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豪华赌轮上的生死抉择

推理故事

豪华赌轮上的生死抉择

2022-06-30 推理故事
一、危难   马兰最近非常愁闷,他的妻子得了白血病,虽然能找到匹配的血型,但他因为没有钱支付昂贵医药费被赶出了门外。马兰想想就算自己拼命工作,五年之内也不可能凑够这个数字的,出于对妻子的深爱,他……

豪华赌轮上的生死抉择

一、危难

  马兰最近非常愁闷,他的妻子得了白血病,虽然能找到匹配的血型,但他因为没有钱支付昂贵医药费被赶出了门外。马兰想想就算自己拼命工作,五年之内也不可能凑够这个数字的,出于对妻子的深爱,他想到了投保险,然后伪装成自杀,这样妻子就有救了。不过这样做风险太大的,警方和保险的人都不是吃白饭的,如果调查出来,他的生命可能就会白白付出了。

  马兰无计可施,茫然地走在大街上。这时候一个漂亮的女孩凑近他说:“先生,您想在一夜之间成为富翁吗?”马兰听到一夜之间就能成为富翁,马上问:“怎么样才能在很短的时间成为富翁?”女孩笑笑说:“去赌场是个不错的选择。”马兰摇摇头说:“我没有本钱,去不了赌场。”女孩笑着说:“我们公司是专门为你这样的人开设的,我们会免费借钱给你的,而且这些钱不要你还。”马兰奇怪地问:“会有这样的好事?”他决定跟着女孩去碰碰运气。

  女孩带他来到一个宽敞明亮的大公司,一个派头十足的中年人接待了他。中年人自称是这家公司的老板,名叫凯特。凯特给他介绍说,他们公司每周都会举行一次大型的赌博,他们赌的不是钱,是人命,每个自愿参加的人都会有一百万美金的资助。如果赢的话,不但可以赢得对手的一百万美金,还可以把对手打死。换句话说,在这场赌博里,输了就只有死路一条。

  这样的赌博马兰还是第一次听说,他惊讶地问:“你为什么要举办这样的豪赌?对你有什么好处?”

  凯特得意洋洋地说道:“在赌博方面我是天才,不管大赌小赌从没有输过,所以我很快就成了巨富。也许你觉得逢赌必赢是好事。但对我来说,却失去了赌博的刺激性。好在后来我找到了另一个刺激的赌博游戏,那就是赌性命。”说到这儿,他笑了一下说,“当然,我没有傻到拿我自己的生命去做赌注,所以,我专门找一些喜欢赌博,但又没有钱的人,用他们的生命做赌注。然后我还能卖出很多门票,不但是很刺激的游戏,而且能给我带来巨额的利润。”

  马兰恼怒地说:“凯特先生,你这是在挑战人类的法律与道德。”

  凯特不以为然地说:“这是一个金钱万能的世界。我有的是钱,当然有权利挑战人类的法律和道德。更可以用一百万美金买一个小的生命。”

  马兰对这样的赌博非常厌恶,但一想到妻子生病需要钱,思来想去,他决定报名参加。他的附加条件是,给他时间去买人身伤害保险,如果他输的话,请凯特把他的带回来,这样他的妻子就能得到保险金了,一样能有钱治病。凯特答应了他的要求,并要他在三天之后再来找他。

  二、豪赌

  三天之后,马兰再次来到了凯特的公司,凯特给他安排上了一艘豪华游轮,然后驶向了大海。马兰知道,凯特会把轮船驶向公海,在没有国家管理的地方举行这样奢侈的豪赌。

  轮船驶到公海以后,负责把他找来的美女给他带来一百万美元的现金。这时候马兰已经知道她的名字叫戴米安。马兰对戴米安说:“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还不知道怎么为我妻子筹来医疗费呢。”戴米安却只对他说了句:“祝你好运。”就离开了。

  到了晚上,马兰拿着装钱的皮箱来到大厅,这里好像是拳击手比赛的地方,擂台设在中央,四周是观众席。一个服务生模样的人把他引到擂台下。这里已经有了三十多个准备参加赌博的选手,他们每个人都很紧张,抱着自己的箱子坐在椅子上。看起来好像待宰的羔羊。

  时间不长,观众开始陆陆续续进了观众席。马兰回头一看,观众有男人,也有女人,有年轻人也有上了年纪的人。高矮胖瘦各不一样,他们唯一的共同点就是眼睛里充满了好奇、紧张和疯狂。更让他想不到的是,一些在电视上能经常看到的社会名流也正大光明地坐在贵宾席上。马兰越来越生气,这些人居然把他们的生命当游戏玩。

  预备的铃声响过之后,一个衣冠楚楚的绅士走到擂台上。他拿着话筒文质彬彬地说:“女士们先生们,欢迎你们来到地狱之旅。一周一次的豪赌就要开始了,请尽情地欣赏人类上最刺激的赌博游戏吧!”

  观众席上发出一阵阵欢呼声。

  第一轮上场的是两个年轻人,他们各自把皮箱放到桌子上,然后开始玩扑克牌,看谁拿到的点大,谁就算赢,三局两胜。他们两个亮牌都很慢,但半个小时之后,胜负还是分了出来,穿白色上衣的男孩赢得了比赛。他伸手把对手的皮箱抢了过来说:“现在,它是我的了。”对面的男孩早已吓得面如土色。

  观众席上再次发出山呼海啸:“杀死他,杀死他。”

  主持人再次走向擂台,宣布说:“现在我宣布,赢得第一场比赛的是达尔。”然后他问,“达尔,你赢得了这场比赛,你想用什么方法处死你的对手?”

  “枪,我要用枪打爆他的头。”达尔激动地大喊道。

  “好。”主持人满意地说,“现在我们就满足你的要求。”主持人一招手,上来几个彪形大汉把达尔的对手绑了起来,然后主持人递给达尔一把手枪。

  达尔接过手枪。他的对手吓得哇哇乱叫,请求达尔饶过他。达尔丝毫不为所动,他把手枪顶在对手的脑门上,只听“砰”的一声,鲜血溅到了两只皮箱上。观众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和种种叫好声。在观众的尖叫声中,达尔提着两个皮箱心满意足地走下了擂台。

  三、输赢

  第二轮上场的是,一个上了年纪的中年人和一个妙龄女孩。不到十分钟,女孩就赢得了比赛。当主持人问女孩想用什么方法结束中年人的生命时,女孩大声说:“我要用砍刀,砍下他的头颅。”主持人把砍刀递给了女孩……

  马兰越来越恶心,他忍不住要吐了。这时候服务生走过来在他耳边悄声说:“先生,下一场就该你出场了。”

  当另一场胜负分出来之后,主持人宣布马兰登场。马兰坐在椅子上没有动,好像那观众发出的声音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一样。直到服务员叫了他好几次,他才醒悟过来,他提起皮箱走上了舞台。

  此时,他的对手已经在等着他。当马兰上台之后,他贪婪的目光留在了马兰带来的皮箱上,然后恶狠狠地说:“今天晚上,这箱钱和你的命都是我的。”马兰也注意到了对手脚下放着的皮箱,不用说,如果他赢的话,那一百万美金也将会是他的。

  马兰之前很少玩牌,他的动作很慢。观众对他上台晚本来就心怀不满,看到他动作很慢更加不耐烦。有人大声喊道:“把那个懦夫拉下去杀了,他在拖延时间。”不时有可乐瓶子朝马兰砸来。两局过后,他们分别赢了一局。

 马兰的对手冲他笑了起来:“你真不该来这个地方的,你看到了吗?这么多人想你死。”

  马兰一边摸牌,一边低声和对手聊天:“如果我输了,你会选择怎么杀死我?”对手笑了笑说:“我会选择吊死你。看着你慢慢地断气,一定很刺激。”

  马兰又问:“你为什么这样做?我们又没有什么冤仇。”

  “冤仇?”对手仿佛讥笑马兰的无知说,“我赢了你就能得到一百万美金,这一点就足够了,还需要什么冤仇?”说完,他狠狠地把牌翻了过来,是七点。马兰把牌也翻了过来,说:“我赢了!你猜我会用什么方法杀死你?”

  马兰的牌是八点,主持人走上了擂台,然后大声宣布:“第八轮比赛,胜利者是马兰先生。”

  观众席中先是一两秒钟的沉默,接着发出一阵尖叫来。

  马兰的对手吓得目瞪口呆,一下子从座位上滑到了地上。主持人问马兰:“先生,你想怎么处死你的对手?”马兰反问:“我可以不让他死吗?”

  观众席中马上发出不满的声音来。

  主持人笑着说:“根据我们的游戏规则,这是不行的。你必须要他死,而且还是你亲自动手。”

  马兰的对手忽然爬过来,紧紧地抱住马兰的双腿哭泣道:“先生,求你不要让我死,我们没有冤仇。你要钱,就全部拿走好了,只求你饶了我。”几个全副武装的保安过来,将那个男人拉开。

  主持人催促道:“马兰先生,你已经赢了,那两百万美金全是你的了,这人的性命也是你的了,你想怎么他死,请快点作出选择。”

  马兰看了看观众席中充满野兽一样的眼神,又看了看哭成一团不停哀求的对手,他问主持人:“只要是我决定的,你们一定会满足吗?”

  “会的先生,因为你是赢家。”主持人回答道。马兰拿起皮箱说:“我想他安乐死。”说完,他头也不回地走下了舞台。

  四、妻子

  马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准备好好休息一下,不管怎么样,他赢得了两百万美金,这样妻子的病就有救了。剩下的钱也足够他和妻子过一辈子了。

  这时候,戴米安来到他的房间,她对马兰说:“先生,你是我所见过的最仁慈的选手了。其他选手只要赢了比赛,就一定会想办法折磨对手的,你却没有,你真是个好人。”

  马兰就把妻子生病,没有钱治病,没有办法才参加比赛的事情给戴米安说了。戴米安听了之后,唏嘘地说:“先生,原来你是这样爱你的妻子,你可真是个了不起的人。”两个人就这样聊着,不知不觉到了天亮。此时,一夜的豪赌也结束了。轮船开始返航了。

  到了岸上之后,马兰提着钱箱招来一辆出租车,想到妻子的病马上就能得救了,马兰非常兴奋。

  过了一个多小时,马兰渐渐觉得不对劲,车子根本不是朝他家的方向行驶的。他知道自己中计了,这时候车子在一个荒凉的路边停了下来,几个年轻人钻进车子里,把马兰的钱箱抢走了,然后把他扔在路边,扬长而去。

  马兰愤怒了,这一定是凯特安排的,赢家在赌场上赢钱之后,凯特就会派人再把钱抢回去,真是无本万利。

  马兰又去找到了凯特。凯特看到马兰笑着问:“马兰先生,你是不是觉得这样赢钱来得特别快还想参加?”马兰对凯特愤怒地叫道:“你这个骗子,是你派人把我的钱抢走的吧?”

  凯特吃惊地反问:“你的钱被抢了?”然后他解释说,所有人上岸之后和他们公司都不再有任何关系,但马兰的钱绝不是他派人干的,因为这样的话,风险太大了,再说,在这场豪赌中他所得的利润而言,两百万美金实在微不足道。

  马兰看得出凯特没有说谎,但他现在又成了穷光蛋,妻子的手术费还是没有指望。凯特劝他说:“你的运气这么好,不如再去赌场碰碰运气。”

  马兰虽然对凯特的生意很恶心,但他急需用钱,还是答应了。

  一周以后,马兰再次走上了豪华的游轮,这次给他送钱的是一个新来的美女。马兰问:“戴米安怎么没有来?”

  女孩说:“自从上周轮船回来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戴米安,有好几个客人投诉她趁赢钱的客人上岸之后,抢走了他们的赌金。”

  马兰明白了,抢他钱的事是戴米安找人干的。马兰知道抱怨也没有用,等赌钱的时间一到,他就带着皮箱走向了舞台。这次凯特特意安排他第一个出场。

  马兰上场之后,当他看清楚对手的时候顿时惊呆了,他的对手不是别人,正是他朝思暮想的妻子娜塔莉。娜塔莉看到马兰也惊呆了。

  五、生死

  好半晌,马兰才坐下来低声问妻子:“你怎么也在这里?”娜塔莉低声说:“不久前,有不少好心人为我募捐了医疗费,但我一直没有你的消息,以为你出了意外。可我没有钱去寻找你,这时候有人推荐我来这里,如果我赢了,就会有钱寻找你,而且我们下半辈子的生活就有着落了;如果输的话,我也不在乎,反正我都是已经死过一次的人了。”然后,娜塔莉问马兰怎么会在这里。当马兰说他是为了给妻子筹医疗费的时候,娜塔莉泪流满面地说:“为了我,你不该这样冒险的。”

  这时候,主持人高声宣布,游戏开始。马兰跑到妻子跟前,拉起妻子的手说:“女生们,先生们,我们是不会玩这个游戏了,在我面前的是我深爱的妻子,我不能没有她,她也不能没有我。所以,我恳求大家允许我们退出这场游戏。”

  他的话刚说完,观众席里就发出反对的声音:“不行,既然进了赌场,就要遵守规矩。”听说他们是夫妻,这在赌场中还是第一次出现,观众顿时觉得这场游戏比之前的更加刺激,都欢呼起来。甚至连几乎不观看比赛的凯特也在观众席上坐了下来等着看这一局如何收场。

  主持人也笑着说:“赌场无父子,既然开始了,就没有办法回头,今天晚上,你们两个注定只能有一个活着回家。”

  马兰看了看四周防卫森严的保安,无奈地对娜塔莉说:“亲爱的,看来我们今天晚上是没有办法逃脱了,还是你赢吧,你选择让我安乐死就行了。”娜塔莉哭泣着说:“不行,我下不了手,还是让我去死吧,反正我活着也是个病秧子,给你带来那么多的麻烦。”

  他们说话的时候,扑克牌已经送到了他们的手里。马兰拿到牌,马上站起来大声说:“我认输。”

  主持人微笑着说:“先生,在这场赌局中是不能认输的,只有亮出分数之后,由我判决输赢。”

马兰和妻子同时亮出了手中的扑克牌,他比妻子大一点。第一局是他赢了。马兰的心顿时紧张起来,十年前,妻子并没有嫌弃他是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和他结了婚。他虽然很爱妻子,但因为经济上的原因他们的生活过得并不富裕,但妻子仍然一如既往地爱着他。他觉得亏欠妻子的太多了,他向上帝默默祈祷:上帝啊,请保佑我的妻子能赢了我吧,我宁愿她在这个世界上多生活一段时间。

  或许上帝听到了他的祈祷,第二局,妻子的点比他大,他输了。最关键的第三局很快就开始了,当扑克牌送到马兰和妻子手里的时候,他们都好像没有力气去翻牌一样,都坐着没有动,而是相互看着对方的眼睛。观众席中发出不耐烦的声音:“快点翻牌,别耽误我们看下一场游戏。”

  主持人也催促说:“请选手抓紧时间翻牌,如果再过一分钟还有一名不翻牌的话,两名选手都算输。”

  娜塔莉颤抖着手翻过牌说:“亲爱的,我希望你能好好活下去,我爱你,只希望你能过得幸福。”

  马兰一看,娜塔莉的牌只有三点,这是很小的点数。马兰吓得面如土色,娜塔莉却带着微笑说:“亲爱的,该你翻牌了。”

  主持人催促说:“快点,时间就剩下十秒钟了。”马兰抓起手中的扑克牌狠狠地翻了过来,观众席中发生一阵阵尖叫声。马兰的点数是七,这场赌博马兰胜利了。

  主持人走到擂台中间,宣布说:“我宣布,赢得这场比赛的是马兰先生,他是我们这场豪赌有史以来最幸运的选手,他已经连续两次赢得了比赛。”然后他问马兰,“马兰先生,你想用什么武器结束你妻子的性命?”他的问话使现场顿时变得安静起来,每个人都想知道马兰会用什么方法杀死娜塔莉

  马兰却好像没有听到主持人的问话一样,呆呆地站着,一句话也不说,好像他的大脑已经失去了作用。

  过了很长时间,马兰还没有说话。主持人说:“看来马兰先生被这场刺激的比赛吓坏了,一时拿不定主意让妻子怎么死,我们现场的朋友帮帮马兰先生好吗?大家给马兰先生选出一种武器,让他结束他妻子的性命怎么样?”原本安静的赌场顿时沸腾起来,有人出主意用匕首,有人出主意用枪的,甚至有人建议用榔头。

  最后,终于统一成一个意见,用手枪。主持人让人把娜塔莉绑了起来,然后把一把手枪递给马兰说:“先生,你现在可以完成你的使命了。”

  原本呆如木鸡的马兰接到枪的一刹那,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主持人说:“现在可以开始了,千万不要让我们的观众朋友们失望。”马兰拿起手枪对准了妻子,全场再次死一般安静下来。马兰拿枪的手不停地颤抖着。

  就在这个时候,猛听得“砰”的一声巨响,门被撞开了,一大群全副武装的特警拥了进来。领头的居然是戴米安,在场所有人都被突如其来的惊变吓呆了。马兰趁机拉起妻子就往外跑,在跑到戴米安身边的时候,他抱怨道:“你怎么到现在才来?差点要了我和妻子的命。”

  这场毫无悬念的战斗很快结束了,不只经营赌场的凯特和主持人被抓了起来,凡是来观看比赛的观众也全部被抓了。

  原来,最近一段时间,国内失踪的人越来越多,警方开始调查。其实他们在几个月前就已经注意到了凯特的赌场。但由于凯特防守严密,警方没有办法取得证据,只好派特警戴米安混了进来。但戴米安也没有办法取得证据,这时候,她遇到了马兰。刚开始她以为马兰和其他赌徒一样是亡命之徒。但她看到马兰在赢得胜利之后,不想处死对手,才明白他是没有钱给妻子治病不得已才来这里的,于是她找到了马兰,亮出了自己的身份,希望马兰能帮助她。马兰本来对这样的赌博就非常痛恨,而且他也因为杀了一个参加的选手而自责。他当场答应了戴米安的要求。于是他们制订了一个计划,回到岸上之后,戴米安假装抢劫了马兰,马兰要求重新参加赌博。戴米安负责给娜塔莉去看病。在船上给马兰送钱箱子的也是警方的卧底,她在给马兰的箱子里安装了针孔摄影机,把这里的一举一动都监视了下来……

  行动结束以后,当警察押着垂头丧气的凯特经过马兰身边的时候,凯特恶狠狠地说:“马兰,你不要得意,你别忘了,你也杀过人。法律也不会放过你的。”

  马兰坦然地说:“我做过违法的事情,我会负责的。我妻子的病已经好了,我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我只是想对你说一句:凯特先生,不要以为有钱就可以随便左右别人的命运,今天你的命运是被我这个小人物改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