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鉴宝

推理故事

鉴宝

2022-06-30 推理故事
在交通局辛勤工作三十多年后,张文研终于当上了局长。上任不久,他就碰到一件令他为难的事:局里要选拔一位副局长,经过全面考核,王相远和李一飞两个人脱颖而出。 为难就为难在这儿,论业绩和能力,两个人不相上下;……

鉴宝

在交通局辛勤工作三十多年后,张文研终于当上了局长。上任不久,他就碰到一件令他为难的事:局里要选拔一位副局长,经过全面考核,王相远和李一飞两个人脱颖而出。

为难就为难在这儿,论业绩和能力,两个人不相上下;论为人,王相远能说会道,办事灵活,只是稍欠稳重;李一飞却恰恰相反,稳重得让人捉摸不透。

现在两人票数相当,张文研这最后一票就显得至关重要了。

其实张文研把票投给谁都可以,只是他正直清廉了几十年,他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让人说他老眼昏花。

想了好几天,张文研也没想好自己的一票该投给谁。这天晚上,他去文化宫上国画课,回来的路上又琢磨起副局长人选的事。走着走着,差点跟一个人撞上,抬头一看,竟是王相远。王相远忙扶住他问:“局长,您这是去哪儿呀?”张文研笑了一下说:“刚上完国画课,正往家走呢,没想到遇到了你。”王相远一听,满脸惊讶地说:“张局长,您真是活到老学到老啊。”张文研有些不好意思地摆摆手说:“什么活到老学到老,过几年我就退休了,怕退下来以后闲得慌,就给自己找点事情做。”

张文研这么一说,王相远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说:“局长,您是学画山水、还是花鸟?”张文研说:“我学画山水,怎么,你懂这个?”王相远笑着说:“我哪里是这块料啊。只不过,碰巧今天我去看我舅舅,他送了我一幅吴湖帆的《幽篁虚亭图》,说是早些年外公传给他的……既然您学这个,我就想让您帮忙看看这幅画。”说着,他把画拿了出来。张文研心说:刚才我怎么没注意他手上还拿着画。

两个人站在路灯底下把画展开,张文研学国画刚一年,但也知道吴湖帆和张大千两人并称为“南吴北张”。这一看竟入了迷,王相远小心地碰碰他说:“局长,要不您拿回家仔细看?”张文研说:“这不好吧?”王相远卷起画,递给他说:“局长,我不太懂这个,在我家放着也是放着,您看完再还给我就是了。”

听王相远这么说,张文研便说:“好吧,我看完就还你。”

画拿回了家,老伴一见就说:“现在你一举一动全局人都盯着呢,你把王相远的画拿回了家,最后若是他当选,你有理也说不清!”

张文研不以为然:“我身正不怕影子斜,只是借来看几天,有什么说不清的?”说完打开那幅画,又找来一些有关吴湖帆的资料,慢慢对照,结果发现此画的风格和资料上介绍的差别很大。

难道这是幅假画?张文研越看越觉得此画疑点多,于是,第二天他就带着画去教他国画的教授家,请教授鉴别一下。教授仔细看了半晌,最后说:“这画不仅是假的,而且这是我一个学生临摹的。”

张文研星期一上班后就把王相远叫到自己的办公室,说:“相远,你的画昨天我让人看了一下,说是假的,不是真品。”王相远愣了一下,说:“局长,既然是假的,也就不值什么钱,您若不嫌弃的话,您就留着吧。”张文研没想到王相远会这么说,正要拒绝,不巧一个工作人员敲门进来汇报工作。既然有外人在,张文研也不便把画拿出来还给王相远,只好说:“那好,先这样吧,回头我再找你。”

话一出口,张文研就后悔了,画要是收下就不好再反悔。事后他想,这画不能白要,干脆把画买下来。想到买画,他忽然想起国画教授说过的话,不由一激灵:教授说那幅画是他学生画的,而王相远为什么说是他外公传下来的?难道上周六的偶遇是王相远早就计划好的?他分明是想借机行贿啊!

想到这儿,张文研气不打一处来:王相远呀王相远,没想到你跟我来这一手,既然你往枪口上撞,那就别怪我不客气!当即,他决定选李一飞,并把考核结果向上级汇报了。

很快,副局长的选拔结果就下来了,李一飞当选。局里开会宣布这个结果的时候,张文研见王相远一脸惊诧。会一开完,王相远就向局里请了三天假。

张文研理解王相远的心情,想三天后跟他好好谈谈,顺便把画买下来。这段时间局里事多,王相远接连出差,张文研一直没找到还钱的机会。没过两天,市反贪局的工作人员倒先来了,找张文研说有人举报他受贿,让他接受调查。

这个消息一传出,局里顿时一片哗然。张文研倒很坦然,他没受贿,当然不怕调查,对调查人员说:“受贿谈不上,不过前段时间王相远送我一幅假画倒是真的。”

调查人员一听很意外:“假画?”

张文研说:“对呀,真画我敢收吗?即便如此,我还想把画买下来呢。”

调查人员又问:“你到底是收了一幅还是两幅?”

张文研一听,愣住了:“两幅?怎么可能呢,明明是一幅嘛。”

调查人员说:“要不要我提醒你一下,一幅是王相远送的吴湖帆的《幽篁虚亭图》,另一幅是李一飞送的,是戴熙的《云岚烟翠图》。”

这下,张文研吃惊得张大了嘴:“李一飞从来没给我送过东西,不信你们去调查!”

调查结果证实了张文研的话,此事就告一段落了。张文研猜出举报自己的人就是王相远,但让他不明白的是,王相远既然送他画,为什么还举报他呢?还有,即便是有意打击报复,为什么要把李一飞扯进来?

最后,张文研把王相远找来想问个究竟。谁知王相远却说:“局长,我们都上李一飞的当了!”

张文研生气了:“怎么到现在你还不反省,反倒埋怨别人?”王相远跺了一下脚,苦笑着说:“局长,实话告诉您,送您的那幅画是我花六万块钱买来的!”

原来,在考核的那段日子,王相远发现李一飞经常去一家古玩店,他觉得奇怪,就偷偷跟了过去想看个究竟。这天等李一飞出了古玩店,王相远向古玩店老板打听有关李一飞的事儿,老板说李一飞想当副局长,花八万块钱买了幅戴熙的《云岚烟翠图》,准备送给正在学国画的张局长。王相远知道张文研在学国画,听古玩店老板这么一说,心里怕李一飞占了先机,赶紧掏钱买了一幅吴湖帆的画,并找机会送给了张文研。没想到张文研告诉他画是假的。他当时以为张文研想要这幅画,所以故意说是假的,就顺水推舟说要送给张文研。结果,最后竟然是李一飞当选,他就以为张文研也收了李一飞那幅更名贵的画,一气之下他就举报张文研受贿。经过调查,证明张文研没有收过李一飞送的画,王相远才意识到自己上当了。这一切都是李一飞设的套,李一飞根本没买过什么《云岚烟翠图》。王相远吃了个哑巴亏,最后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听了这些,张文研傻眼了,他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也被人利用了。他向有关部门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解释清楚,李一飞受到了相应的处分。最后,张文研花六万块钱从王相远手里买下那幅假画,并把它挂在办公室里,时刻提醒自己要清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