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暗夜奇遇

推理故事

暗夜奇遇

2022-06-30 推理故事
水中有鱼。 地里有虫。 暗夜里有妖怪。 都不是人该去的地方。 ——《百物语》杉浦日向子 很大的雨,铺天盖地地涌下来,仿佛要将这个世界冲垮。 即使有伞,也遮不了身影。匆匆的路人只好无奈地……

暗夜奇遇

水中有鱼。

地里有虫。

暗夜里有妖怪。

都不是人该去的地方。

——《百物语》杉浦日向子

很大的雨,铺天盖地地涌下来,仿佛要将这个世界冲垮。

即使有伞,也遮不了身影。匆匆的路人只好无奈地停下脚步,躲进路边的商家中。

一个十字路口处的小餐馆中,就停留着四五个这样的路人。他们身份各异,有商店的老板,瘦小的清洁工,白发童颜的老人,还有一个满脸悲伤的年轻男子。当然,少不了一个落魄的文学青年,也就是讲述者吴雅追——“乌鸦嘴”我了。

让人眼前一炫的白光,轰隆隆的雷声马上响起,似乎就劈在附近不远处。餐馆中惟一的电灯灭了——停电了。

现在是深秋的傍晚六点,天不应该黑那么早。但因为这瓢泼的大雨和小餐馆不良的采光,仿佛已经来到了暗夜一般。

餐馆主人急手急脚地点燃半截蜡烛。看着昏黄的光亮后,他才松了一口气,兀自抚着胸口说道:“好险好险。这暗夜中可是有妖怪的。”

我无声地笑笑,却被旁边老迈的商店老板瞅见了:“年轻人,你见过的世面少,有些事情你不懂。”

他看看外面的大雨,叹了一口气:“暗夜中的确会有妖怪出现。那是我亲眼看到的。

“也是这样的大雨,也是这样的停电,整个城市都笼罩在暗夜之中。我就在这附近的街道上,遇到了妖怪。”

商店老板的故事

那天,我去收一笔救命的款子,却没有遇到欠债的人,只好垂头丧气地回来了。

那时,因为大雨,也因为晚了,路上基本上没有人。我也没有在意,因为这笔款子没有收到,我的整个生意就全完了。

突然一个雷劈,不知打中了哪里,一下子整条路上的灯全灭了,路上简直就是伸手不见五指。就这种情况,我还是匆匆地赶路。什么,你说我为什么不怕危险?我身上一毛钱也没,想死的心都有,哪还怕打劫的啊。

我扶着路边的围墙,就这样深一步浅一步地走着。雨太大了,路上的水都来不及排,形成一道齐脚踝的洪流,顺着坡势,流向路口。

突然,一个电闪。我隐约看见对面来了一个人。只觉得那人是个男子,身材比较高大,脸色惨白,眼睛瞪得鼓鼓的。没注意装扮,但他肯定没有打伞,身上穿的衣服应该全都打湿了吧。

其余的没看清,也就那么一下子。然后又没光了。

不知为何,见到那人的脸,总觉得心里毛毛的。于是加快了脚步,跑了起来。那人就在对面,我跑,是向他靠近啊,一下子就擦肩而过了吧。

十几秒后,又是一次闪电,将整条街照的雪亮。

我看见,我和那个人的距离,并没有缩短,还是那个距离!他还在我的面前,正面对着我。

我愣住了,没道理,他面对着我走来,我向他跑去,不是应该距离缩短吗?

闪电一瞬而过,我重陷黑暗。

想当时,我脑袋一定进水了,居然仍是撒腿向前跑。我年轻时是体校的,到现在,这跑起来还是比一般人快。就这样跑了十几秒,一道闪电映入我的眼帘。

我看见那人还在我的面前,脸色惨白,胸口挺起,脖子后仰,两只灯泡一样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我。

我突然意识到,那个人看起来像是朝我走来,其实他和我一样,也是向前走,所以我始终追不上他。

只不过,他的脸是长在脑后,那张一直盯着我的脸是长在那个人的脑后!

于是,我马上转身逃跑了。

“大叔,不是我说你。这算什么妖怪。”我笑着放下笔,“哪有什么脸长在脑后的东西。”

“那你解释这是怎么回事!”商店老板气鼓鼓地回应。

“两个可能,第一,那个人带着一个面具,只是面具刚好脸朝后面!”

“不可能!虽然我匆匆只看了几眼,但确实是人脸,那眼珠子似乎还转动了一下。”

“第二种可能,那个人是和你同向,只不过他趁有闪电看得见的时候,刚好转身朝着你看!一连好几次,他是在故意逗你玩。”

“就知道文学青年都脑残了。”商店老板不耐烦了,“你想想,且不说他逗我一个陌生人干什么,闪电又不是雷声,不可以预测,他怎么能估计有闪电照亮时刚好转身。”

“我……”我刚想再辩上几句,却被旁边一直在听的老人家插话了。

“年轻仔,你还小,什么事情都不懂。人有人路,鬼有鬼道,妖怪也有出没的时辰。”老人家掐着手指算着,“我也曾在附近看过类似的东西。”

老人家的故事

我不记得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应该也是那样的一个雨夜。起先停了电,但后来又来电了。只是路灯仍然一闪一闪的,不是很稳定。

我当时还没退休,是的办事员,即使是那样的雨夜,这样的年纪,也得出去办事。好在身边还有个年轻的助手,能帮我提一点东西。

雨太大了,路边也没有排水沟。积水昏黄昏黄的一波波地淌下坡,简直让人看不见路面。我和助手连大腿处都打湿了。

遇见妖怪的地点也是附近的一条街道吧。那时自然没有什么人。人多的话,妖怪是不会现身的。

“那个女人在干吗?”

“在哪里?”顺着助手指的方向一看,十几米远的街道围墙边,好像有那么一团东西蜷缩着。

黑黑的,好像披着黑色雨衣的人在蹲着。没有打伞,但看起来不像是女人。

“你怎么知道是女人?”

“对哦,说起来也不像。”

两人慢慢搀扶着走上坡道。

再注意看时,那东西好像变小了一点。

“去看看吧。”年轻的助手气盛得很。

他慢慢趟着水过去,我拉不住。

突然,路灯一黑,然后又亮了——可能是供电不足吧。

就在这转眼之间,那东西不见了,似乎已经散开,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见了啊!”助手不解地环望四周。四周没有什么奇怪的,路边都是围墙,根本没有什么躲藏的地方。

这时,我突然闻到一股恶臭,就像是水沟中腐臭的水涌了上来,胃液直向喉咙冲。

我赶紧拉着助手转身离开了,都不敢回头再看一眼。

回到家中,两人第二天就得了痢疾,过了二十多天才好。我想,那黑漆漆的东西,大概是瘴疠之气在雨中现出原型吧。

黑色不明物体在街道上突然消失?为什么他们不会认为是UFO或是外星人啊,一点也没有科学的唯物主义觉悟嘛。我没好气地想。

“其实啊,妖怪也没有什么好怕的。”一直闷不做声的清洁工也捂不住话匣子了,“之所谓三分妖怪,七分像人,也就是说妖怪和人差不多。只要你客气对待,他就不会对你作恶的。”

那个身材瘦小的男人喝了口茶,开始讲述自己的故事。

清洁工的故事

就像你们所看到的,我是一个清洁工。附近的街道和下水道都是我负责打扫清理。清洁工打扫卫生一般在傍晚和人少的清晨,都是明暗未分之际,很容易遇见妖怪的。

什么,你问我身边的这个篓子是干什么的?是用来从下水道和甬井中掏垃圾的,有时还能掏出金戒指呢,我就靠这个赚点外快了。

那件事情就是发生在我正好赚了外快之后的一个晚上。

那天我和别人吵了一架,心里就像烧了一把火似的。正在漆黑的路上走着,突然,身后有一双手将自己抱住。

根本看不见那手是什么样子的,因为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啊,只觉得很有力,应该是男人的手。

以前有同事也碰到相同的情况,他将怎么对付的方法告诉了我。

于是,我便依着法子,弯下腰,将背高高耸起,将头深深低下去。

就这个样子维持了好一阵子,那双手慢慢地就松了。然后我才维持着这个姿势向前跑,一步也不敢向后看。

听说,如果不是这样只是向前跑的话,那双手就会越箍越紧,变得越来越重,最后人总被拖倒在地上,动弹不得呢。

这个就更玄乎了,我无语地想着。

“都是真的。”那个表情好像死了老爸的年轻男子点点头,“我知道你们说的都是真的。”

众人都惊呆了。

我小心地问道,“你怎么知道他们说的是事实?”

年轻男人没有直接回答,他转向商店老板,问道:“你看见的那个脸长在脑后的男人,是不是有着齐肩的长发?”

商店老板皱着眉头,仔细回想,“好像是的。头发有点长,都被打湿了,一缕一缕都贴在脸旁。”

年轻男人从钱包中掏出一张照片,“是不是就是照片上的这个男人?”

商店老板一瞧,大吃一惊,“对,就是他!他是谁?他现在在哪里?”

“他是我的父亲,一个公司的小职员。三年前的一个停电之夜,他顶着风雨回家,就在这路口附近失踪了。两个月后,警方发现了下水道中被水浸泡的。警方告诉我说,他暗夜中失足掉入一个盖子被偷的排水井中,然后被井中的垃圾缠住了脖子,最后窒息而死。

“我今天过来,就是来此特意祭奠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