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花圃魅影

推理故事

花圃魅影

2022-06-30 推理故事
今年,钟英的父亲钟云山被调到小镇的小学教书。到了放暑假,钟云山没有回家,而是留在给学生补课。因此,刚上高一的钟英,便从带了些好吃的去看望父亲,并在学校里住了下来,打算玩一段时间再回家。   学校……

花圃魅影

今年,钟英的父亲钟云山被调到小镇的小学教书。到了放暑假,钟云山没有回家,而是留在给学生补课。因此,刚上高一的钟英,便从带了些好吃的去看望父亲,并在学校里住了下来,打算玩一段时间再回家。

  学校的教师是一栋有些残旧的小楼,分两层,钟英被父亲安排住在二楼。小楼前有个长长的花圃,种着郁郁葱葱的九里香。

  钟英来到学校的第三天,就发生了一件怪事。

  半夜,钟云山起来上,迷糊中听到一阵挖地的声音,他一下子清醒过来,循着声音走过去。只见小楼下面的花圃里,一个白色的影子正挥着锄头挖地。三更半夜的,这个情景着实把钟云山吓了一跳。他壮了壮胆,走近一看,这才看清楚,那白色的影子竟是自己的女儿钟英!

  钟云山吃惊不已,正想叫她,问她为什么三更半夜下来挖地。突然,钟云山又想起,钟英这样子像是在梦游,于是,他急忙吞回将要喊出口的话,站在一旁静静地观察。

  钟英挖了一会儿,突然停了下来,把锄头放回小楼下的储物间,回到楼上,把房门关上了。钟云山悄悄跟上去,在窗外听了听,只听到里面传来均匀的轻鼾,看来钟英已经睡着了。钟云山这才确定,女儿真的是在梦游!

  第二天早上,钟云山问钟英:“你昨天夜里干什么去了?”钟英不解地说:“没干什么呀!我在睡觉!一觉就睡到天亮呢!”钟云山又问:“你做梦了吗?”钟英想了想,说:“没有做梦呀!不过半夜的时候我好像听到有人哭,还喊救命。爸爸,你有没有听到?”钟云山怕把夜里看到的告诉女儿,会把她吓着,便笑着说:“爸爸什么也没听到,一定是你做梦了。”

  只是,女儿从来不会梦游,为什么来到学校的第一天,就梦游了?钟云山想来想去,认为这是女儿不习惯这里的环境所致,也就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奇怪的是,当钟云山路过花圃,想去看看钟英昨夜挖过的地方时,却发现那里已经被填平,九里香被重新种上,还浇上了水。钟云山心想,会不会是钱大明做的呢?钱大明是这个暑假除了钟云山之外唯一留校的老师。

  又到了半夜,钟云山担心女儿又要梦游,于是爬起来,向对面的小楼望了望。突然,他看到钟英从房里走了出来,下了小楼,从储物间里拿出一把锄头,径直走到花圃前,在昨夜挖过的地方挖起土来。

  钟英挖了一会儿,又上楼睡觉。钟云山正要到花圃去看个究竟,却看到一条人影鬼鬼祟祟地从一个角落里窜出来,直奔花圃。那人到了花圃前,迅速把被钟英挖开的坑填平,种好被挖起来的九里香,然后用脚踩了一下,浇上一点儿水,才又迅速地离开了。钟云山看清楚了,那就是钱大明。

  钱大明为什么这么着急地要把钟英挖开的地方填平?难道花圃下面,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次日一早,钟云山见钱大明在水池边洗脸,便也拿了脸盆走过去,装作不经意地问:“昨夜我好像听到有什么动静,你听到了吗?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钱大明怔了一下,忙陪上一副笑脸,说:“没有啊,我睡得很沉,什么也没听见。”

  钱大明在撒谎!可他为什么要撒谎?钟云山正想着,钟英也下楼洗脸来了,他故意问钟英:“阿英,你昨天夜里睡得还好吗?没再做梦了吧?”钟英打了个哈欠,说:“别提了,一夜都没睡好。”然后她告诉父亲,昨天夜里,她刚刚睡着,就听到哭声和呼救声,还见到一个狞狰的鬼,她惊醒过来,才发现原来自己又做恶梦了。

  钟云山一边听女儿说话,一边留意着钱大明的神色,只见他脸色微微一变,很快就恢复了常态。

  晚上,钟云山见钟英睡着了,便悄悄地在她的房间门上上了一把锁,以免她夜里继续出来梦游。哪知到了半夜,钟云山正睡得朦胧,又听到了一阵掘土的声音。他急忙爬起来,循声看去,顿时愣住了。只见钟英又举着锄头,在小楼下的花圃里不停地挖,她穿着白色的睡衣,在夜色中看起来十分诡异!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她是怎么出来的?

  钟英仍然像前两天夜里那样,挖了一会儿,就回房睡觉去了。钟云山急忙向小楼走去,只见暗处一条人影一闪,他停下脚步,环顾四周,见没有动静,以为自己看花了眼,便上楼去了。楼上,钟英的房门上那把锁,已经打开了!难怪钟英能够出来,可锁是谁打开的?谁还有钥匙?不可能,这把锁是自己买的,一直用来锁自己的抽屉,别人不可能有钥匙。可是,锁被打开了,这是一个事实,这个事实令钟云山心惊肉跳。不行,这一连串的事情太怪异了,为了女儿的安全,必须让她尽快离开。

  钟英起床后,钟云山便让她回家,钟英不乐意,说要多玩几天再回去,钟云山只好把这几天夜里发生的事告诉她。钟英听父亲一说,十分害怕,决定今天在镇上集市买点东西,第二天一早再回家。钟云山只得依了她,并陪她去集市。

  夜里,钟云山睡得正香,突然听到女儿的尖叫声,心里一慌,急忙爬起来,出去一看,只见女儿穿着睡衣,正跌跌撞撞地从小楼跑下来,直奔自己房间而来。见到钟云山,钟英扑进他怀里,惊恐地说:“爸爸,我做恶梦了,我梦见有人杀了人,丢进一个枯井里,然后把井填平了,种上了九里香。”接着她指着前几天晚上自己挖过的位置说:“就在那儿……”

  这时,钱大明走了过来,说:“我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呢,原来是做恶梦了。钟老师,小英老是做恶梦,看来在这里住不惯,好在明天就要回家了。”钟云山说:“是啊是啊,小英回家后就可以睡安稳觉了。”

  钟英看了看父亲,又看了看钱大明,嘴巴动了动,像是有什么话要说,但最终却没有说出来。钟云山安慰了她一会儿,让她在自己房间睡,自己则守在她身边。钟英翻来覆去睡不着,犹豫了许久,才对父亲说:“爸爸,我告诉你一件事,你不要害怕。”

  钟云山问是什么事,钟英坐起来,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钟云山听了,顿时脸色大变。

  次日一早,钟英便离开学校回老家去了。钟云山拉着钱大明下棋,一直下到中午时分,和了一局棋之后,两人一起走出来,正要去吃饭,却见一队警察走进了学校,钱大明一看,带头的竟然是钟英,顿时傻了眼:“小英,你……你不是回家了吗?你这是……”

  “你不去自首,我怎么能回家呢?”钟英说着,告诉警察,这位就是钱大明,警察们听了,马上将钱大明拷了起来。钱大明吃惊不已:“这是干什么?”

  “等一会你便知道是干什么了。”钟云山说着,把警察带到小楼下的花圃前,又从储物间里拿出两把锄头,两名警察接过锄头,在花圃里挖了起来。钱大明顿时脸色煞白,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大约挖到一米深的时候,坑里露出了一个大箱子,箱子挖起来之后,打开一看,里面竟然全是一些古董玩物。

  “这……怎么会这样?竟然不是人。天啊,我还以为他杀人了呢!”钟英叫道。原来,她刚来学校的时候,无意中听到钱大明在打电话:“我已经把他埋了,埋在学校小楼下的花圃里那丛最茂盛的九里香下面,没有人发现……”钟英当时惊呆了,她不敢相信钱大明会杀人藏尸,便假装梦游,到花圃下去挖,吓吓钱大明,让他自己去自首,但钱大明不为所动,她便把这事告诉父亲,让父亲拖住钱大明,她假意回家,实际是去报警。

  “我没有杀人,我只是和别人合伙偷了一些古董文物。原本以为钟英梦游挖地,醒来就什么都不记得了。这几天我刚联系到买家,打算今晚把文物转手卖出去的,没想到……”钱大明懊恼地大叫。

  “原来这几个月来我们一直在追查的文物失窃案,是你干的啊!”一名警察拎起钱大明,“若不是这钟英同学警惕性高,还真让你逍遥法外了呢!”

  看到警察押着钱大明离开了,钟英拍着心口说:“这几天吓坏我了,爸爸,你不知道,我半夜下来挖地时,全身都起鸡皮疙瘩啊!老爸,我以后要是报考警官,你不会反对了吧?”“谁让你不早告诉我呢?不过,这样也好,我倒是发现自己的女儿有当警察的潜质啊!”钟云山笑着拍了拍女儿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