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良医毒方

推理故事

良医毒方

2022-06-30 推理故事
南唐冯延巳突然得了一种怪病。症状也不是十分特别,只是头痛、咽喉肿痛和声音嘶哑。但是这个头痛,那是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来的时候叫人痛不欲生,走的时候又像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一样。 太的太医们忙得脚打……

良医毒方

南唐冯延巳突然得了一种怪病。症状也不是十分特别,只是头痛、咽喉肿痛和声音嘶哑。但是这个头痛,那是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来的时候叫人痛不欲生,走的时候又像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一样。

太的太医们忙得脚打后脑勺,轮流给冯丞相开方用药,却毫无起色。太医院中最年轻的太医吴延绍因善治各种疑难杂症,在京城声誉颇高,也被请进了丞相府。

吴太医在丞相府一住就是数十日,汤药方剂三日一换,六日一改。慢慢地,冯丞相的病情明显有了好转,头痛的次数减少了,说话也比以前清亮多了,有时还能到花园里走走,或是登上临街的阁楼看看街景。

这天,吴太医的妻子带着侍女来到丞相府接丈夫回家,轿子停在大门前,侍女进相府找吴太医。前些时候,吴太医的妻子曾派侍女接吴太医回家,当时因为冯丞相的病情未见好转,吴太医便没回去。现在他的妻子亲自找上门来,冯丞相病情已无大碍,便答应让吴太医回家。

吴太医走出相府,妻子出轿迎接,这一幕被站在阁楼上的冯丞相看个正着,不看则已,一看三魂被勾走了两魂半,惊得半天没有说出话来。冯丞相做梦也没想到,吴太医的妻子竟是个绝色佳人!等冯丞相好不容易回过神来,他心里已经开始算计上了。

三天后,冯丞相称旧病复发,急召吴太医进府。吴太医在冯丞相病榻前望闻问切一番之后,发觉情况与冯丞相所言毫不相符,不由得满腹狐疑,但为了巩固治疗,吴太医照旧开方用药。

五六天后,吴太医正亲自为冯丞相熬药,忽然看见冯丞相溜进了后花园的凉亭。吴太医非常奇怪,便跟了过去,只见冯丞相四下张望一番便钻进了一间小屋。吴太医悄悄走过去透过窗缝一瞅,顿时气得七窍生烟。

原来冯延巳自从见了吴太医的美貌妻子,心中便生了占为己有的邪念。他谎称旧病复发,前脚刚把吴太医召进府,后脚就派人把吴太医的妻子抢来,藏在后花园的小屋里。

吴太医急忙跑回家一看,家中人去屋空,不满周岁的儿子因无人照顾已经饿死了。吴太医悲愤大骂:“好一个禽兽不如的丞相,我精心为你调药,一门心思为你治病,你却夺我妻杀我子,丧尽天良,我和你不共戴天!”报仇归报仇,却不可贸然行事,吴太医想,冯延巳如今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面前恐告他不动;他又是一国之相,身边护卫森严,高手如云,刀剑伤他不到;若在药中投毒,有人先尝,易被识破。这可如何是好呢?吴太医反复盘算,仍想不出一条报仇雪恨的良策。

吴太医回到相府,表面上虽然不动声色,心中却一刻也不得安宁。他心事重重,低头走着走着,差点儿和迎面过来的一个人撞个满怀。抬头一看,原来是相府的王厨师。王厨师正捧着一只食盘,食盘中放着冯延巳喜欢吃的炸鹌鹑、烧鹧鸪和煨竹鸡等飞禽野味。吴太医一看,顿时眼前一亮,回去后偷偷在给冯延巳熬的药中加进了一味药。

没过三天,装病的冯延巳真的旧病复发了,而且病情越发严重,卧床不起,并且喉咙又肿又痛,说话都很吃力。吴太医心中暗自高兴,而老奸巨猾的冯延巳好像也悟出了点儿名堂,立即命人把吴太医抓进大牢,说吴太医“疏于职守,致使丞相病重”。皇帝闻讯,召见吴太医,问道:“为何先治得丞相沉疴好转,后又使他旧病复发?”吴太医虽满腹怨愤,却只是回禀说:“微臣替天行道,济世活人,无奈医术不精,不能救丞相于沉疴之中,愧对丞相,愧对陛下,还望陛下降罪!”。

皇帝听后略一沉吟,想他吴太医也没有胆量敢对当朝丞相下毒,并且也没证据,但为了慎重起见,还是下令太医院检查吴太医开出的药方。药方倒是查出来了,还查出最后加的那味药物——半夏。可怎么想半夏也是医生处方的常见药物,和投毒根本沾不上边儿,况且治冯丞相的病还必须要用半夏。查来查去,也没查出个所以然来,只好不了了之。

这时,冯延巳已经病入膏肓了,虽经太医院的太医们多方救治,但始终没有起色,时间不长,冯延巳便一命呜呼了。

冯延巳病故之后,他生前抢夺吴太医妻子一事也暴露了。皇帝只好下旨,放出吴太医,又把吴太医的妻子从丞相府放了出来,让他们夫妻俩团聚。

时隔多年,冯延巳的死因才大白于天下。

原来,吴太医开始为冯延巳治病时,使用多种方剂,效果都不明显,所以就三日换一方。时间长了,他对冯延巳的饮食起居都摸透了,又请教冯延巳的专用厨师,发现冯延巳平日里喜欢吃炸鹌鹑、烧鹧鸪和煨竹鸡等飞禽野味。

吴太医生在南方,知道鹌鹑鹧鸪竹鸡等皆食药草半夏,人若经常吃这类野味,半夏就会在人体内蓄积,导致中毒发病。冯延巳的所谓“头风病”,是半夏中毒的特征,吴太医便以生姜、甘草和绿豆汤等为冯延巳解毒,所以冯延巳的病情才逐渐好转。

当时,吴太医虽知道冯延巳是半夏中毒,并未声张,直到他发现冯延巳夺他妻杀他子,便以半夏加于汤药之中,不露痕迹地让冯延巳旧病复发,结果了冯延巳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