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神话故事 » 爱鹤失众

神话故事

爱鹤失众

2022-06-30 神话故事
说的是很早很早之前的事了,那年间,咱们中华大院里头很不消停,虽说尚有个透风漏雨的花架子一样的周王朝,可是天子家不争气,产的龙子龙孙成器的少,玩儿闹多,结果是黄鼠狼下豆杵子——一窝不如一窝,传不……

爱鹤失众

说的是很早很早之前的事了,那年间,咱们中华大院里头很不消停,虽说尚有个透风漏雨的花架子一样的周王朝,可是天子家不争气,产的龙子龙孙成器的少,玩儿闹多,结果是黄鼠狼下豆杵子——一窝不如一窝,传不过三五代,国运江河日下,有点儿本事的主儿,拉帮人就敢抢地盘、圈地界,占块地儿就敢称国,什么侯国、公国、王国等等,顶得好端端一个炎宗黄祖开创的浩荡神州是千疮百孔、体无完肤,直闹得春秋无序,战国烟浓,民不聊生。能耐大的、成气候的,自然要扩大疆域,吃掉小的、弱的,就同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虾米吃渍泥一样,搅了个昏天黑地,日月无光……

  就在这大小林立的众多国家中,有一个叫卫的小国。别瞧这卫国国小,故事倒蛮多。卫国最初的君主是和周武王姬发一个娘肚子里爬出来的亲兄弟康叔。老姬家人可不含糊,早几辈子就瞅准殷商的蔓蔓儿快拉秧了,趁势忙不迭占住渭水北边的岐山,揭竿竖旗,招揽天下,到武王姬发时一举灭商,建立了大周王朝。封爵分地时,康叔因与王室有着极亲的血缘关系,得到了商纣都域朝歌及其四围的大片沃野,并赐国号卫,被立为卫君,同时还兼着周朝司寇之职,参与王事并严治亡商遗民。毋庸讳言,人寿是有限的,卫国祖爷康叔再能划拉,再能撑持,终归是难免一死。他死,儿子继;儿子死,孙子继……家天下么!所以,只要是这个窝里蹦出来的崽,即便是呆傻痴苶,哪怕是个怪胎,也是有资格坐上君位。就这么着,卫国一代代地弄出来不少的故事。只是这些故事大都不怎么美好,多系家丑之类,什么宫闱丑闻,君位之争,父子、兄弟相残……总之是磕磕绊绊地传了十来代,就传成了秋后的蚂蚱——蹦跶不起来了。这个“蚂蚱”名叫姬赤,古籍上还真有他这么一号,史称卫懿公,也就是咱这篇故事的A号。

  要我说卫懿公这主,虽说是个亡国之君,可盖棺论定,卫国人却给了他一个很不错的谥号——懿。不信,您就翻翻《史记·史记正义·谥法解》一段,那上面说的是再明白不过了:“温柔贤善曰懿。”句下又有仨小字标示:“性纯淑”。您说这人的德行还赖吗?多有“爱心”的一位君主呀!只是此君爱的不是人类!他爱的是禽鸟,而且爱的只是禽鸟中的一类——鹤!是个宠物爱好者,是爱鹤宠鹤没了边的鹤痴,堪称养鹤、玩鹤的绝代宗师。

  说起卫懿公畸形独特的爱好成因,似乎颇受其家族的熏染和基因遗传的影响。卫懿公的祖考爷卫宣公姬晋最大的本事就是贪淫好色,不知羞耻。早在卫宣公做世子的时候,搞不清是他爹卫庄公的第几号小妾了,只知道名头很响,叫夷姜,是个十分动人的佳丽,把一个世子诱得吃不香,睡不稳,没白没黑地瞄着他爹的卧榻……常言道,不怕鬼叫门,就怕鬼惦记;他这一上心惦记,还真就把个小继母夷姜惦记到了自己的热被窝里,很快珠胎暗结,私生一子,取名曰伋。您说卫庄公这个老王八窝脖不窝脖?卫庄公气死了,卫宣公才得以上位,夷姜也自是扶了正,伋子亦得见天日,且因母贵被立为世子。至此一切都归正常了吧?其实不然,伋子长到十五六,他爹卫宣公宝贝似的为世子忙不迭地张罗儿媳妇,很快就聘定了齐僖公的女儿齐姜。孰料,这齐姜天生丽质,实乃一绝色尤物,诱得卫宣公心痒难耐,没着没落的,竟不顾纲常伦理,以出使外交的名义支走儿子,硬是霸占了儿媳妇,还恬不知耻地美其名曰“宣姜”。如此一来,这天大的国室家丑不光成为时人街谈巷议的话把儿,而且也为我国不朽的《诗经》留下了一页警醒世人的名篇《邶风·新台》,让后人听到了一个悲剧女子愤怒的怨诉:“……燕婉之求,篴篨不鲜……”说白了就是:……年少英俊的如意郎君原是我求得的佳偶,而今陪伴我的却是令我恶心的鸡胸驼背形同癞蛤蟆的糟老头……

  癞蛤蟆如愿以偿地吃上了天鹅肉,徐娘夷姜自然就成了处理品;尤其在宣姜生了寿和次子朔两个儿子后,没处打发的夷姜索性被扔进垃圾堆,任之自灭,其子伋子也大大掉了价;特别随着寿、朔二子岁数渐长,伋子更成了卫宣公和宣姜母子眼前的一只绿头苍蝇,怎么瞧怎么膈应,只恨一时找不着苍蝇拍拍死他。再说已是少年的寿、朔,无疑是宣姜的指望和靠山。宣姜力逼宣公废伋立寿。偏偏寿又和伋子友善,不仅不愿夺兄长之位,还处处护着这位异母长兄。而朔,别看年幼,却另藏一副奸诈险恶心肠:伋子他是必欲除之,而亲兄寿,亦不可活!二人不灭,自家安能即位专权?为此,他阴招武士,私落亡命,撺掇宣姜,诱惑宣公,极言伋子恨父欺庶母,夺儿妇,丧尽天良……直气得宣公七窍生烟,严命伋子速速离京,却于半路伏兵密令杀之。朔见己谋得逞,暗派所养武士换下伏兵,只待伋子到来。不想,寿于母宣姜处得知内情,忙借送行饯别之机告知伋子,并将伋子灌醉,自己先行上路,急去阻止朔的行动;熟料,寿一进入埋伏地就被射杀了。伋子酒醒后,闻听弟寿代己已行,唯恐不测,慌忙追去,自投罗网,成了朔的刀下鬼。就这样,黄泉路上,一对冤魂兄弟倒做了伴儿……

  朔阴谋得逞,卫宣公却日丧二子,连呼上当,悔恨不已,眼睁眼闭,都是夷姜、伋子和寿儿的冤魂鬼影,自此精神委顿,寝食难安,不久就窝囊死了。老东西一死,捡便宜的无疑是朔。他即位当上了卫惠公,却无日不在仇杀和动乱中度过,根本无暇顾及治国理民之事,死后丢给儿子懿公的,只能是一个内忧外患、危机四伏、破败不堪的卫国。

   卫懿公倒也想得开,整个一甩手掌柜。他心说,家底儿既然给爷、爹败光了,咱又没什么回天的本事,干脆破罐子破摔,反正虱子多了不痒痒。治啥国?伤那脑细胞呢!就说船破了,船破还有帮,帮坏还有底,底烂还有钉呐!何况一国钉子,兑换成钱,尽俺一人造足够了。卫懿公这么一想,索性玩儿呗,他什么都玩儿。但他最喜爱的就是玩儿鹤!他玩儿鹤,简直玩儿出了圈儿。他养的鹤,何止百只千只?个个都是毛色洁净艳丽,鸣声清亮,舞姿婆娑,宫廷苑囿无处不见。就是这样,卫懿公还不满足,还下令要国内的臣民百姓竭力搜求进献,凡是进献的鹤可对他的心的,金钱美女、官位宅邸,那是得什么赏什么,简直大方得没了边儿。后来他的鹤养得太多了,就越玩儿越不成体统,居然给鹤划分等级,且按等级封官爵,加俸禄。上等鹤享受大官的俸钱,当然是吃得美,住得好;次点的官禄就差些,吃住也掉点儿档次,等等,以此类推。更叫人哭笑不得的是,每当卫懿公出游,总要叫群鹤分班像官员似的陪行,并用载乘士大夫以上官员的豪华马车拉着它们在前面行进,号称“鹤”,比那些真人仪仗队还威风尊贵。在卫懿公那里,凡是养鹤的人都有丰厚的工钱,而且比朝中的官员都有保证。当然卫懿公玩儿鹤的巨大费用,都是向老百姓横征暴敛得来的,因此,短短三五年间,就榨得国民骨枯髓尽,到处可见卖儿卖女、家破人亡的凄惨景象。又过了几年,北狄人看透了卫懿公这个荒唐的废物,知道卫国是真的没得救了,就一举侵入卫国。卫懿公一下子慌了神儿,急忙命令臣民抵抗,可是人们都向山林荒野逃避去了,谁也没有作战的心气儿。卫懿公好不容易抓了一些官员,想叫这些官员带头上阵;不想这些官员异口同声地讥讽顶撞他,你用“鹤将军”打仗就行了。结果北狄兵马如入无人之境,灭了卫国。卫懿公也死在了乱刀之下。

  至于那些鹤,好在都有翅膀,一飞冲天,鸣声凄清响亮,在弥漫的烽烟中,也算是给宠爱过它们的主人招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