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美瞳血泪

推理故事

美瞳血泪

2022-06-30 推理故事
丽萨是欧洲时尚界著名的女装成衣设计师。她为荷兰皇室那位平民王妃安妮塔设计的婚纱使得她名利双收,被约翰·加利亚诺、洛丽塔·琅碧卡等国际大师誉为全球最有才华的新锐设计师。   然而,尽管……

美瞳血泪

丽萨是欧洲时尚界著名的女装成衣设计师。她为荷兰皇室那位平民王妃安妮塔设计的婚纱使得她名利双收,被约翰·加利亚诺、洛丽塔·琅碧卡等国际大师誉为全球最有才华的新锐设计师。

  然而,尽管丽萨的事业如此成功,但是她的生活却并不如意,两次恋爱均以悲剧收场。第一次是八年前,刚刚新婚三个月的丈夫——荷兰贵族世家的范·霍亨德公爵因在阿尔卑斯山滑雪时惨遭雪崩不幸去世,留给丽萨一大笔财产,也给她留下难以言喻的伤痛。

  之后,丽萨寄情于设计事业,终于收获成功。可是,长期伏案工作导致她的视力急剧下降。作为成衣设计师的她必须与模特同时出现在各大时装展示会上,于是,丽萨在助理雷科宁的建议下,放弃佩戴普通眼镜,而为自己配了一副最新款的隐形眼镜。如此一来,每每出现在时装展上的丽萨依旧明丽动人。

  而时间也确实是医治伤痛最好的良药,渐渐走出阴霾的她于两年前迎来了人生中第二次爱情,她与合作伙伴特鲁利日久生情,共坠爱河。2009年6月,特鲁利独自乘坐法航A 330客机前往美国洛杉矶,为丽萨即将在那里举行的个人成衣秀做前期媒体准备工作。孰料,此次航班竟会在大西洋海域上空失踪,至今下落不明。据法航公布的数据,失踪客机上共有216名乘客与12名机组人员遇难。特鲁利就是其中不幸的一员。

  从那刻起,丽萨的世界再次轰然倒塌,她十分后悔自己为何没有与特鲁利一起坐上失踪遇难的航班,她宁可与特鲁利一起遇难,也不愿意独活在这个世上。

  为此,丽萨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每晚都惊叫着从噩梦中哭醒,直到天明。无奈之下,她只得依赖酒精与安眠药入睡,只为换来片刻的安定。

  如果说来自自身的痛苦依靠药物和酒精能暂时缓解的话,那么来自社会的不良言论却令这个女人的悲惨境地雪上加霜,甚至让她处于万劫不复的深渊。丽萨同期的竞争伙伴,利用和传媒大肆传播两位恋人的去世都是因为遇到了丽萨这个被死神与恶魔诅咒过的女人,还声称哪个男人只要遇到不祥之人丽萨,再强壮也必定会死去。一时间,谣言四起,不仅丽萨的身心状况每况愈下,就连她的事业也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冲击。

  就在丽萨最伤心失意的时候,助理雷科宁与名模安娜纷纷站出来怒斥那些不怀好意的造谣者,并不遗余力地帮助安慰丽萨。他们不但帮着丽萨处理好特鲁利的后事,还坚持为丽萨的重新打开新局面,竭力开拓海外市场,更是经常到丽萨的豪宅陪伴她,开导她,为她打理一切生活事宜。

  丽萨对两人无微不至的关怀感动不已,不久之后,她将公司的大部分业务都暂时交由雷科宁管理,自己则在安娜的陪同下来到了荷兰西南部莱茵河口新马斯河畔的公爵城堡散心。这是一个风景如画的小镇,黄昏的天边经常挂着预示着希望的彩虹,非常适合丽萨静养身心。慢慢的,丽萨的状态好了起来,她又有了设计的冲动。于是,她在安娜的鼓励下拿起了笔,每个傍晚丽萨都会背起画板与素描笔,戴上隐形眼镜,在新马斯河畔寻找新的设计灵感。

  可有一天回到家中,丽萨到洗手间准备洗澡。她习惯性地对着瞄了一眼,却意外地发现,自己的脸庞上有一滴血,红色的血液在亮白的灯光下显得尤为耀眼。丽萨的皮肤很白,而那滴血却正好印在左脸颊,丽萨慌忙用手去抹,但紧接着,第二滴,第三滴……血液接连不断地流下来,布满整个脸庞,丽萨惊恐地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那双最引以为豪的美眸,此时,正源源不断流出鲜红的血,水!

  “啊!”

  一声悲惨而惊恐的喊叫将安娜惊醒,安娜循着声音慌忙跑到洗手间,却发现有个红色血人站在眼前,她倒抽一口凉气,正惊魂未定的时候,又听到丽萨的叫声,原来这是丽萨!她颤抖着拿毛巾去擦丽萨脸上的血迹,可是,血水似乎越来越多,并且是源源不断,安娜吓得双手颤抖,惊慌失措下跑回卧室拨打了急救电话。

  救护车载着丽萨和安娜去了最近的,专家立即会诊,但是,所有人都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从未见过的病症,让众多专家措手不及。

  鲜红的血液一直持续流了约半个小时,终于止住了,大家都松了一口气,而丽萨的脸色看起来异常苍白,没有一丝血色。安娜怜惜地将她抱在怀中,试图安慰她,可丽萨的身体止不住颤抖,嘴中喃喃自语:“上帝,这是怎么了?我到底怎么了?”

  折腾了一个晚上,丽萨被安排进特殊病房。此时,的钟声刚刚敲响,万籁寂静,大家都进入了温柔梦乡,安娜趴在床头,发出轻微的鼾声,而丽萨也终于闭上了眼睛。

  睡意朦胧中,感觉有一滴滴冰凉的东西落在脸上,丽萨皱皱眉头,用手抹了一把,但是,那凉意还没有消失,丽萨的眼睛缓缓睁开,将双手放在眼前,却看到自己的手上沾满了鲜血!猛然抬头,看到了更触目惊心的一幕,自己的床头,竟然站着一个血人!他正低着头看着自己,而脸上的血就是从他身上流下来的!

  他全身都是红色,头上,身上,脸上,到处都是鲜血!红色的血液刺激着丽萨的神经!当然,更令人触目惊心的则是那人的脸庞,如此的熟悉,他,他竟然是死去的前夫霍亨德!

  等丽萨悠悠醒来之时,她看到了安娜焦灼的脸庞和一旁的医生。刚才安娜被丽萨的叫声惊醒,却发现丽萨昏死过去,这才慌忙喊来了医生。

  “血人,血人,霍亨德……”丽萨喃喃自语,身子不住颤抖。她猛然抓住安娜的手:“你,你看到血人了吗?”安娜不知所措地看着丽萨,眼睛里露出迷茫之色。丽萨举起自己的手掌,惊慌失措地喊道:“他就站在床头,看看,我的手上,脸上全都是血!”她举着双手,但片刻之后,连自己都感到了疑惑,她的手洁白无瑕,什么都没有,丽萨慌忙将手放在脸上,脸上干干的,刚才那种湿漉漉、冷冰冰的感觉无影无踪。

  丽萨愣在那里,这是怎么了?而周围的医生,均是互相摇头,也许这个女人眼睛突然流血,太过紧张了,又或者是做了一个梦吧,大家看她无事,都相继离开了。

  第二天,医院的专家告诉丽萨,她这种病症很罕见,眼睛突然流血,世界上仅有一个病例,那就是美国田纳西州一位15岁少年卡尔维诺·英曼,他的眼睛每天都会流半小时的鲜血,只是,到现在也没有找到治疗的方法。

  专家们束手无策,而丽萨从那夜之后,眼睛再也没流过血,眼前的事物,也都恢复了正常。丽萨想出院,她不想日夜呆在这个令人窒息的医院中,尤其是还看到了血人,她一刻都呆不下去了,第三天办理了出院手续。

  回到城堡后,丽萨的精神状态依然不太好,安娜劝慰她,眼睛也许是偶然的流血,不必太担心了,附近有个天主教堂,有时间去和主倾诉一下,精神会得到缓解。丽萨点点头,吃过午饭,她便开车去了安娜所说的教堂。

  午后,教堂里只有一位神父。丽萨在主的面前,将最近所发生的事情慢慢道来,她的声音里透着恐惧。那位神父默默听完丽萨的描述,眼睛里却现出一丝不安,丽萨纳闷地盯着神父,只见他缓缓说道:“古埃及十

八王朝法老图坦卡门曾落下惊世的血泪,以此诅咒世人——只要干扰到法老的安宁,死亡就会降临到他们的头上。你的两位爱人都是意外死亡,你又流下了血泪,这,是血泪诅咒!”

  丽萨发出一声惊呼,差点昏厥过去,自己真是个不祥的女人。她浑身无力地瘫软在座位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天色暗了下来,丽萨终于回过神来,神父走了,整座教堂静悄悄的,丽萨站起身子,自己该回城堡了。

  就在这个时候,丽萨感觉脸庞上湿湿的,她心中一惊,慌忙用手去抹,却发现手上沾满了鲜血,丽萨惊恐地向外跑去!奔跑中,对面古老的落地窗前却站着两个血人!红色的血液,红色的血人,又出现在自己面前,竟然又是已经死去的范·霍亨德和特鲁利!丽萨惊慌失措地向后退去,那两个血人却发出低沉的哀嚎:“血泪诅咒,血泪诅咒……”从教堂回到城堡后,丽萨整个人神情恍惚,透过血色朦胧的双眼,她仿佛又看见浑身是血的范·霍亨德公爵与特鲁利,他们站在古老的落地窗前,发出地狱般的哀嚎。每当想起,丽萨的身体都会止不住颤抖。

  是夜,丽萨辗转反侧:难道自己真的是不祥之人?难道自己真的是受了死神与恶魔诅咒的人?上帝啊!请求您别再惩罚我了!我快崩溃了,难道只有死亡才是我如今唯一的解脱方法吗?谁能告诉我?!

  过了一会儿,丽萨的耳朵中突然又出现了那种低沉的吼叫:血泪诅咒,血泪诅咒……丽萨惊得站了起来,她惊惶失措地跑到大厅,跑遍古堡的每一个角落,但那吼叫声始终紧跟着她,在午夜透着诡异和。丽萨试图喊安娜,可是,回应她的依然是:血泪诅咒,血泪诅咒……

  偌大的古堡似乎将她紧紧包裹,丽萨的精神终于崩溃,随即身子一歪,昏倒在地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睁开了眼睛,那种令人害怕的声音消失了,但感觉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呼吸也困难起来,意识朦胧中仿佛被人握住右手在一张纸上写着签名。

  凭着本能,丽萨挣扎着尽力睁开双眼;她想呼救却发现自己的双唇已被封箱带牢牢黏贴住,她想站起来却发现自己的双手双脚已被绳索紧紧束缚住……在一片迷茫的血色中她看到了自己的助理雷科宁与好友安娜。两人的手里正拿着一份文件凶狠残忍地瞪着自己,眼神里充盈着狡猾的胜意与鄙视的厌恶……

  紧接着,丽萨的脖颈受到重重一击,她又昏死过去。等到她再次醒来时,雷科宁与安娜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直到此刻,丽萨还不明白也无法相信和自己如此亲近的两人为何要这么对待她。她环顾四周,一片血红色中,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自己此时仍旧是在这座公爵城堡的某个卧室内。然而平时此地除了自己和雷科宁他们,若没有自己的亲笔邀请信,根本无人可以进入。雷科宁与安娜实在是太狠心了,他们这么做等于是宣判了自己的死刑。“或者,他们是替天行道呢?毕竟自己是个不祥的女人啊!”善良可怜的丽萨到了此刻还在为雷科宁他们开罪,而她自己却孤单绝望地等待死亡的到来。

  不知过了多久,丽萨无数次在昏迷、清醒、饥饿中轮回……这一次,她再次虚弱地睁开双眼,恍惚间仿若看见霍亨德、特鲁利正微笑着站在天堂门口向自己张开双手……

  就在此时,卧室的门被人使劲撞开了。为首的是位身穿警服的男子,身后还跟着教堂的神父与几位小镇上的居民。警察解救了丽萨,丽萨依稀听见有人似乎说了句:

  “天哪!可怜的女人已经被关了整整三天了呀……”就浑身无力虚脱地再次昏倒在床上,失去了知觉。一位曾经做过急救医生的小镇居民赶紧为丽萨做了紧急处理,紧接着救护车也赶到城堡,及时将丽萨送到了离城堡最近的医院。

  等到丽萨彻底清醒、恢复部分身体机能已是三天之后了。得到医生的许可之后,几位警察与安德鲁神父等人来到丽萨的病房,在人群中,丽萨竟然发现了被铐着手铐、低头不语的雷科宁与安娜。

  随后,通过警察和安德鲁神父等人的叙述,丽萨的思绪才渐渐清晰起来,原来从自己流下第一滴血泪开始,就是雷科宁和安娜预谋杀死自己的开始。

  丽萨从为王妃安妮塔设计婚纱开始,便名声显赫,短短两年内便取得了骄人业绩,同时也积累了巨额财富。再加上当年那位霍亨德公爵去世后为她留下的富可敌国的遗产,使得丽萨成为了众人羡慕的超级富婆。

  然而有一个人对此却耿耿于怀,那就是丽萨的助理雷科宁。雷科宁有着特殊的身份,他是霍亨德公爵的亲弟弟,只因他自幼叛逆,不讨长辈喜欢,因此在霍亨德这个荷兰贵族世受尽排挤,别说可以得到财产或者遗产,就连最基本的贵族爵位都不予授予。雷科宁怎可善罢甘休,将这巨额财产留给一个外人?丽萨和霍亨德刚刚结婚三个月,他们没有自己的孩子,如果丽萨死掉,自己就是财产继承人。霍亨德和丽萨结婚的时候,自己当时在国外,没有及时赶回来参加婚礼,所以丽萨并不认识自己,想到这里,他的心中有了一条恶毒的计划,那就是将丽萨杀死,便能得到兄长霍亨德留给丽萨的全部财富。

  当丽萨的第二位爱人特鲁利因空难辞世时,雷科宁与其女友安娜欣喜地认为时机来了。在荷兰,像丽萨这种遭遇的女人通常被视为不祥之人。雷科宁便想从不祥二字入手,并与安娜着手筹备整个计划。有一天他们浏览网页,先是偶然看到埃及法老图坦卡门的血泪诅咒,又看到那个美国男孩卡尔维诺·英曼所患的眼睛流出血泪的怪病,然后又翻阅了大量资料,知道医学上称为:溶血素失调症。

  所以,雷科宁将上述两件事情联系在一起,想出了这个周密的杀人计划,而凶器就是丽萨平日里经常佩戴的那副隐形眼镜。产品本身没有问题,大家都在用,即使丽萨后来出现了反常行为,大家也绝对怀疑不到。因为,雷科宁是将浸泡眼镜的药水做了手脚,在药水中,他添加了低渗盐溶液。丽萨将夹杂了大量低渗盐溶液的美瞳戴到眼睛上,于是便发生了红细胞大量破裂,导致她的眼睛不停地涌出血。

  在古堡中,丽萨终于流下了血泪,当时安娜慌忙将丽萨送到附近的医院。在住院的第一个夜晚,安娜假装睡着,当丽萨睡熟之后,安娜悄悄给雷科宁打了电话,他早已经于一天前来到古堡附近,此时,正守候在医院门口。雷科宁来到病房之内,拿出随身携带的道具,那套红色衣服,在脸上又戴了酷似霍亨德的红色面罩,将鸡血喷在上面,便低头看着丽萨,后来丽萨被惊醒,看到眼前的场景,被吓昏过去。安娜和雷科宁慌忙清理了她身上的血迹,一切都做得没有痕迹了,安娜这才假装惊慌失措地喊来了医生。

  第一步计划成功,雷科宁让安娜诱使丽萨去了附近的教堂。雷科宁将神父支走,他假扮神父等待丽萨的到来,果然,丽萨向他诉说了所有事情,雷科宁以神父的名义讲出了血泪诅咒,此时丽萨的心终于动摇起来,自己真的是不祥的女人?

  雷科宁趁丽萨愣神的工夫,偷偷溜出了教堂,然后和安娜一起,假扮成霍亨德和特鲁利的血人站在落地窗前,并发出了血泪诅咒的话语,这让丽萨的精神处于崩溃边缘。丽萨回到城堡中,安娜早已将两人低吼的声音录制下来,并事先放到了城堡地下室,所以,在午夜之后,整个城堡都响起血泪诅咒的声音,丽萨终于支撑不住,昏倒在城堡中。

  这时候,安娜和雷科宁从角落中慢慢走出来,将丽萨拖到卧室,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文书让丽萨签好字,这才扬长而去。雷科宁却没有对安娜履行自己的诺言,他答应安娜事成之后娶她为妻,并且分一半家产。但是他却另觅新欢,将安娜置于一旁,甚至还威胁她,若是将此事说出,她就死无葬身之地!

  安娜竹篮打水一场空,实在不能甘心,这才跑到警察局将阴谋和盘托出,终于将丽萨从古堡中解救出来。

  真相大白于天下,人性的丑陋源于人性的贪婪;上帝给了人类最聪慧的心智,却同时赋予了人类最邪恶的贪婪。雷科宁和安娜最终被绳之以法,但留给丽萨的,却是对人生最深的感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