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枪手

推理故事

枪手

2022-06-30 推理故事
百步穿杨,弹无虚发,枪手的枪法奇准,是支队顶呱呱的神枪手。 枪手的好枪法依仗的是他的那双眼。枪手视力出众,针眼大的物件在他眼里被放大如鸡蛋。支队去拉练,枪手朝前面的树林一指说,第三棵树右边最长的……

枪手

百步穿杨,弹无虚发,枪手的枪法奇准,是支队顶呱呱的神枪手。

枪手的好枪法依仗的是他的那双眼。枪手视力出众,针眼大的物件在他眼里被放大如鸡蛋。支队去拉练,枪手朝前面的树林一指说,第三棵树右边最长的树枝上有条虫子。跑近了看,果然有条青虫趴在上面啃树叶。不仅看得远,枪手还能隔物看物,去检查,医生也奇怪,那简直是一对紫光扫描仪。

不仅仅是天分,枪手练得苦,每次训练下来便湿如汗猴。卧姿、跪姿、站姿和跑动射击,枪手样样精通。

枪手是支队的招牌,枪手为支队赢得了不少荣誉。枪手的传奇上过杂志,更别说支队墙上的板报了。

枪手嗜枪如命,那支枪被他擦得能照人影儿,还是擦了又擦,唯恐留下一粒灰尘。

每次执行任务都少不了枪手,枪手的枪不知送走了多少死犯。

还参加过无数次追捕,也击毙过穷凶极恶的逃犯,因为枪法准,枪手毫发无损。小功无数次,大功却没有,队长政委替他争取过,却无果,没有血的壮烈何以记大功。枪手真想受一次伤,记一次大功,那就好讲条件了。

枪手想提拔,至少也要转个志愿兵。那样就能把媳妇接过来,让她成为梦寐以求的城里人。可是当了8年兵,提拔的事不敢奢望,即便是志愿兵的事也遥遥无期。枪手试探着问过队长,队长的回答含含糊糊,掖掖藏藏。

枪手便闹情绪,嚷嚷着要回家。其实那不是他的本意,枪手实在不愿再回,过那种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枪手已习惯了城市的生活,可是农村兵没出路啊。

枪不擦了,训练也心不在焉,枪手被队长狠狠地批评了一回。队长瞪眼睛说,刚子你别糊涂,我和政委不是在给你争取吗?可是你也得给我们时间啊,这事是我和政委说了算的?

枪手还是提不起精神。8年的时间还不够?想弄成早成了,还拖到现在?

队长说,这事就全怪我和政委?让你去作报告,你讲的算个屁啊,你哼哼得比蚊子还低,前言不搭后语,整个一锅杂烩菜。

枪手承认自己嘴笨,可这是爹娘给的,让咱花言巧语,添油加醋,学不来呀。

熬着吧,再过三个月就到退伍时间了,再弄不成说啥也不干了。枪手依旧消极。

渺茫中机会突然来了。队长带枪手上了车,很兴奋地说,这次追捕是你绝好的表现机会,你一定争气啊。听说那小子身上有枪。

枪手一边擦枪一边说,追捕又不是第一次了,我尽力就是了。

刚子!队长口气严肃了,说,我问你,你怎么尽力?

枪手啪地一个敬礼说,报告队长,我是一名武警战士,如果他顽抗到底,对人民生命造成威胁,我保证一枪击毙,绝不用第二枪。

队长微微一笑,拍了拍枪手的肩膀。

赶到现场趁集合的间隙,队长把枪手扯到一边问,你听明白我的意思没?

刚子明白。枪手一挺胸脯说,一旦出现危险,一枪击毙,给支队争光!

队长的巴掌高高扬起,又缓缓地落在枪手的肩上。队长犹豫片刻,将枪手拉到耳边说,刚子你太老实,这次你不能一枪击毙他,要让他放第一枪,要让他把你击伤,然后你再举枪,一枪击毙他。

枪手懵懂地看队长的脸,队长的脸扭到一边去,低声说,这话我可没说啊。

枪手突然明白队长的苦衷了。

夜色暗下来,来了一辆车,下来的人枪手认识,是市里某个大领导。大领导前段时间去支队慰问,要看枪手表演,队长便伸出啤酒瓶。枪手一枪将瓶盖打开,酒瓶却完好无损。子弹斜射酒瓶,擦过瓶盖的棱角。

大领导躲在车里指挥战斗。大领导痛心疾首地说,他是我一手提拔起来的,想不到竟成为人民的罪人。他身上有枪,据了解放在风衣左侧口袋里,如果他去摸枪,一枪击毙他。大领导的眼里似有泪花,说,我也不忍啊,但法大于天。

队长啪地敬礼说,保证完成任务!

枪手找到有利位置,瞄准了那人。

警察团团包围那人,并对其喊话。那人拖了很久,对下面喊,等等,我有话要说,我冤枉,有件东西给他们看。那人说着去摸风衣的左口袋。

冲上去的警察近在咫尺,危险!枪手扣动扳机的瞬间突然想起了队长的话,便故意暴露胳膊,高喊,不准动!

枪手只等那人掏出枪对他射击,可是那人摸出的不是枪,而是一个信封。枪手犹豫的瞬间,那人已被警察扑倒。

信封里只有一张白纸。开枪!他身上有枪,击毙他!大领导吼。

那人并无枪。警察正搜查那人,大领导冲上去夺过警察的枪,砰的一枪。

枪手不清楚怎么回事,可有件事是清楚的,自己没负伤,也没立功,一切都没了希望。

那天队长兴奋地对枪手说,你立功了。队长说大领导才是真正的凶手,一切都是他幕后策划的,他报信让那人逃跑,并事先给那人一封信,让他在迫不得已时再拆封,说有了那封信便平安无事。

阴谋!队长说你没有击毙他,反而立功了。可惜复员的名单下来了,有你。

枪手笑了,说,让我再玩一枪吧。枪手提枪出门,啪地一枪,一片树叶落下了。树叶上有条青虫,叶子被啃得残缺不全。

枪手一脚踏上落叶,又亲吻了一下他心爱的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