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神话故事 » 千手如来

神话故事

千手如来

2022-06-30 神话故事
陈青云就任宜州知府堪堪三年了,一直以来还算勤勉清廉,可最近却有点心烦意乱起来,因为眼前赫然堆积着如山的银两。原来一个月前锅底洼的宜州城连日暴雨引发洪灾,一时间饿殍遍野满眼狼藉,于是朝廷火速拨下一……

千手如来

陈青云就任宜州知府堪堪三年了,一直以来还算勤勉清廉,可最近却有点心烦意乱起来,因为眼前赫然堆积着如山的银两。原来一个月前锅底洼的宜州城连日暴雨引发洪灾,一时间饿殍遍野满眼狼藉,于是朝廷火速拨下一百万两赈灾款来,如今这些白花花的银两就堆放在陈青云的眼前。

  陈青云就这么痴痴迷迷地守着银两整整三天三夜,心里如煮沸的海水一样一刻也不停地翻腾。曾记甫上任时也是一腔热血,可三年过去了,一起为官的同僚们哪个不是财大气粗挥金如土,只有自个儿受着内心的束缚始终不肯迈出那一步。这还罢了,三年过去了,连昔日平庸之极的同僚都升的升、爬的爬,而自个儿依旧在这弹丸之地做个小官,因为什么?不就是因为拿不出银两来孝敬上司吗?如今机会就在眼前,从这堆银山中抽出一些来,真可谓神不知鬼不觉……

  第三天夜里他的一双眼熬得跟兔子眼一样,终于以拳击掌,长叹道:“罢罢罢,做官不为财,请我都不来,谁让银子这么动人心呢?”

  一大早,陈青云正梳洗,师爷忽然气喘吁吁地进来了,脸上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原来州府大门上惊现飞镖传书一封!

  陈青云接过信一看脸色顿时白了,只见那信上浓墨淋漓地写着几行字:“一年雄心、二年灰心、三年贪心,三天三夜的暗室欺心,陈大人好自珍重,否则,你怎么取来,我就怎么取走。”落款铁笔银钩四个字:千手如来。

  这千手如来是何许人,陈青云自然是如雷贯耳,此人身上犹如长着一千双手一样,专偷那些贪官污吏、为富不仁之辈,济危扶困解穷人于倒悬,真的是来去如风神鬼莫测,谁也拿他没办法。不过这三年来他倒没给陈青云找多大麻烦,有人说是因为陈青云为官廉正,所以他就外出找别的官老爷富豪们的晦气了,想不到现在杀回宜州盯上了自个儿,这么说目前陈青云面临的处境他竟瞧得清清楚楚!

  陈青云的心思被人瞧破,一时又惊又羞,转瞬间又恼羞成怒,咬牙说道:“好你个千手如来,你以为你这一吓我就收手吗?行行行,咱们就斗上一斗,看谁更狠!”

  很快,宜州城里轰动起来,原来知府陈大人在衙门外白纸黑字地贴了张告示,大意是:听说千手如来手段高强,取人财物如入无人之境,本官却不信,想与阁下赌上一赌,也算与民同乐。本官有一玉佩,阁下若能悄无声息地取了,本官当心服口服,以后行事更加勤勉;阁下若输了,立即偃旗息鼓离开本州,并永不再犯。千手如来,你敢应战否?

  这封告示妙得很,明着是打赌,其实质内容却只有陈青云和千手如来两人心里明白。一旦千手如来不敢应战,或者输了,名头都将大打折损,在宜州他将无颜再呆下去,一任陈青云所为;若他胜了,陈青云也心甘情愿地把银两悉数花到灾民身上,绝不雁过拔毛,日后回归明路继续做他的清官去——千手如来手段真如此高强,贪来的银两还能守住吗?

  一晃过去了好几天,大伙天天成群结队地来衙门外观望,渐渐的,大伙的心冷了下来,因为那告示一直好好的,看样子千手如来也只是徒有虚名而已,这场好戏是看不成了。就在街头巷尾议论纷纷之际,告示没了,取而代之的是另一张墨迹豪放的应战书,写的是:“既然陈大人如此看得起在下,我敢不应战?只是取玉佩远远不能施展我的手段,也不能使大人心服口服,所以我想在万众瞩目之下来个遁地无形——任凭大人手铐脚镣天罗地网,我将在三日之内凭空消失无踪。我连我这个大活人都能偷走,何况玉佩乎?为了公平起见,特请李绅等几位乡贤做个见证。陈大人,你敢应战乎?”

  李绅是什么人?他是宜州城里第一个乐善好施诗书传家的贤人,银须飘白一言九鼎,人皆称之为李贤人,由他见证,端的是威仪加重公平如山。

  陈青云至此毫无退路,慨然奋笔道:“一切全依阁下!”

  可当他来请李贤人时,李贤人却神色凄楚地说道:“这个见证人,我真的难以承当啊!陈大人,难道就没有别的法子让你改变心意吗?”

  陈青云忽然觉得这李贤人话里似乎有话,也或许是自个儿多想了,便强自笑道:“非这样不行,我一定要让这可笑的偷儿知道天外有天,从此改邪归正!”

  第二天,官府衙门外挤了个水泄不通,人人争相目睹那中的——千手如来。不一会儿,人群中缓步走出一个三十岁左右的人来,对端坐大堂之上的陈青云一字一句地说:“我就是千手如来,我来应战了,任凭大人如何绳捆索绑。”

  人群一阵骚动,连陈青云也忍不住睁大眼仔细打量这一般的人物,只见来人剑眉星眸英气逼人,一身青布旧衫清清爽爽,丝毫没有鸡鸣狗盗之辈的猥琐相,更像是个清淡文雅的秀才。陈青云暗自点头,这样的人物真该和他交个朋友,可是……他大声说:“千手如来,我实话相告吧,为了赢你,我特请来大内高手数名,他们个个擅长十八般武艺,更兼精通五行八卦奇门遁甲,我只怕你有来无回,现在,你若反悔还来得及。”

  再看千手如来脸色不变化,说道:“我既来之,定有逃脱之法,开始吧!”

  陈青云一挥手,堂后龙行虎步走出几个人来,个个眼光凌厉气势威猛,小小宜州城里从无此等人物,想必就是陈青云所说的大内高手了。只见这些人先以无比娴熟的手法捋了千手如来全身上下一遍,连发结鞋底都不放过,这一捋过后,千手如来身上甭说藏着什么开锁家伙了,只怕连一根铁丝也万万不能藏着。接下来这些人再纷纷掏出各自的独门器械来,虽说同样是手铐脚镣之类,却精巧无比匪夷所思,众人皆闻所未闻,真可谓开了眼界。一眨眼的工夫,那千手如来稍显单薄的身上犹如加了一层上百斤重奇形怪状的铁衣,可他依旧泰然自若微笑不语。这还没完,那些大内高手再把他架入一间固若金汤的屋子内,层层加锁,那屋子只有一方小小的窗户,至多伸进一只手去。

  大伙个个直吐舌头,说:“这回千手如来怕是插翅难飞了,他总不会化成一缕青烟,或者挖个地洞跑了吧?”陈青云心中的得意更是不用言表。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在陈青云、大内高手、一众精干衙役的众目睽睽之下,千手如来吃所吃、歇所歇,脸上微笑始终挥之不去,可众人丝毫不敢懈怠。

  第三个夜晚终于到了,熬过今夜不出事,陈青云将大功告成,可他心里根本不敢大意,越到最后关头越得小心,而那些大内高手是什么人,此时根本不用提醒,个个把眼睛睁得如牛卵一样大,其他人等也是精神百倍,把个小屋围得铁桶似的,就在这时李贤人带着一个下人来了。

  两天不见,李贤人好像衰老了好多,他颤巍巍地一拱手,对陈青云说:“陈大人,这千手如来败局已定,一世名头当毁于一旦,老朽料定他此刻心中必正后悔,所以我想劝他一劝,让他自行认输罢,也好顺坡下驴,而对大人来说,穷寇勿追,让他自行忏悔更显肚量,不知大人同意否?”

  陈青云哈哈一乐,心想顺水人情为何不送?便说:“李贤人开口,这面子我是一定要给的,好吧,你就劝上一劝罢,让他日后不要自不量力与我为敌了。”

  李贤人当即踮起脚尖凑近那手腕粗的窗户口,对里面大声叫道:“千手如来,你跟我说实话罢,你还有法子逃出此屋吗?”

  巴掌大的窗子被李贤人的头挡住了,陈青云看不到屋内的情形,不过声音倒是听得清清楚楚的,是千手如来那镇定自若的声音:“还没到最后时刻,我是绝不会认输的,李贤人,你来得正好,这儿的茶水苦涩得要命,你带好茶了吗?让我喝上一喝吧!”

  陈青云心想,你嘴还硬?还要喝好茶?这时李贤人说话了,那声音怪怪的,有些哀痛的意味:“千手如来,你就听老夫一句,认输吧,陈大人断断不会为难你的……”

  他的声音被千手如来痛快之极的大笑声打断了:“李贤人,你可真啰嗦,难道连一壶好茶也舍不得吗?等我出去了,挑上两担上好的茶叶送给你。”

  李贤人听了再无二话,当下长叹一声,从他的下人手中接过一只小小的茶壶伸进窗口去,他的手臂恰好把窗户堵了个严严实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