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生死时速

推理故事

生死时速

2022-06-30 推理故事
晚上9点已经过了,天色越来越黑,可能过不久会下起小雨。穿着黑色夹克的中年男人驾着车,着急地赶往西边的城市。 公路越来越窄,快要进入山道时,车头灯照在了一个男人身上,他站在公路上不停地挥着手。 驾驶……

生死时速

晚上9点已经过了,天色越来越黑,可能过不久会下起小雨。穿着黑色夹克的中年男人驾着车,着急地赶往西边的城市。

公路越来越窄,快要进入山道时,车头灯照在了一个男人身上,他站在公路上不停地挥着手。

驾驶者不得不减慢速度停下来,那男人飞快跑来,从敞开的车窗探头问:“先生,能否让我搭一程车?”

驾驶者打开车顶的灯,看着那人。他身穿一件夹克,打着领带——这点看上去不坏——虽然他需要理一理头发,不像那些肩背行李的流氓。那人略带点害羞地向他微笑。“上车吧。”驾驶者说。

那人拉开车门,手里提着一个提兜,里面不知放着什么东西,坐下后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

“你去哪里?”驾驶者问道。

“阿姆罗镇。”搭车的男人急忙回答道。

“那太好了,我去西边的察克顿城,正巧途经那里。”

他们默默地在夜色中行驶了几分钟,驾驶者终于问:“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

“米罗,我不年轻,我已经28岁了,只是看起来有些小。”“对我而言,这个年纪还很年轻呀。”驾驶者笑了一声。

车子行驶了大概半小时,前面出现了点点灯光,小镇越来越近了。

“距离前面出站口不远有一个餐馆,我得到里面吃点东西,肚子早就咕咕叫了。”驾驶者笑着说。

“不要停车。”米罗的话音充满急迫。

“是不是没带钱,没关系,我请客如何?”

“我不饿,反正不要停车。”米罗情绪有些激动。

驾驶者极为不悦,沉声说道:“这是我的车,你不愿意等的话可以搭别人的车,你没权利管我做什么!”

“我有这个权利,就凭这个。”

一柄手枪的枪口用力地抵在驾驶者的头上。由于受到惊吓方向盘一打滑,车子震荡了一下,不过很快平稳下来。

“小心点儿!”米罗叫道,“不要打歪主意,我手中握的可是杀人的家伙。”

“你到底要到哪去?”

“到足够远的地方。警察别想抓到我。真是遗憾,都怪那该死的老头子。”

“老头子?”驾驶者微微皱眉。

米罗指节握得直作响,“我们那个小镇上有户很有钱的人家,他们一家人旅行去了,我等这一天等了好久。我大摇大摆地从后门进去了,弄到了很多值钱的东西。谁知到我出来的时候,正巧碰到一个老人,不知什么原因他没有去旅行而是赶了回来。”

“他声嘶力竭地叫起来,声音足够吵醒全镇的人。那该死的老家伙!”

“你把他怎么啦?”

米罗双手搓搓手枪,说:“我只敢肯定,他永远不能再叫了。”

话音刚落,这时从拐角处突然驶来一辆大卡车,驾驶者急忙向右打方向盘,两辆车几乎贴着呼啸而过。

“笨蛋!当心点!”米罗吓得一脸苍白,愤怒地嚷道。

驾驶者看见他正要系安全带,高声叫道:“别碰它!”

米罗被他命令的口气吓了一大跳,本能地缩回手。“你没有权利对我发号施令,明白了吗?”他生气地晃了晃手枪。

驾驶者忽然一笑,冲前面仰了仰头,“你还是对我客气点好,如果你不想明天警察从一棵树或公路的路基下抬走我们的。”

米罗握紧手枪提高了语调:“你是在威胁我吗?”

“我只是劝你不要碰安全带。”

“为什么我不能碰?”米罗沉声问道。

“因为这是我自保的砝码,双手放在我看得见的地方,如果你不照做的话,我们都得粉身碎骨!”

“那样你也会死,不过我不碰就是了。”米罗真没想到自己这么贪生怕死,因为男人说话的时候眼神是那样从容,感觉他说到就会做到。

“该死,你不能开慢点吗?”车窗外的风一股脑地灌进来,米罗感到这部车子都在晃动着。

“速度开快的话,我想你是不敢开枪的。车子失控的话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驾驶者脚踏油门,汽车开得更快了。

“当心,前面有坑,万一轮胎打滑会翻车的,到时候我们都得没命!”米罗脸色越来越难看,气势上已经处在了下风。

“不要担心我的驾驶技术,米罗,你看过报纸的体育报道没有,关于赛车的专栏。”

“对那玩意儿我不感兴趣。”

“真遗憾,你可能没听过我的名字——肯尼迪·帕克,三次全国赛车冠军,我一生都没翻过车,不管速度多快。”

“你打算干什么,小心,你刚才差点撞上对面迎来的卡车。”

“那把枪,米罗!”

“枪怎么样?”

“扔到窗户外面去,那样我就减速。”

米罗不由得大笑起来,“你以为我是傻瓜吗?扔下枪你就会把我送到警察局去。假如你撞车的话,也许我还能幸存下来。”

肯尼迪笑了起来:“你真是异想天开,忘了跟你说,除了赛车之外,我还是个安全顾问,这种车速撞车的话你一定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对吧?”

“那又怎样?”米罗轻哼一声,心里其实已经乱成一团。

“我们来设想一下。”肯尼迪笑意越来越浓,“这种速度汽车一旦撞到硬物上,在1/10秒内,冷却器、前缓冲板和周边的各个零件都会被压成一团金属。而第2秒呢,车头盖会粉碎,在挡风镜前爆炸,会导致后轮跳离地面。你知道,那时汽车的前半部早已停下,但是后半部继续向前推进,本能的,你会坐直,就像那辆卡车斜刺里冲出来时,你的反应一样。你的腿骨,会在膝盖处齐齐折断。”

“别胡说八道,我才不信呢。”米罗叫嚷的时候,明显底气不足。

肯尼迪则继续说道:“之后呢,由于惯性,你的身体会急速前冲,仪器板将会捣碎你的膝盖。只要短短四五秒钟之后,你的头会碰在仪器板上,知道后面将发生什么吗?”

米罗竟听得入了神,支吾道:“会……会发生什么?”

“汽车的车身会快速地弯曲,在此之前仪器板已压碎了你的头壳。车门哐的一声弹开,前座被扯开,后座冲来,压扁你的身体。但是你不用担心,因为那时你早已死了。”

“你——亲眼见过这种事发生?”米罗问。

肯尼迪点点头:“玩赛车这种事时有发生,米罗,那可不怎么好看。”

米罗从干燥的嘴边强挤出脆弱的微笑,“你说的我都信,不过你是不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的,如果撞车的话你也会死!”

“你错了。”

“什……什么?”

“别忘记我是个赛车冠军,还有,想想看为什么我不准你系安全带。”

“你是什么意思?”米罗忍不住大声问道。

“我可以控制车朝任何部位撞击,也许会使我的胸部淤血,或是昏死过去。不过你的情况肯定要比我糟得多。”

汽车示威似的迂回而行,米罗双手扶在仪器板上面,用力抓得很紧。

“现在,米罗,扔掉枪。”

米罗抓紧手枪。“我要……”他把枪指向驾驶者。两个男人都没有说话,只有轮胎碾压公路的声音和车窗外呼呼的风声。

当米罗打开保险时,手枪发生咔嚓声,肯尼迪汗津津的双手紧紧握住方向盘。

然而,在接近一百迈的情况下,开枪的后果可想而知,米罗重重地叹了口气,“好吧,你赢了。”说着,手枪顺着车窗飞了出去。

肯尼迪减慢了车速,同时舒了一大口气。

在快要到达阿姆罗镇的公路上,肯尼迪发现了一辆警车,按响喇叭停了下来。

当米罗被手铐铐住的时候,他厌恶地吐了口唾沫说:“想不到你竟是赛车冠军,肯尼迪·帕克,我会记住你的名字的,还有你的长相!”

肯尼迪回以一笑,“我想我们不会再有第二次见面的机会啦。”

警察推着杀人犯进了警车,一个微胖的警察朝肯尼迪走过来。

“我经常看肯尼迪·帕克的比赛,我敢肯定你不是他。”

驾驶者耸了耸肩,笑道:“我的确不是,我是他的车迷。在维修站工作,我可以走了吗,警官?”

“当然可以,十分感谢你的帮忙。”

驾驶者回到车上,从一个小盒子里拿出一张照片,上面是他的女儿,刚刚四岁。

他笑了笑,打开了收音机,车子发动了,正在播放的是一首经典老歌《路带我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