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红艺人之死

推理故事

红艺人之死

2022-06-30 推理故事
案发现场是一间尚未装修完成的新居,房子的主人是才出道不久但却已经小有名气的艺人岳微蓝。   岳微蓝仰面倒在地上,她穿着粉红色的复古连衣裙,首饰是成套的紫色水晶吊坠和戒指,脸上化着精心勾勒的彩妆,深紫色……

红艺人之死

案发现场是一间尚未装修完成的新居,房子的主人是才出道不久但却已经小有名气的艺人岳微蓝。

  岳微蓝仰面倒在地上,她穿着粉红色的复古连衣裙,首饰是成套的紫色水晶吊坠和戒指,脸上化着精心勾勒的彩妆,深紫色的眼影和眼线。

  她死了,死于毒药,并且是这个世界上最好辨识也最有效的毒药,氰化物。

  房间里还没有搬进任何家具,只有堆在一起的大大小小还未拆封的纸箱子和剪刀胶布之类的工具,惟一干净些的房间也只铺了一块榻榻米,上面放着一些精致的西式点心,以及刚刚打开还没来得及品味的红酒,不多不少刚好五只相同的酒杯。

  正是时下年轻人的作风,家还没有搬好就迫不及待地邀请朋友们过来玩。

  开始环视周围的涉案人员,也就是报警的四个人。

  他们原本约好在死者的新居聚会,却没想到红酒只来得及抿上一口,岳微蓝就那么毫无征兆地倒在地上,失去呼吸。

  顾深蓝,和死者一起组团出道的新锐艺人,终于因为各自的利益和微妙的牵扯而变得渐行渐远起来,却又不得不维持表面上貌合神离的亲密关系。

  司嘉齐,与“蓝”组合同属一家的出道艺人,因为曾经是微蓝的男朋友,最近却和深蓝频频传出暧昧新闻而备受关注,是时下娱乐周刊和八卦记者深感兴趣的话题。

  秦睿,某彩妆公司CEO,刚刚签了微蓝作为彩妆部分的形象代言人,目前是和微蓝有关的所有新闻中独一无二的男主角。

  蒋乔,秦睿的妻子,同时也是微蓝前任的彩妆代言人,与王子富豪秦睿的闪电婚礼而一夜成名,二人结婚已经六年,却在近期传出了感情破裂的传闻。

  为了出席微蓝家的聚会,每个人都带来了礼物,聚会当天大家所吃的点心是深蓝带来的,红酒是司嘉齐带来的,而微蓝身上所穿的那件让人惊艳的裙子,则是秦睿夫妇送给她的,六十年代的古董衣。

  化验的结果让人惊喜,所有的食物都没有问题,而惟一检查到毒素的就只有微蓝所使用的那一只红酒杯的杯沿,最后可以确定的是,氰化物来自于微蓝唇上的粉红色唇蜜,与众不同的是那种粉红色里略微加入了淡淡的蓝色,是秦睿的公司还未上市的新颜色。因为微蓝是代言人的缘故,所以公司都会提前寄最新款的货样给微蓝试用。

  更加令人意外的是,在玻璃门和玻璃窗上采集到了陌生人的指纹,不属于死者或是当天曾出现在案发现场的任何一个人,在四个直角上接近边缘的位置,出现了不下十几次。

  韩悠陷入沉思,难道那一天除了这五个人,真的有第六个人曾经踏入那个房间?

  深入调查之后,又发现了另一些和死者有关的事。

  一直以来岳微蓝和顾深蓝都是一起住在公司提供的公寓,但是不知为什么,微蓝突然决定搬家,并且兴致勃勃地决定要一个人承担起全部修缮的工作。

  案发当天,大家是约定上午十点钟在微蓝集合的。最先到达现场的人是秦睿和蒋乔夫妇,更确切一点呢,蒋乔是第一个进门的人,秦睿在楼下停车花了几分钟的时间,然后是顾深蓝,最后一个是司嘉齐。

  深蓝说,我怎么可能和微蓝暗地里较劲呢?那全是杂志在乱写的,如果我真的和她关系不好,今天就不会来了。

  司嘉齐说,我和微蓝深蓝都不是真的,她们刚出道没多久,我作为师兄是一定要带她们上位的,这都是公司的安排,没有绯闻的艺人是红不起来的。

  秦睿说,我和微蓝,我想也是一种炒作吧,都是互惠互利的事情,只要我妻子相信我就好,至于代言,这是董事会集体的决定,不是我一个人说了就算的。

  蒋乔说,说代言被抢走实在是无稽之谈,事实上是,我和我老公准备今年要一个小孩的,所以想要适当地减少工作量,微蓝是我们都很看好的艺人。

  狗仔队不愧是狗仔队,第二天所有的电台和周刊都开始大篇幅的报道微蓝死在新居的事件。

  报道上先是刊登了几张微蓝新居的外观照片,然后用了很大的部分去报道案情,最后居然还捎带着报道了当时所有人进入微蓝家之前几个小时的行程。

  深蓝在法国厨房上课,接了一个电话就匆忙离开了,当时厨艺的老师可以作证;司嘉齐从家里来,有九点钟她开车驶出自己所在小区的录像,按照正常的行驶速度,到达微蓝的家应该前后差不多;秦睿在八点半左右就已经到达了微蓝所在的小区,兜了一圈却又开车去了健身会所接妻子蒋乔,据说那个会所是蒋乔很喜欢的地方,每周至少会在那里做三次运动。

  他们最后都在十点前后到达了目的地,而微蓝的死亡时间大概就在十点一刻左右,那么可以杀死微蓝的人,应该就在这四个、不,应该是包括微蓝自己在内的五个人之中,然而,那个陌生人的指纹又会是谁的呢?究竟是什么原因,才可以让指纹那么统一的出现在那么相对固定的位置?

  微蓝死后,组合当然也就正式宣告解散,公司在第二个星期就为深蓝发行了全新的单曲EP,速度之快也实在令人感叹人情的凉薄。

  看着音像店门口的大幅海报,深蓝的确是很有古典味道的美女,比起气息过于张扬的微蓝,看上去要稳重得多。

  尤其是右眼角的一颗泪痣,更衬托出她浓厚的东方气质。

  等等,韩悠记得录口供的时候,她的泪痣明明是在左边的眼角……恍然大悟似的拍拍脑袋,真的傻了,照片么,左右当然是相反的。

  正要移开步子,忽然醍醐灌顶一般,令韩悠长久注视着那张海报无法移动,终于慢慢浮现出了豁然开朗的微笑……

  第一眼看到时的那股说不出来的不协调感,四个嫌疑人模棱两可的举动和证词,在奇怪的地方出现的陌生人的指纹,死者家里奇怪的状态和摆设,这些看似毫无关联而又散落满地的碎片,如今终于有了一条线,可以将它们完整地拼凑……

  再次面对四个嫌疑人,韩悠长长舒了一口气,开始了自己的。

  在事件发生之前,死者岳微蓝有着怎样反常的举动?

  搬家,不错,就是搬家,和深蓝在一起住得好好的,为什么迫不及待的要搬家?微蓝在迫切的渴望着一个新家,那么对于一个事业正处在上升期二十岁出头的女孩子来说,什么事情可以让她抱有这种程度的期待呢?

  没错,就是一场全新并且充满诱惑的。

  在这种情绪的驱使下,微蓝不会贸然的选择去自杀,当天她还兴冲冲地邀请了朋友来家里玩,还细心地化妆换衣服,这些都不是一个企图结束自己生命的人该做的事情。

  那么事发的当天,四个嫌疑人的行动如何?

  顾深蓝去了厨艺教室,司嘉齐在家里,蒋乔去了健身会所,他们都是按照自己平常的行动而行动,惟独一个人,秦睿,他开着车很早就进入了微蓝所在的小区,却又不动声色地开走了,这是非常反常的一个举动。

  韩悠联想一下八卦周刊的报道,发现,这个行为其实一点都不反常,因为当时的秦睿在那里发现了一个足以破坏现有平衡的身份微妙的人,那就是记者。

  微蓝死后第二天的八卦周刊非常清晰地刊登了微蓝的新居外观,那就说明早已有人盯上了她的新家,秦睿来了又走了也恰恰说明了这一点,他发现了守在门口的记者,所以不能就这样堂而皇之地进入微蓝的家。

  所以毫无疑问,秦睿就是那个让微蓝陷入热恋的男人。

  而微蓝想见他,又要避人耳目,也只有叫上顾深蓝和司嘉齐一起去玩。

  这就是为什么深蓝上课上到一半,接了电话就匆匆地赶往微蓝的家,也是司嘉齐开车出门的理由,同时也就可以理解深蓝那天的口供中另一层较深的含义了。

  她当时是说,如果她们关系真的不好那天就不会去微蓝家里玩了,但其实不管她们真正的关系怎样,表象上她们都是好姐妹,不去是不可能的,深蓝真正的意思是,如果关系不好,就不会匆忙赶去帮微蓝解围了。

  这也就解释了那一天的所有食物为什么都是顾深蓝和司嘉齐带去的,岳微蓝如果一开始就准备好了请客,不会什么东西都不准备。而在明知有狗仔埋伏在家门口的情况下,出门当然有一定的危险性,不如请他们带吃的来。

也就是说,除了秦睿以外,所有人都是被临时叫来的,而那一天微蓝想见的人,其实只有让她陷入热恋的秦睿一个。

  到了这里,韩悠突然想到一个很大的问题,那就是为什么秦睿的妻子蒋乔也会同时出现在那里。

  韩悠回头看蒋乔的证词,她说代言人的事情完全是夫妻两人共同的决定,并且她拿出了一个绝好的理由,减少工作量是为了要一个孩子,但她一如往常一周至少三次的前往健身会所去做大量的运动来维持姣好的身材,这完全不是一个随时准备怀孕的女人该做的事情。

  关于陌生人的指纹,在韩悠看到了深蓝的那张海报时,彻底明白了……

  镜面原理,那么简单的镜面原理,居然被忽略了。

  微蓝的家里,除了封好的纸箱,还有胶带和剪刀,可是纸箱明明是封好之后搬过来的,那么新家里的胶带是用来做什么的?

  别忘了微蓝可是一个人粉刷了整间房子,以她的手艺,怎样才能保证玻璃门、玻璃窗不被刷上油漆呢?如果我们在四边上都粘上宽胶带,这样就算不小心刷到了也只是刷在了胶带上,只要在粉刷全部结束之后,再把胶带撕下来就可以了。而我们在贴胶带的时候一定会将指纹印在上面,贴在玻璃上再撕下的时候就出现了必然会反转180度的指纹,这也是在门窗的四个角上出现指纹频率较高的理由。所以当时房间里还有第六个人存在的假设是不成立的。

  韩悠曾以为那个指纹是属于死者的,但是当技术人员将反转回来之后的结果与事发当天在场的五个人进行比对时,才发现,这些指纹居然是属于蒋乔的。

  至此韩悠才明白,在秦睿与微蓝的爱情里,蒋乔所充当的居然是顾问的角色。但是天真过头的微蓝却不知道,这世上没有任何一个妻子会如此慷慨地与别人分享同一个丈夫。

  每个人去参观别人的新家时都要带上一件礼物,深蓝是这样,司嘉齐也是,那么秦睿和蒋乔的礼物呢?

  就是那件粉红色的连衣裙。

  因为临时改变的计划,秦睿绝对无法准备好一件礼物,那么也只有大度的蒋乔可以把自己的新裙子拿来送给微蓝,而更重要的是,蒋乔也是少数几个可以拥有那款最新颜色还未上市的唇蜜的人之一。

  微蓝的尸体有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那就是明明化了紫色系的彩妆,却穿着完全不搭调的粉色裙子,这对于身为时尚先锋的死者来说是一件几乎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只有蒋乔,被微蓝视作知己的蒋乔可以轻易说服她换衣服,理由简单到只需要四个字,秦睿喜欢。

  听话的微蓝在换衣服的空隙里,蒋乔只需要把自己带来的涂毒的唇蜜与摆在微蓝梳妆台上的那一支对换,这样一个不超过五秒钟的动作,就可以完成这项谋杀了。因为要搭配那条粉色裙子,微蓝已经没有时间去改变原本的紫色妆系,那么惟一的补救方法也就只能是涂上粉色的唇蜜,而对于最爱时髦的微蓝来说,还未上市的新颜色无疑是她的首选。

  在提审蒋乔的时候,韩悠对她说:“也许你会说秦睿临时叫你去参加的聚会根本没有时间让你去准备毒药,但是我可以告诉你,其实你的到场根本就是一场天衣无缝的安排。”

  如果记者跟踪岳微蓝已经很久,那么不会不知道蒋乔曾经频繁出入过那栋公寓,要知道粉刷那样的大屋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当然,我们例行公事的审讯过那名记者,也确实证实了他是接到匿名电话之后才得知死者搬家这个消息的。那么如果有记者守在死者家门口,秦睿会怎么做呢?

  只要你的心中抱有深刻的杀意,提早准备好毒药和裙子,那么你所需要的,就只是机会。

  蒋乔平静地回答了韩悠:“一次又一次地纵容自己的丈夫和别的女人偷欢,换来的却只有他的变本加厉,还能怎么容忍?怎样才能欣然接受?”

  就是在那一刻,韩悠听到了那句话,在蒋乔的口中,悠悠的长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