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诡秘紫丁香

推理故事

诡秘紫丁香

2022-06-30 推理故事
 警校毕业女生兰晶找不到理想职业,便离家到s市“天秘”私人所应聘。精明干练的侦探所老板王中旭跟兰晶聊了一阵,发现兰晶不仅漂亮,而且聪明机敏,认定兰晶是个好帮手,便说:“兰晶姑娘,你……

诡秘紫丁香

 警校毕业女生兰晶找不到理想职业,便离家到s市“天秘”私人所应聘。精明干练的侦探所老板王中旭跟兰晶聊了一阵,发现兰晶不仅漂亮,而且聪明机敏,认定兰晶是个好帮手,便说:“兰晶姑娘,你被本所录用了!基本月薪一千元,另加提成。你参与完成的案件,提成百分之十;独自一人完成的案件,提成百分之二十。也就是说,你的收入多少,取决于案件的侦破情况。”

  兰晶说:“好!我会尽力而为的!”

  两人签订了聘用协议。

  兰晶上任的当天下午,就有一位顾客到来。这人戴着墨镜和礼帽,脸上长满了络腮胡。加之高身材、大肚子和名贵服装,一看就是个不凡之辈。

  双方礼节性地寒暄后,来人坐下,盯着王中旭说:“探长先生!我花二十万元雇您侦办一起案件,愿意吗?”

  “求之不得,请讲!”王中旭说。

  “案件其实很简单,”来人说,“有一幢神秘别墅,里面住着一对神秘男女。您只要进入这幢别墅,秘密安装窃听、窃视设备,录制下这对男女的生活起居情况和谈话内容,五天后取出录音、录像带,交给我,二十万元就归您了!”

  “请恕我直言,”王中旭微微冷笑说,“这幢别墅里,一定戒备森严,或者暗布陷阱,否则您不会出这么高的价钱吧?”

  “恰恰相反,”来人微笑道,“这幢别墅里没有任何戒备或陷阱,只是养着两条凶猛的大藏獒!只要您对付得了藏獒,完成任务就易如反掌了!”

  王中旭答应下来。双方签订了协议,来人预付了十万元,并留下了神秘别墅的详细地址。来人在协议上署名为“白先生”,神秘别墅为“紫丁香”别墅。

  “白先生”走后,兰晶对王中旭说:“老板,我感到办这起案件会有危险!”

  “要挣大钱就不能怕有危险!”王中旭冷冷地说。

  根据“白先生”留下的地址,当天傍晚王中旭带兰晶乘车来到市郊“紫丁香”别墅外做了侦察。他们发现别墅盛大且豪华,对面有一片茂密的树林适于隐蔽。王中旭说:“晚上别墅有人在,明天白天他们如果离开,我们进别墅安装窃听、窃视设备!”

  “那些藏獒怎么对付?”兰晶问。

  “我自有办法!”王中旭信心十足。

  第二天天一亮,王中旭和兰晶就来到“紫丁香”别墅对面林中,通过望远镜监视“紫丁香”别墅。早饭后,一辆奔驰小轿车离开别墅。王中旭说:“男的走了,别墅里留下了女的,我们还得等待。”

  两人等了一阵,又一辆宝马小轿车离开别墅。王中旭说:“女的也走了,我们抓紧时间进入别墅!”

  兰晶跟着王中旭接近别墅,上了别墅围墙外一棵大树。王中旭挑逗别墅内藏獒,两条凶悍的藏獒扑到围墙前,对着墙外树上的王中旭和兰晶张牙舞爪狂吠。王中旭将手中手杖拧开顶端,手杖便变成一支麻醉枪。王中旭连射两枪,枪枪击中目标,两条藏獒惨叫一阵,纷纷被麻醉倒在树丛中,不再动弹。王中旭在树上拴条绳子,与兰晶拉着绳子滑进院墙,进入别墅。

  王中旭用万能钥匙打开别墅楼门,与兰晶进入别墅楼,先到二楼。兰晶在玻璃窗前瞭望外面,负责警戒,王中旭分别在几间卧室内和客厅内安装窃听、录像设备。二楼安装完毕,他们又上三楼安装。

  忽然兰晶叫道:“不好!宝马轿车回来了!”

  王中旭忙到玻璃窗前一看,发现别墅自动铁门已经打开,一辆宝马轿车飞速驶了进来。

  窃听、录像设备已经安装完毕,王中旭忙与兰晶往楼下奔。到达二楼,听见一个穿高跟鞋的女人正顺楼梯上二楼。王中旭忙拉兰晶闪进二楼一间卧室隐藏,希望女主人上三楼后他们乘机逃走。不想女主人在二楼客厅沙发上坐了下来,并打电话:“喂!亲爱的!我已经回别墅了!你怎么还不回来?我进别墅时没有见到藏獒,你把狗带哪里去了?你说的中午之前一定给我弄到两千万,今天要再不践约,我可不饶你了!拜拜!”

  女人打完手机,一直坐着抽烟。隐藏在卧室的王中旭和兰晶急坏了,他们怕男主人回来,还怕麻醉中的藏獒醒来,那样的话就不好脱身了。王中旭突然冲出卧室,扑向女主人,把惊慌失措的女主人扑倒在沙发上,用绳子把她反绑起来,嘴用布堵上,眼用布蒙起来。拆掉刚才安装的窃听、录像设备,一挥手,与兰晶冲下楼,逃出别墅。

  兰晶经历此次失手,害怕极了,当即向王中旭宣布辞职,要回协议书销毁。当晚她在暂住旅馆看电视,见市台宣布了如下一条令她目瞪口呆的消息:“本台消息:本市当红女歌星陈梦娇今天上午在自己的‘紫丁香别墅’遭人杀害。事发后,警方在‘紫丁香别墅’内搜查到了窃听及录像设备。据录像显示,陈梦娇死前在沙发上遭到了一名男子的攻击。该男子把她扑倒捆绑起来,并用布堵口蒙眼。该男子以后的行为录像没有记录,但警方勘查认定陈梦娇系被绳子勒住脖子致死。警方根据录像等线索,抓获了杀害陈梦娇的犯罪嫌疑人——‘天秘’私人侦探所侦探王中旭。他的一名女同伙,警方正在追捕中……”

  兰晶从震惊中清醒过来,断定自己和王中旭中了别人的奸计。看来“紫丁香”别墅内原本就安装着窃听及录像设备,录制了王中旭捆绑陈梦娇的行为,而删除了她和王中旭逃跑以后的录像。这个制订奸计的人等她和王中旭逃走后,自己进入别墅杀死陈梦娇,用保留的录像嫁祸于王中旭。这个真凶应该就是陈梦娇死前曾打手机向对方索要两千万元的那个人,也就是雇主“白先生”。必须找到“白先生”,为王中旭和自己洗清不白之冤。

  但是“白先生”已经隐藏起来了,想要找到他并不容易。

  经过苦思冥想,她终于想出了找到“白先生”也就是凶手的办法。

  陈梦娇是名人,网上有她的资料。兰晶从网上了解到陈梦娇的父母及家庭住址,于第二天赶到陈梦娇的父母家中,向陈梦娇的父母问明了陈梦娇的手机号码。

  接着兰晶又到移动,查阅了陈梦娇死前打出的手机接收号,这个接收号就是凶手“白先生”的手机号码。

  再经过周密准备,兰晶于两日后的傍晚,拨通了她认定的凶手的手机。

  “喂!你好!我想跟您做一笔大买卖!你问我是谁?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掌握着‘紫丁香’别墅一桩谋杀案的关键证据!我想您一定对这感兴趣!那天我进‘紫丁香’别墅本想偷点什么,碰巧有一对男女进去安装窃听器,我便在暗处躲藏起来,发现他们捆绑了正好回来的女主人!他们走后,又一名男人到来,勒死了女主人!我把这些都偷偷录制下来!如果您想得到这些录像,就给我一千万;如果对这笔交易不感兴趣,那我就把录像交给公安局!”兰晶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然后挂断手机。

  对方很快打通兰晶的手机,说:“好姑娘!这笔买卖我做!我做!我们选个见面地点,我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你说,我们在哪儿见面呢?在郊外河边怎么样?”

  兰晶撇撇嘴说:“那里我怕遭人暗算!我已包下了瑶池大酒店628雅间,明天下午六时我们在那里见面!不见不散!拜拜!”说完挂了手机。

  第二天下午六时,兰晶接到了“凶手”电话:“喂!小姐!你在瑶池大酒店628房

间吗?我很快就到!”

  兰晶回答:“先生!我已在瑶池大酒店某处等待。您先去628雅间,当我确认您是‘紫丁香’别墅录像上的人时,我就会现身。假如您要派替身前去,我就不出现了!懂吗?”

  “好的!”“凶手”简短回答。过了一阵,一个提提包、戴墨镜的大个子中年人进入628雅间。

  化装成酒楼服务小姐的兰晶端着茶壶走入628雅间,边斟茶边瞟着“凶手”说:“先生!您共有几位客人用餐?”

  “凶手”盯着兰晶说:“小姐!我怎么听你声音这么耳熟?你是……”

  “我们在电话里交谈过!”兰晶一笑,在对面一张椅子上坐下来。

  “哦!你是约我的人?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你就是侦探王中旭的助手、公安局通缉的嫌疑人兰品小姐!对吧?”“凶手”冷笑着说。

  “我认出来了!您就是雇用王中旭探长到‘紫丁香’别墅安装窃听器的‘白先生’!”兰晶微笑着说。

  “胡扯!我怎么会是‘白先生’呢?‘白先生’满脸络腮胡,我却脸光光的,分明是两个人嘛,怎么会是一个人呢?”“凶手”连忙否认。

  “您怎么知道‘白先生’是满脸络腮胡呢?”兰晶嘲笑对方道。

  “这……”“凶手”自知失言,支吾说,“我认识白先生,当然知道他的长相嘛!”

  “用不着遮遮掩掩的了,‘白先生’!”兰晶收起笑容,咄咄逼人地说,“虽然您以‘白先生’的名义出面时,贴了假络腮胡,但掩盖不了您的形象、气质和声音,所以我一眼就认出了您!另外,您的匆忙否认,也是欲盖弥彰哦!”

  “别说这些废话了,我们言归正传吧!你要出售给我的材料呢?拿出来让我验看验看吧!”“白先生”道。

  “别忙!”兰晶站起来走近对方,盯着对方眼睛说,“既然雇主‘白先生’和杀人‘凶手’是同一个人,那么本案案情已经很清楚了:您——‘白先生’,由于遭到了陈梦娇的勒索,便起了杀害陈梦娇的念头!经过精心策划,您先以‘白先生’的名义雇用私人侦探王中旭进入‘紫丁香’别墅安装窃听、录像设备,同时哄骗陈梦娇回别墅接收您送的钱,让陈梦娇与王中旭在别墅内狭路相逢,造成王中旭不得已捆绑陈梦娇的事实;等王中旭离开,您赶回别墅,勒死陈梦娇,然后找到自己事先安装的录像设备,删除了后面您勒死陈梦娇的录像,而保留了前面王中旭捆绑陈梦娇的镜头,接着打匿名电话报警,警察根据录像,自然得出了王中旭捆绑并杀害陈梦娇的结论!是这样吧,我的‘聪明绝顶’的‘白先生’?”

  “啊!想不到兰晶小姐这么聪明!这简直大出我的意外!不过,你听说过‘聪明反被聪明误’这句格言吗?”“白先生”先是惊讶然后冷笑,接着鼓掌三下。两名警察应声冲入,将兰晶铐上手铐。

  “给我将这名通缉犯带走!”“白先生”一挥手,带着两名警察,押着兰晶走出瑶池大酒店,进入一辆小车。

  小车急驶一阵,开出市区,进入一片密林。兰晶惊叫道:“你们……要把我带到哪里去哦?”

  “白先生”冷笑道:“小姐!因为你太厉害,知道的东西太多,我不敢把你带到公安局,只好带到这里了!密林里已经给你挖好坟墓,等会儿你将尝到被活埋的滋味!你和陈梦娇死了,王中旭将被枪决,我将高枕无忧啦!哈哈!”

  兰晶看着身边两名警察叫道:“警察同志!你们怎么能眼看着这个恶棍杀人呢?应该把他逮捕法办哦!”

  “哈哈哈!”“白先生”放声大笑,“小姐你太愚蠢啦!你看见他们穿着警服,就判断他们是警察啦?告诉你,他们并不是警察,是我手下的两名杀手!你想跟我斗,还太嫩了点!”

  小车在密林深处停下,“白先生”和两名假警察将兰晶推下车,来到一个深坑前。兰晶瞪着“白先生”高声说:“我死前想弄明白,你究竟是什么人?”

  “这我可以告诉你,我是本市人大主任杜易获!”“白先生”狞笑道,“我还可以告诉你,被杀的陈梦娇是我包养的情妇!由于她贪得无厌,不断向我勒索太多的钱财,才被我杀死的!而你和王中旭,只是陈梦娇的殉葬品!事实证明,谁胆敢跟我作对,谁将只有死路一条!来呀!给我把她推进土坑活埋掉!”

  两名假警察开始往土坑里推兰晶。

  “住手!”忽然传来一声暴喝,把杜易获和两名假警察吓了一大跳。

  他们转脸一看,林中有两名青年正向他们走来,其中一人扛着摄影机,镜头正对着他们。

  “你们是什么人?胆敢……”杜易获声嘶力竭地叫道。

  “我是兰晶的男朋友、预备警察高小明!”一名高个子青年高声道,“按照兰晶的安排,我与王中旭的儿子王天宇一直跟踪监视你们!确认你们来森林、企图杀害兰晶的图谋后,我们已经电话报警,警察正在赶往这里的路上!你们跑不掉了,赶快投降吧!”

  杜易获吼道:“这些危险活口留不得!快!把他们干掉!”两名杀手立即向高小明与王天宇扑来。杜易获则亲自收拾兰晶。

  高小明、王天宇与两名假警察打起来,一时难分胜负。杜易获攻击兰晶,很快占了上风,他扑倒兰晶,把兰晶压在身下,伸出虎爪般的大手使劲卡住兰晶的脖子。兰晶虽然在警校学过格斗术,但是力量不敌杜易获,再加上双手被铐着,无法进行有效反击,渐渐喘不上气来。正在危急中,忽然一阵警笛高鸣,接着一伙警察冲进树林,杜易获等只好住手,双方站起。

  杜易获定睛一看,带队的警官是他提拔过的刑警大队长刘舵。便转忧为喜,说道:“好啊!是刘大队长带人来啦!快把这三名罪犯抓起来,他们挟持我们来了这里!',

  “他胡说!”高小明大声分辩道,“他带杀手绑架兰晶来这里企图灭口,我有录像为证!‘紫丁香’别墅的陈梦娇,也是他杀的!”

  “简直是一派胡言!”杜易获咆哮道。

  “刘大队长!我身上藏有录音笔,录下了杜易获犯杀人罪的亲口供述!您听后,就知道他是个多么凶残的杀人凶犯了!”兰晶高声说。

  刘舵听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眨眨眼,厉声道:“给我把杀人嫌犯杜易获和他的两名帮手铐起来!”

  警察们一拥而上,将杜易获和两名杀手铐起来。

  “刘……舵!你好大胆!我是市人大主任,你敢铐我?”杜易获气得浑身打颤,喊道。

  “市人大主任杀人也得受法律惩处!”刘舵断然说。

  “人大代表不经人大同意不受逮捕!这可是法律规定的!你敢违反?”杜易获愤怒叫道。

  “这不是逮捕!是暂扣!”刘舵冷笑道。

  “刘舵!你的大队长职位,还是我当政法委书记时提拔的!你怎么过河拆桥啊?”杜易获声音越来越嘶哑。

  “国家的职位又不是你个人的私有财产,凭什么要我感谢你?”刘舵丝毫不买他的账。

  警察给兰晶开了手铐,兰晶随警察回公安局作证,惩罚杜易获这个恶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