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血染的红兜肚

推理故事

血染的红兜肚

2022-06-30 推理故事
杨玲是一个从外地来到这座城市的打工妹,住在城北市场旁边的梧桐路。她爱上了一个男人,叫马明,是城北市场管理所的所长,也住在梧桐路。马明比杨玲大十岁,早就结婚了,他妻子性格很内向,他们的婚姻谈不上什……

血染的红兜肚

杨玲是一个从外地来到这座城市的打工妹,住在城北市场旁边的梧桐路。她爱上了一个男人,叫马明,是城北市场管理所的所长,也住在梧桐路。马明比杨玲大十岁,早就结婚了,他妻子性格很内向,他们的婚姻谈不上什么幸福。杨玲之所以爱上马明,是因为有一天马明拦住她,硬要送她一条铂金项链。马明对她说:“我打听过了,今天是你二十岁生日,应该有人送你生日礼物。”项链不值多少钱,可它在杨玲眼里很珍贵。杨玲的母亲曾经绣了一件红兜肚给杨玲当作生日礼物,母亲对杨玲说:“出嫁那天穿上它,会保佑你婚姻幸福美满。”一来二往,马明终于打动了杨玲。杨玲爱上了马明,因为除了母亲,他是这世上唯一记得她生日的人。

马明一个星期只有一个休息日,每个休息日他就会去杨玲的出租屋跟杨玲幽会。欲生欲死的快乐既又虚幻,但是杨玲看不到未来。有一次,杨玲找到城北市场有名的郭瞎子,让他算算她和马明的是否能有结果。郭瞎子只批了十四个字:情天恨海终缘此,怨憎相报何时了。杨玲想郭瞎子的话应该不会错,她和马明的爱开始在梧桐路,也应该结束于此。

不久,他们的事被马明的妻子发现了。从门外传来重重的敲门声和马明妻子的尖叫声。马明夺门而逃,马明的妻子却冲进来一通乱砸,把屋子砸得一片狼藉之后昏倒在杨玲的面前。几天后,杨玲听说,马明的妻子疯了,马明也因此事影响恶劣而被停职查看。马明的妻子疯了之后,不记得任何事和任何人,但是隔三差五就来砸杨玲的门,说要杀掉抢她丈夫的女人。杨玲决定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

杨玲把母亲送她的红兜肚留在了出租屋,因为她想也许有一天,等找到真正属于自己的幸福时,再穿上它。她用全部积蓄延租了半年,她想也许半年内,马明就能回心转意。在火车站,杨玲给马明打电话,可马明没接。

辗转到了另外一座城市,杨玲认识了一个叫唐琛的男人。她跟他说自己和马明的故事,还说了郭瞎子批的那十四个字。她想让唐琛知道,有个男人像青藤一样缠住了她的心,任何人都无法取代。唐琛却很有自信地说:“你的爱不在梧桐路,在我这里。你离开梧桐路,就是为了遇见我。”

唐琛从事着一个见不得光的职业,跟他的一个结拜大哥贩卖盗版碟,这个城市大部分盗版碟都是他们做的。杨玲不喜欢他,他长得丑,也没什么生活情趣,远不如马明那么会哄人。但杨玲还是跟他在一起了,因为唐琛是单身,她跟唐琛在一起不会勾起过去那不堪回首的记忆。

杨玲依旧忘不了马明,她总是背着唐琛给马明打电话。马明的声音在电话里很微弱,他告诉杨玲他妻子的家人一直在闹,单位已经决定开除他……他三十多岁了,不会任何手艺,又没有积蓄,还守着一个疯疯癫癫的妻子,他叫杨玲不要再给他打电话了。

每次给马明打完电话,杨玲都非常难过,她叫唐琛陪她喝酒。唐琛看着她悲伤的面容说:“你要是心情不好,就打我两下出出气,你这样下去迟早会病的。”

几天之后,杨玲真病了,高烧四十度。唐琛陪她去打了三天的吊瓶。有时候,她意识模糊,就用枕头砸唐琛,叫他滚。唐琛的一个哥儿们看见杨玲这样,忍不住对唐琛说:“这种不知好歹的女人,你管她做什么?”一听这话,唐琛跳起来,同他哥儿们打成一团。

杨玲变了,她拿着唐琛给她的钱胡乱挥霍。她学会了抽烟、喝酒,经常自己到酒吧喝闷酒。这天,杨玲又去酒吧,挑了一张桌子坐下,一个男人走过来坐到她对面。杨玲认识他,知道他叫黄毛,和唐琛一样也是贩卖盗版碟的。黄毛他们同唐琛是死对头。

黄毛给杨玲点了一杯酒,说了几句没用的话,接着话题一转,说:“只要你告诉我唐琛他们存货的仓库在哪儿,我就保证让那个姓马的小所长官复原职,怎么样?”

让马明官复原职,对杨玲来说,的确是个很诱人的条件,但是她想了想,还是什么都没有说,转身离开了酒吧。

碰见黄毛的第三天,马明给杨玲打来电话。这是杨玲离开后,马明第一次主动联系她。杨玲很高兴,拿着电话的手不自觉地在发抖,马明第一句话就责怪杨玲,他说:“我没想到你竟然和贩卖盗版碟的人混在一起。”杨玲听了,很委屈,但是她没有做任何解释,只是沉默。

马明接着说:“你把唐琛他们藏货的地点告诉黄毛,不仅可以使你远离犯罪,而且……而且我还可以复职。你知道那个工作对我有多重要!黄毛答应我,只要我问出藏货的窝点,他就能……”马明的声音变低了,听上去可怜巴巴的。杨玲的心一下子被揪了起来:马明因为我才变成今天这样,我该让他回到从前。

几天之后,唐琛他们存货的仓库被警察给查封了。那段时间,唐琛和杨玲躲到外地,每天只是喝闷酒。唐琛对杨玲说:“这次损失太大了,我们什么都没有了。找到那个告密的人,我非宰了他不可。”

杨玲猜想马明应该官复原职了,给他打电话,可马明的电话怎么也打不通。她给马明的邻居打电话,邻居却告诉她:“你不知道?马明走了,他没复职,家里就只有他老婆一个人,没吃没穿,像个叫花子,居委会把她送去精神病院,最近因为钱不够,又出来了,真是可怜……”

杨玲没听完,就冲了出去。她要找黄毛算账,黄毛骗了她,也骗了马明。可是,杨玲一出门口,就被一帮人堵在了巷口。唐琛的大哥已经知道是谁告的密,他看杨玲的眼神很冷,像一只饿极了的秃鹰。

此时此刻,杨玲倒不怕死了,只是她还想见一个人——唐琛。她想对他说句“对不起”。

这时,唐琛真的出现了。他跑过来,挡在杨玲的前面。他跪在地上求他的大哥不要伤害杨玲。杨玲看到一把刀直直插进唐琛的肩膀,鲜血流了出来……杨玲晕了过去。

唐琛不顾自己的伤口,跪着爬到大哥的面前,说愿意用自己的命来换杨玲的命。唐琛十六岁开始就跟着他大哥,大哥对唐琛说:“你带她走吧,以后别让我再见到你们!”

杨玲醒来的时候,看到了唐琛陪伴在自己身边。唐琛的伤还没好,杨玲既担心,也有一丝喜悦,对唐琛说:“以后你去哪儿,我就跟着你去哪儿!”唐琛听了,抱住了她。

杨玲想自己终于有了一个归宿,她含着泪对唐琛笑着说:“我有件很重要的东西放在梧桐路了。你在这里等我,我去把它取回来!”

杨玲回到梧桐路,她想穿上母亲做的红兜肚做唐琛的新娘。不知什么时候,一个人像一股风一样刮到她面前,杨玲还没看清楚这个人长什么样,只看见寒光一闪,什么东西刺进了她的肚子。

马明的妻子看着杨玲在自己面前慢慢倒下,哇哇地大叫着跑开了。杨玲想扶着墙站起来,因为唐琛还在家里等着她呢!她的手里紧紧握着红兜肚,兜肚的红色很刺眼。杨玲突然想起来郭瞎子批的那十四个字:情天恨海终缘此,怨憎相报何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