红的实习任务就是配合白医生为陆晓婷治疗。

  尽管朱医生对刘副院长大发雷霆,可陆晓婷还是转给了白医生,在为陆晓婷列具体治疗方案时,李丽红向白医生提出许多建设性意见。

  在李丽红的建议下,白医生为陆晓婷单独设了一间病房。李丽红每天几次到她房里,给她拿来图画纸和各色水彩笔。“你可以画出你所有想画的,过去发生的事情也可以画出来,不管怎样,我希望能做你的姐姐或者朋友。”当李丽红把画笔送给陆晓婷时。陆晓婷看着她,眼睛里似乎有火花一闪,但随即熄灭了。

  午睡过后,李丽红第一件事就去看陆晓婷,可令她奇怪的是,陆晓婷画的画都不见了。

  “你的画呢?”李丽红问。

  陆晓婷一言不发,茫然地看着窗外。李丽红急忙问值班护士,谁曾来过这里?是不是朱医生?护士摇头说不知道。

  李丽红感到蹊跷,是谁拿走了画?陆晓婷画的画里难道有某种秘密?这样想着,李丽红匆匆回到办公室,又拿出许多画纸递给陆晓婷,陆晓婷拿起笔随意地涂着。李丽红坐在她身边,看到她又画了一所房子,画了一个在床上被捆着的女人,接着又画了一个哭泣的女孩。李丽红看着这些画,隐隐约约感到了什么。当陆晓婷开始画第四张,上面竟然出现了隐藏在黑暗中的怪兽。

  陆晓婷反复地画,翻来覆去就是这四张。李丽红心想。如果被捆绑的女人就是陆晓婷的母亲,那么哭泣的女孩应该是陆晓婷,可黑暗中的怪兽又是谁呢?

  “接着往下画。这个怪兽,它想吃掉谁?”李丽红耐心地开导她。

  陆晓婷一动不动,双手垂着,头几乎低到了膝盖上。李丽红犹豫了片刻,拿起笔,她画了一个女人,女人倒在血泊里,一个女孩拿着匕首,无助她站在她跟前。当她把画递到陆小婷手中,陆小婷突然夺过笔,用力在纸上画了一个图案,这个图案几乎让李丽红惊呆了。

  女人赤身裸体,怪兽正伏在女人身上撕咬着她的乳房,女孩惊吓过度,呆呆地站在床边。陆晓婷画完,扔掉笔躺在床上,一下子用被子蒙住了头。

  李丽红看着画,迷惑不解,这个怪兽难道是个男人?陆晓婷为何如此恐惧?拿着画离开了陆晓婷的房间,李丽红将画给了白医生,白医生皱起眉说这是典型的精神分裂症的症状,这个怪兽,可能是陆晓婷骨子里的另一种人格。李丽红拿过画,并不认同白医生的看法,这个怪兽应该另有其人。突然李丽红想到了个办法,既然陆晓婷对过去感到恐惧,那么为什么不试着为陆晓婷催眠,在睡眠中让她把事情的经过画下来。

  下班回家,李丽红问父亲,拜托他的事查得怎样了。父亲冲女儿竖起了拇指,说她猜对了,朱医生果然与陆晓婷的母亲有瓜葛,年轻时两人曾是情侣,后来不知何故分手,朱一直未娶,在陆晓婷父亲死

后,陆晓婷母亲一度精神崩溃,曾到朱医生所在的精神病院治疗,他再度追求陆晓婷的母亲,却遭拒绝。

  “会不会因陆晓婷的母亲宁死不从,朱恼羞成怒遂生杀机?陆晓婷母亲受惊吓过度,被送到精神病院后,朱再度恐吓她,以至她的精神一直受到摧残,无法恢复。”李丽红分析道。李父叹了一口气说,这个案子时间太长了,当时办案人员一心认定陆晓婷是凶手,所以后来几乎再未寻到别的线索。

  李丽红久久地沉思着,现在她在心里认定,朱医生一定和陆晓婷母亲的死有关系。第二天,李丽红特意对护士说她要和陆晓婷单独相处,一上午最好不要有人打扰。护士面露窘色。李丽红说白医生已经同意,然后,她关紧了门。

  三、再度催眠,显露真凶

  陆晓婷呆呆地看着窗外,李丽红握紧陆晓婷的手说:“不管过去发生过什么,不要憋在心里,说出来,你会轻松些。”

  说着,李丽红用力握了一下她的手,开始为她催眠。陆晓婷缓缓闭上眼睛,右手在纸上慢慢移动,李丽红尽量放低声音,她看到陆晓婷的笔下出现了一个手握匕首的女孩,女孩躺在浴缸里,匕首朝着手腕,李丽红心里一惊,女孩要自杀?接着陆晓婷的画笔停在了一扇门前,再不往下画。

  “你在门口看到了什么?还是听到什么?有人来了?他是否要杀死你妈妈?”李丽红忐忑不安,尽量保持着语调的平静。

  陆晓婷的手停了半晌,突然急促地画起来。她的手快速地动了一下又一下。很快画纸上出现了一个男人的轮廓,那个男人举起匕首,朝床上的女人刺去。就在门外,一个女孩透过门缝,恐惧地睁大眼睛,血顺着女人的胸口喷出来。陆晓婷颤抖着,突然扔掉画笔,抓起画纸,赤着脚跳下床,拉开门拼命朝门外跑去。

  李丽红紧紧跟在她背后。发现陆晓婷跑进了花坛边的两间平房,推开门进去,在房子角落里瑟瑟发抖。“你怎么了?晓婷,告诉姐姐,是谁杀了妈妈?”李丽红走到陆晓婷身边,轻轻地扶着她的肩膀问。

  “他他他……”陆晓婷突然开口了。

  画纸上。是一个男人的肖像。李丽红拿起来几乎惊呆了。

  是刘副院长。

  这时门被推开了,朱医生走了进来。疑惑地看着李丽红,再看看晓婷手里的画,突然上前抱住陆晓婷,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好孩子,太好了,孩子,你终于想起来了,你当时真的想自杀,而不是想杀死你的妈妈,你看到了凶手,我知道你看到了凶手。”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李丽红满脸疑惑道。

  朱医生抹了抹因激动而流下的泪水,说自己和晓婷母亲青梅竹马,后来他去了医科大学读书,晓婷的母亲当了工人。当他毕业正准备向心上人求婚时,却听到了她结婚的消息,为了她的幸福。他一直没去打扰她。可几年后,晓婷父亲去世,晓婷母亲精神恍惚被送到精神病院治疗,而主治医生就是现在的刘副院长,当时他还只是个医生。因为垂涎晓婷母亲的美貌,背后有靠山的刘医生,曾数次非礼她,不得已,晓婷母亲病未痊愈就出了院,不久她竟死于非命。朱医生开始怀疑刘医生,因为他曾听到刘医生威胁过晓婷母亲,她逃不出他的手心,他看中的人,一定逃不掉。这三年,朱医生想尽办法要治愈陆晓婷,当他一步步就要接近真相时,刘副院跃却把晓婷交给了白医生……

  “那天晚上,我看到你为陆晓婷催眠。”

  “陆晓婷因为疼爱她的父亲去世,母亲又长病不起,精神备受打击,她躺在浴缸里,拿着匕首想割腕自杀,想不到她没死,却听到母亲的呼救声。姓刘的这个禽兽想强暴晓婷母亲,遭到反抗后。情急之下竟将她残忍杀害了。而这一切。都让晓婷亲眼目睹,她受到强烈刺激以至精神失常。”

  “你以为我是刘副院长派来监视你的,所以你才不让我接近陆晓婷?”李丽红问。

  朱医生点点头,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打了110。

  整整三年,花费了无数心血,现在终于找到了真相,抱着陆晓婷,朱医生百感交集。恶人一定会受到惩罚,真相终有大白之日,这一天,他终于等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