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陶罐里的秘密

推理故事

陶罐里的秘密

2022-06-30 推理故事
清朝道光年间深秋的一天,天刚亮,湖北京山县顺风客栈大门就“吱呀”一声打开了,从客栈里走出了一位三十多岁的和尚。和尚胸前挂了个黄色的布袋子,看上去沉甸甸、鼓鼓囊囊的,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

陶罐里的秘密

清朝道光年间深秋的一天,天刚亮,湖北京山县顺风客栈大门就“吱呀”一声打开了,从客栈里走出了一位三十多岁的和尚。和尚胸前挂了个黄色的布袋子,看上去沉甸甸、鼓鼓囊囊的,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走出客栈后,和尚回头张望了一下,见街上行人稀少,便转身急匆匆地朝县城外走出。

突然,有人“扑通”一声扑倒在和尚身后,双手紧紧抱住了和尚的一条腿,大声说:“师父,行行好,给我一口饭吃吧!”和尚回头一看,见是个乞丐,便不耐烦地说:“快走开,别耽误我的事!”可是乞丐抱得太紧,和尚的腿动弹不得。和尚无奈,只好从衣袋里掏出一块碎银子递给乞丐,说:“臭乞丐,拿上银子快滚吧!”

哪知乞丐接过碎银子,看也不看,顺手装在口袋里,说:“师父,你真是打发要饭的,这点银子根本不够,你就再发发慈悲,多给一点银子吧。”

这时东方已经发亮,大街上的行人多了起来,很快就围了几个人看热闹。和尚本想对这个无理取闹的乞丐大发脾气,但见周围人多只好耐着性子说:“你沿街乞讨,我给你碎银子你还贪心不足,究竟想干什么?”乞丐回头看了一眼围观的人,突然站起身来,指着和尚大声喊道:“快抓小偷,他刚才偷了我的银子!”

和尚冷笑一声说:“笑话,我偷你银子,你有银子让我偷吗?”围观之人见这个乞丐出尔反尔,反复无常,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对乞丐的言行表示强烈不满。乞丐见形势对自己不利,忙指着和尚辩解道:“大家别听他胡说八道,他真的偷了我的银子。不信,大家问他敢不敢和我一起到衙门去?”

“我又没偷你银子,凭什么要和你到衙门去?”听说要去衙门,和尚把头一扭,断然拒绝。

“俗话说,身正不怕影子斜。既然你没偷银子,和我到衙门去又何妨?”乞丐理直气壮地说。

“我……我还有急事要办!”说罢,和尚转身欲走。乞丐见状又紧紧抱住和尚的腿不放。和尚见甩不掉乞丐,恼羞成怒,抬手给了乞丐一耳光。乞丐虽然挨了打却依然不放手。正在这时,县衙的李捕头领着一帮捕快赶来了,不由分说将二人一起带回县衙。

乞丐纠缠和尚一事县衙是怎么知道的?原来围观之人中有一人是当地里正,里正见乞丐前后说法不一,死死缠住和尚不放,知道其中必有缘故,连忙跑到县衙里去报告。陈县令立即命李捕头带领衙役将二人带回衙门审问。

大堂之上,陈县令首先问乞丐:“你叫什么名字?你为什么缠住和尚不放?”乞丐回答说:“禀老爷,小人名叫杨三儿,这位和尚偷了我的银子。”

陈县令又问和尚说:“你一个出家之人,本应该六根清净,为何还要偷人家银子?”和尚说:“阿弥陀佛。我不但没有偷过他银子,刚才还赏给他了一块碎银子。请老爷明察秋毫,不要冤枉了老衲。”和尚话音未落,乞丐说抢先说道:“老爷,他偷没偷我的银子,您看看他胸前袋子里的陶罐就知道了。”

闻听此言,和尚赶忙用双手紧紧抱住胸前的陶罐。李捕头见状一声令下:“速将和尚的陶罐拿来让老爷看。”两名如狼似虎的衙投闻声扑到和尚面前,欲强行夺下他手里的陶罐。那知两名衙役还没有走到和尚跟前,就见和尚一手抱罐一手出掌,衙役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就被打倒在地。李捕头见状大怒,一个箭步上前与和尚战在一起,众衙役也一拥而上。和尚虽武功高强,无奈在双拳难敌四手,最终还是被制服了。

李捕头和众衙役将和尚捆得结结实实,把和尚怀里的陶罐端到陈县令面前。陈县令打开陶罐一看,惊得一屁股瘫坐在椅子上。过了好一阵,陈县令才慢慢回过神来,看了一眼跪在堂下的杨三儿,问道:“杨三儿,你是怎么发现这个恶魔的?”

杨三儿告诉陈县令,他并非乞丐,而是本县大财主许员外家的长工。昨天晚上约莫三更天时,他出门小解时发现一个高大的黑影直朝许员外儿媳妇曲氏房间走去。他感到奇怪,曲氏的丈夫许斌前几天去京城参加科举考试,这么晚了会是谁进她的房间好奇心促使杨三儿蹑手蹑脚地来到曲氏窗外,想看个明白。

昏暗的油灯下,杨三儿发现黑影原来是一个面目狰狞、背上背着个黄布袋的和尚。只见和尚揭开门帘,悄无声息地走进曲氏房内,从衣袖中拿出了三炷香,在油灯上点燃,插在了曲氏枕头旁边。过了一会儿他撩起曲氏床前的纱帐挂在床边的金钩上,又轻轻揭开已有七个月身孕的曲氏身上的被子,将面朝墙侧身熟睡的曲氏搬过来,让曲氏全裸仰面朝天躺在床上。奇怪的是不管和尚怎么折腾,曲氏竟然毫无反应。杨三儿猜想和尚刚才点燃的那三炷香很可能是“迷魂香”。

这时就见和尚双手合十,紧闭双眼,口中念念有词,好像在念着什么咒语。随后他用手指在曲氏身上轻轻地点了三下,曲氏竟然自动坐起身来,赤裸着身体跪在和尚面前。和尚打开背上的布袋,掏出一把锋利的小刀和一个小陶瓷罐,用小刀将曲氏的肚子剖开,取出胎儿放在小陶瓷罐里,又将小陶瓷罐装在背上的黄布袋里,转身走出了房门。和尚离开房间后,曲氏的才轰然倒下。

杨三儿被眼前凄惨的一幕惊得目瞪口呆!想上前抓住这个丧心病狂的恶魔,转念一想,不行,这个和尚武功高强,现在又正值子夜时分,身材瘦小的他根本就不是这个和尚的对手,于是他悄悄尾随和尚来到外面。

和尚从许员外家出来后,径直来到离许员外家不远的顺风客栈门前,飞身跃过墙头,进了客栈。杨三儿暗自揣摸,恶魔既然敢大胆住进了顺风客栈,天明后他肯定还会从大门出来。那时客栈里的人全都醒来了,街上也有了行人,再想办法借助众人之力定能将这恶魔生擒活捉。主意已定,杨三儿遂静静地守候在顺风客栈门前。

杨三儿的话还没有讲完,许员外已经在大堂外击鼓喊冤。

听罢杨三儿的讲述,陈县令不由大声称赞道:“杨三儿,你为京山县百姓除了一大害呀!”原来最近京山及邻县不知从那里传来一股妖言,说是吃了胎儿的肉可以延年益寿,长命百岁。于是,一些有钱人不惜以重金购买胎儿,而一些丧心病狂人为了金钱竟然残忍地活活剖挖孕妇内脏,取走腹内胎儿,因此京山县接连发生了几起的这类恶性案件。罪犯作案手段极其残忍,影响极为恶劣,京山县一时人心惶惶,家有孕妇的人家更是太阳还一竿子高的时候就早早地紧关家门,生怕遭遇不测。此案不仅惊动了湖北巡抚,就连朝廷也多次催促京山县尽快,还老百姓一方宁静。但罪犯非常狡猾,来无踪,去无影,官府查了好久竟然连一点儿线索都找不到。

经陈县令当堂审问,方知这个恶魔原来是个有一身武功的假和尚。他假扮和尚的目的是以化缘为名,四处流窜。白天踩点,夜晚作案。

案件审理清楚后,陈县令当堂赏赐给杨三儿五十两银子。而作恶多端假和尚则经朝廷核准,被处以极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