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民间故事 » 一把断剑柄中的秘密

民间故事

一把断剑柄中的秘密

2022-06-30 民间故事
张兆龙在省电视台做了几回鉴宝节目嘉宾,一时名气大振,上门请他鉴定古玩的人越来越多。张兆龙很有生意头脑,他干脆开了一家鉴宝,提供有偿的鉴宝服务。   这天,一个土里土气的小伙子找到张兆龙,请他鉴定……

一把断剑柄中的秘密

张兆龙在省电视台做了几回鉴宝节目嘉宾,一时名气大振,上门请他鉴定古玩的人越来越多。张兆龙很有生意头脑,他干脆开了一家鉴宝,提供有偿的鉴宝服务。

  这天,一个土里土气的小伙子找到张兆龙,请他鉴定古玩。小伙子叫周挺,是郊区的农民。

  周挺拿出一个黄布包,打开来,里面是一把断剑柄。那剑柄雕工精细,古色古香。可惜剑身的残存不到五分之一,而且已锈迹斑斑。

  周挺告诉张兆龙,这把断剑柄是祖上传下来的,也不知传了多少代。听他爷爷讲,每一代老祖宗临死前都嘱咐儿孙:此剑是无价之宝,一定要妥善保管。

  “我不晓得这玩意儿是啥年头的东西,究竟值不值钱,想请您给掌掌眼。”周挺挠着头皮说。

  张兆龙将剑柄拿在手里仔细端详。他把剑柄颠来倒去看了半天,又用手指在上面弹了弹。

  过了好一会儿,张兆龙对周挺说:“这柄断剑很奇特,我一时吃不准。如果你信得过我,暂时把它留在这儿,我请其他同行共同研究一下。”

  周挺立刻点头:“那就让您费心了,过两天我再来。”

  说完这一句,周挺拿上张兆龙打的收条转身走了。

  三天后,周挺又来到了张兆龙的鉴宝公司。

  张兆龙从保险箱里取出那把断剑柄。他告诉周挺:经过反复鉴定,同行们一致认为这是一把明代的断剑。

  周挺迫不及待地问:“那这玩意儿值多少钱啊?”

  张兆龙说:“如果剑身完好,市价应在10万元左右。现在这是把残剑,价格就不好说了。”

  周挺说:“我马上要结婚,急等钱用,如果能卖个万儿八千我就出手。”

  张兆龙让周挺留下住址,说等有了合适的买主就去找他。

  记下周挺的住址后,张兆龙又问:“你们家祖上有人做过大官么?”

  周挺说:“好像明末的时候有个老祖宗当过户部尚书。后来清兵入关,那个老祖宗就从北京逃回了故乡。”

  “你现在住的还是祖上传下来的老宅吗?”张兆龙又问。

  周挺点头:“还在那儿住着,只是对老宅做过几次翻修。”

  张兆龙把断剑还给周挺,送他出了门。

  过了半个月,张兆龙陪着一个秃顶的胖子来到了周挺家。

  一进门,张兆龙就指着胖子对周挺说:“这位是胜丰酒业公司的刘老板,喜欢收藏古玩,他想买你的断剑柄。”

  周挺很高兴,赶紧给客人让座沏茶。

  看过断剑,刘老板表示自己愿出8000元购买。周挺一口答应,两个人当场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买卖达成后,刘老板端起桌上的茶碗呷了一口。

  “好茶,好茶!”一口水下肚,刘老板连声赞叹。

  周挺抱歉地笑一笑:“的茶叶喝完了,只好给您倒了白开水,不好意思。”

  刘老板端起碗,又喝了一口,含在嘴里细细品味。半晌,他惊喜地叫道:“确实是好水,难得的好水,只有千年古井才能出这样甘美爽口的好水!”

  听了这话周挺很吃惊。他说家里确实有一口古井,而刘老板喝的正是从这井里打上来的水。

  “刘老板怎么猜得这样准?”周挺好奇地问。

  刘老板得意地笑了:“我是开酒厂的,水质的情况一尝就尝出来了。”

  周挺恍然大悟,连称佩服。

  这时,刘老板提出想亲眼看一看古井。周挺立刻起身,陪着张兆龙和刘老板一起来到后院。

  后院的墙角果然有一口水井。那井沿用雕刻精美的青石砌成,古朴雅致。张兆龙一眼就看出,那的确是明代的古井。

  刘老板和张兆龙凑在井口往下看。看了一会儿,刘老板提出要下井瞧个究竟。他向周挺要一副软梯。周挺说自家没有,可以到邻居那里借一副。

  软梯借来后,刘老板又要了一只手电筒。接着,刘老板顺着软梯下了井。

  约摸一刻钟的工夫,刘老板从井下爬了上来。他对周挺和张兆龙说:“确实是一口绝好的千年古井。如果用这井水酿酒,我能造出酒中的极品!”

  听了这话,张、周二人都很高兴。

  刘老板又对周挺说:“我们公司想买下这口井,也就是买下这所院子,你开个价吧。”

  周挺说这事我做不了主,得跟母亲商量。说着他去找来了自己的母亲。

  周挺的母亲一见到刘老板就摇头:“不卖,不卖,不肖子孙才卖祖宅。”

  刘老板一听这话就急了,他表示自己愿出三倍的高价来买这所院子。

  周母还是摇头:“卖了这院子我就得背井离乡,不行,不行!”

  刘老板翘起大小拇指:“60万元,我出60万元!”

  周母的回答还是那两个字——不卖。

  一旁的周挺有些沉不住气了,他嘟嘟囔囔地对母亲说:“我结婚还等钱用呢,如果刘老板肯出高价,我看还是卖了吧。”

  听了这话刘老板赶紧帮衬,说,树挪死人挪活,卖了旧宅可以买新房。

  周母虽然还是不肯卖,但神色上已有些动心。

  周挺转脸对刘老板说:“我们家的古井可以酿好酒,其他酒厂若知道了也会出高价来买,我看60万元还是少了。”

  刘老板狠了狠心,说:“那再加30万元,怎么样?”

  周挺还是嫌少。

  正在彼此僵持的时候,一旁的张兆龙出来打圆场:“我看这样吧,再添10万块钱就成交。”

  周挺很满意。他对母亲说:“妈,看在我要结婚的分上您就答应了吧。”

  周母点点头,同意了。

  第二天,刘老板和周挺一起去交易所办了房产买卖的手续。拿到100万元现金后,周挺母子高高兴兴地搬走了。

  周挺母子前脚刚走,跟着张兆龙和刘老板就搬了进去。两个人拿着软梯和撬棍等物来到井口,乐得嘴都合不拢。

  张兆龙眉飞色舞地说:“100万元买一千两黄金,这至少有十倍的盈利啊。”

  刘老板笑眯眯地点头:“这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该着咱哥俩发财。”

  说完这一句,刘老板拿上镐头和撬棍,顺着软梯下了井。张兆龙在井口守望。

  不久,一阵乒乒乓乓的敲打声从井下响了起来。半个小时后,刘老板突然从井里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天哪!”

  张兆龙吓了一跳,忙把头探入井口:“胖子,怎么啦?”

  刘老板仰起脸,带着哭腔说:“张哥,夹墙里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张兆龙一听这话,立刻瘫软在地。他的嘴里喃喃道:“上当了,上当了。”

  这一切究竟是咋回事呢?原来,那天周挺请张兆龙鉴定断剑时,张兆龙发现这把明代的断剑柄是空心的。古玩中偶有宝中之宝,也就是古人在某些器皿中暗藏了宝贝。由于熟知这一点,再加上周挺关于祖训的那番描述,张兆龙怀疑这剑柄里有东西。于是,他找了个借口让周挺将剑柄留下。等周挺走后,张兆龙小心翼翼地把剑柄打开,果然在里头发现一张泛黄的旧宣纸。

  宣纸上用蝇头小楷写着:余将一千两足金藏之井中夹墙,后世子孙可当急需时取用。纸条的左下方署有崇祯三十五年八月的字样。崇祯在位一共十七年,之后就在煤山吊死了。这崇祯三十五年的落款显然出自明朝遗老之手。这个细节只有张兆龙那样的行家才懂。张兆龙将纸条藏了起来,把剑柄重新合好。

  周挺来取剑柄时,张兆龙问他祖上是否有人做过大官。听了周挺的回答,张兆龙对纸条上的遗嘱确信无疑。户部尚书主管全国的财政,周家的那位祖先一定是在北京城陷落前带着国库的许多黄金逃回了故乡。后来,他把一千两黄金藏在后院井壁的夹墙里,又把藏宝的秘密写成纸条,放入剑柄。临死前,那位明末的户部尚书可能来不及说清剑柄里的名堂就咽了气。

  作了上述这番分析后,张兆龙就想买下周家的老宅,然后取出古井里的藏宝。为此,他找了好友刘老板,打算两个人合演一出双簧,分享那笔横财。刘老板的确是老板,不过他开的并非酒厂,而是一家小酒店。刘老板听完张兆龙的计划非常高兴。

  于是,接下来就上演了在周家老宅的那一幕。当时,胖子下井后曾在井壁四周敲打过,的确有一处听上去是空心的。而且那片井壁长着厚厚的青苔,看起来像是数百年都没人动过。

  现在,井壁的夹墙内空空如也,张兆龙知道自己上了当。他踉踉跄跄地找到旁边的一户邻居,打听周挺母子的情况。

  邻居告诉他:周挺母子是半年前搬来的,他们花9万元买下了这所小院子。至于别的情况,那位邻居一概不知。张兆龙他们也知道,就算找到周挺母子,又能告人家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