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蓝焰

推理故事

蓝焰

2022-06-30 推理故事
一、奇异的病症 麻布村是中缅边境的一个小村子,位处大山之中。这天,村卫生室的医生何志疆正在替村民看病,突然,儿子小光被的老师背了进来,老师说小光突然在课堂上昏倒了。看病的村民一看这种情况,忙让何……

蓝焰

一、奇异的病症

麻布村是中缅边境的一个小村子,位处大山之中。这天,村卫生室的医生何志疆正在替村民看病,突然,儿子小光被的老师背了进来,老师说小光突然在课堂上昏倒了。看病的村民一看这种情况,忙让何志疆照看小光。何志疆仔细检查了一番,发现小光除了有些低烧外没有任何毛病,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何志疆行医十多年,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病症,只好给小光用了一些退烧的药。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小光睁开了眼睛。何志疆赶紧问儿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晕倒的?”

何小光木然地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上课的时候突然觉得很困,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何志疆再次给小光量体温,一切正常。何志疆实在想不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本以为这只是偶然,谁知第二天小光又被老师背来了,和前一天一样,不过这次是三个多小时后才慢慢醒来。

第三天的早上,何志疆跟小光一起去学校。他坐在的后面观察儿子的一举一动。第二节课时,正听课的何小光突然头一歪,就趴在书桌上睡着了。何志疆急忙抱起儿子冲出教室,他感到这不是普通的病。回到家给儿子挂上吊瓶,让妻子李娟好好看着儿子,他自己去找车子送儿子去县里看病。这个小村子很偏僻,平时没什么车能进来,只能碰运气了。

何志疆四处打听,最后看见妻子的堂兄李元壮家门前停着一辆小轿车。此时李元壮正跟一个中年男子在聊天,听何志疆说明来意,李元壮倒上一杯水递给他说:“这车是我们老板的,我请他帮帮你吧。”那个中年男子就是老板,姓黄,一年前来麻布村包下了一处山谷种植药材。不过黄老板并不经常来,平时都是几名员工和李元壮等几个村民看管药材。

何志疆接过杯子将水喝了下去,李元壮笑道:“你回家准备准备吧,过一会儿我和老板就过去。” 何志疆赶紧回到家里,和李娟一起收拾东西。突然,他感到一阵眩晕,一股困意袭来,接着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醒来的时候,何志疆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儿子和妻子都不见了。他跑出屋,问附近的村民,村民告诉他说:“刚才有好几个人去武侯祠上香,不知道是不是他们。”

当年诸葛亮带兵平南,曾在麻布村驻扎,打完仗后,有一些士兵留恋这美丽的地方,就在此定居下来。村旁有一座武侯祠,人们遇上什么灾难,都到祠里拜一拜,据说可以逢凶化吉。前天何小光莫明其妙地昏迷后,就有人说他是撞了邪。妻子也劝何志疆带儿子到武侯祠里去喝神水,但何志疆没同意。

刚才莫不是李娟怕惹怒自己,这才故意设计让自己晕倒,好带儿子到武侯祠进香?何志疆立即赶到武侯祠,只见殿里烟雾缭绕,何小光躺在诸葛武侯的神像前,神台上摆着几个大碗,李娟和几个村民跪在神像前不停地祷告。

李娟一看何志疆来了,急忙站起来将他拉出殿外,说:“这么多年来,我凡事都听你的,你就听我一次行不行?”

看着焦急的妻子,何志疆忍着一肚子火,默默点了点头。他跟着妻子来到殿内,此时李元壮拿起神台上的水来说:“好,大家都上了香,诸葛武侯一定会让小光的病好起来的。现在让他喝下神水吧。”

所谓神水,其实就是祠后一眼山泉里的泉水,被放到神台上,烧过香后,就是神水了。

李娟扶起小光,将那碗神水慢慢给他灌了下去。李元壮将另外几个碗里的水灌进一个瓶子里,交给李娟说:“带他回家好好养着吧,等这些神水喝完,邪气一定能全部解除。”

二、奇妙的神水

何志疆忍着气抱着儿子回到家,到家后他忍不住数落了李娟几句,告诉她以后不要再去武侯祠装神弄鬼了。这时,小光已经睁开双眼,坐了起来。这一天,李娟守着儿子,将祠内带来的神水分几次给何小光喝下。第二天小光竟真的没再晕倒。这下,何志疆也觉得奇怪,难道那些神水真的起作用了?

过了两天,就听人说,村里的一个村民也发病了,症状和小光一模一样,已经被人抬到武侯祠去了。何志疆来到祠堂,人们正在烧香呢,李元壮也在其中帮忙。不久,那位村民醒了,而且第二天也没有再发病。

何志疆一直弄不清儿子得的是什么病,又觉得神水治病实在是有些玄,而那天李娟为了能去武侯祠,竟然不惜对他下药,更让他感到不可思议。

他几次问李娟为什么这么迷信,她才说了实话。自从小光生病后,堂兄李元壮一再跟她说,孩子是中邪了,喝神水一定能治好。她见何志疆一直看不出是什么毛病,就有几分相信与邪魔有关,但何志疆一直不同意拜神,于是李元壮才出了主意,小光如果再生病,就将何志疆用药迷倒。为了能救儿子,李娟只得答应试试。

何志疆一惊,隐隐约约觉得这里面似乎有什么问题,莫不是李元壮知道这种病的治疗方法?可是,他是如何知道的?而且还要装神弄鬼地给人家治,这其中有何隐秘?想到他正在谷里种药材,何志疆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难道这病与那些药材有关?

何志疆急忙问儿子是不是去过种药的山谷,何小光说曾到那一带玩过,但那天是好几个同学一起去玩的,可别人并没有得病啊!

何志疆决定去看看那些药材,刚来到离村几里外的谷口,就看到几个人正在谷外的树林里,李元壮也在其中,身上还背着一个喷雾器,正在喷药水。他问这些人做什么,李元壮说:“洒些药水杀虫。”

何志疆觉得奇怪,问:“难道你们在谷外也种了药材?”

李元壮笑道:“我们在谷口附近也洒一些,这样能飞进谷里的昆虫就会少一些嘛。”

何志疆想进谷里看看,但村民们说,老板交代过,这些药材不能让其他人看到,所以不让进去。他从外往谷里看了一眼,里面种着各种药材,有他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

刚回到家,何小光突然对何志疆说:“爸爸,我想起来了,那天我被一只蜘蛛咬了一下。”

何志疆一惊,跑到另一个发过怪病的村民家里,问他是不是被蜘蛛咬过。那村民笑道:“这一说,我倒真想起来了,在几天前去过那里,还真被蜘蛛咬过。不过山里人,谁没被虫子咬过啊?”

从村民家出来,何志疆又想到了李元壮谷外喷洒药水的事,现在一想,莫非这些人酒药水也与蜘蛛有关?

可还没等他将这些头绪理清,李娟也突然昏倒了。

原来,这天李娟和村里的几个姐妹一起去采桑叶,突然说有些头晕,就在旁边的一块石板上躺下,然后再也没醒过来。姐妹们匆匆忙忙将她背到武侯祠里来,又叫人去通知何志疆。就在大家忙着的时候,李元壮也来到了,他叫了一声:“怎么又有人中邪了啊,看来一定是武侯怪罪我们对他不敬。”说罢来到神台前,拿了几支香,点上后插好,跪了下来。

就这样祷告了一阵,李元壮又从神像前拿起碗,来到何志疆面前说:“有些东西不信还是不行的。”何志疆接过碗,扶起李娟,慢慢灌了下去,又拿大瓶子将其它碗内的神水装好,背上李娟就回了家。

没过多久,李娟就醒了过来,何志疆看到瓶子里的神水,从家里找来一个小瓶子,从大瓶里倒了一些神水进去,然后将小瓶放在药架子的最下面,这才出门。他远远看到李元壮正走向山谷,就跟着走了过去。

三、奇怪的药材

很快来到了谷口,围墙上的门是锁着的,幸好墙不算高,何志疆爬墙跃了过去。山坡上种着一些普通药材,但种的最多的却是一种木本植物,有一人多高,散发着特殊的香气,周围有各种各样的昆虫在飞舞。

他在树丛中矮着身子往谷里走,远远看到李元壮和几个人正在拿着网兜在谷里到处扑打,似乎是在捕虫。他来到了谷中,只见一处悬崖旁,有一排简易房,是那些种药材的员工住的地方。人们捕了不少昆虫后,就收集在一个袋子里,过了一阵,一个全身穿着防护服的人出来了,那人来到悬崖下,打开一扇门,提着袋子就走了进去,又将门关上了。

看着这些人捉虫的认真劲儿,莫非这些人种药材只是幌子,而真正的秘密却隐藏在悬崖下的那个山洞里,那里藏着的是什么药材呢?何志疆不敢再过去,怕让人看到,就沿着林子往回走,快到谷口,就听有人叫道:“何大夫怎么跑进来了?”他一回头,正是李元壮。

何志疆说自己想找一些药材,没想到走到这里来了,李元壮说:“要是让老板知道,一定会骂我们的,他不想让人家知道这些药材。”

两人来到谷口,李元壮将门打开,说:“你快些出去,不要再进来了。”

出得谷来,何志疆突然说:“我看你们并不是种药材这么简单吧?”

李元壮吃了一惊,叫道:“你胡说什么啊!”

何志疆说:“你就别骗我了,你要不说实话,我也会弄清楚的。神水还留在我家里呢,我拿到城里叫人化验,就知道你在里面放了些什么东西。”

李元壮一怔,说:“你胡说什么啊,我不明白。”

何志疆一笑,说:“我今天看得很清楚,在武侯祠上香的时候,你偷偷在碗里放了一些药粉。难怪患病的人,喝了那些神水后病就会好了。其实他们是喝下药水治好的,可你为什么偏偏要装神弄鬼?”

原来李娟的病是何志疆有意安排的,他根本不相信那些神水能治病,于是动员李娟装昏倒,好弄明白其中的玄机。

李元壮脸色顿时变了。何志疆又说:“小光患病,我猜想是蜘蛛咬的,可你知道治法,不肯明着拿出来,却偷偷放在神水里,让大家以为这是中邪,喝神水就会好。”

其实,何志疆也不清楚这些病是不是与蜘蛛咬有关,但刚才看到谷里的人全副武装地拿昆虫进洞里,便隐隐约约觉得,这些昆虫一定是某种动物的食物。又想起儿子说过被蜘蛛咬,才故意这么说的。

李元壮叹一口气,说:“这事不告诉你,你一定会坏大事的。但你得发誓,绝对不能跟任何人说,因为这是商业秘密。”

何志疆说:“如果没有危害乡亲,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李元壮这才说出经过来,黄老板是来自国外的某家制药企业的负责人,他们通过研究,从一种蜘蛛体内提炼出一种成分,能杀死人体内的多种癌细胞,但培育这种蜘蛛对生存环境的要求十分严苛,产量很小。通过考察,他们发现这里气候很适合养殖这种蜘蛛。

因为这是他们独家研究发现的,目前也还属于实验阶段,所以不想让别人知道这项技术。如果跟人明说是养蜘蛛,势必引起一些人的好奇,说不定就会泄密,到时别人也可能会做同样的研究,数年投入的研究经费就付之东流了。所以他们才承包这处山谷,种了一些普通药材以掩人耳目,但主要还是种一些能吸引各种昆虫的植物。谷里的人,每天做得最多的事,就是捕捉这些昆虫,送进洞里当蜘蛛的食物。

李元壮说:“你刚才也看到了,进洞的人,都得穿上防护服,这些蜘蛛有毒。它咬了人以后,开始没觉得什么,可过了一周后,就不断昏迷,一天比一天昏迷的时间长,过了十来天,就醒不过来了。前天小光出现这种症状,我就猜想一定有蜘蛛逃出来了。老板赶来给了解毒的药物,为了不让蜘蛛的秘密泄露出去,我只能以拜神为名,将药给小光服下。后来我们在谷外喷药,其实就是为了杀灭逃走的蜘蛛。”

说了全部经过后,李元壮一再交代何志疆不能对任何人说。何志疆点了点头就离开了谷口,两个人谁也没注意墙头上有个人影一闪而过。

四、奇特的蜘蛛

这晚何志疆发现屋里放着的那大瓶神水不见了,他问李娟和小光是不是动过,可两人都摇了摇头。他想起了李元壮,莫非他偷偷来拿走的?

何志疆就来到李元壮家,可李元壮却说:“我根本没进过你家啊,是不是你放在哪儿忘了?”何志疆回到了家,李娟问起关于神水的事,何志疆敷衍了几句,并没有将蜘蛛的秘密说出来。

第二天早上,何志疆拿上药架下的那一小瓶神水,决定进城请人化验,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成分。这是他为防万一留的心眼。既然这药水能解蜘蛛的毒,或许也能解别的毒,山里有不少毒虫,如果这药有用的话,今后能用上的机会很多。

他跟李娟说打算进城买一些药,估计要在城里耽搁几天。沿着山路走了一个多小时,就听身后有人叫道:“何大夫,你想去城里啊?”

何志疆一看,这两人是在谷里种药材的员工,他们偶尔到村里买一些日用品,只知道一个姓张一个姓赵。他问两人:“你们也是进城?”

姓赵的笑道:“是啊,我们要到城里买一些东西,今天真巧了,你是去进药品的吧?”

正走着,“咚”的一声,何志疆的脑袋被人狠狠地击了一下,顿时觉得眼前金星乱冒。

姓赵的说道:“对不起,你知道的太多,可怪不得我们。”说罢又是一棍打来,何志疆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何志疆醒来的时候,感觉手脚都被人拽着。他微微睁开眼,才发觉两人抬着他正走向山崖。他知道这些山路平时很少有人经过,就算喊也没人听到,只得让他们抬着,暗暗蓄存力气准备脱困。

两人抬了一阵,可能也感觉有些累,就放下他来,商量着找个地方将他丢下山崖。此时离山崖已经很近了,何志疆突然一脚向姓赵的那人踢去,把他踢倒在地,顺势爬起来,往旁边林子就蹿了过去。

姓张的大惊,握着棍子就冲了过来,那姓赵的也很快爬起,两人追了上来。这时,何志疆突然“啊”的一声大叫,从崖上摔了下去。

三天后的一大早,黄老板的小车来到了麻布村,跟他一起来的,还有一辆货车。黄老板将大家召集在一起,说:“今天大家多给蜘蛛捉一点食物,我们的第一批药材将要拉出去了。”接着安排自己的三名员工进洞去装蜘蛛,另外四名村民则尽量捕多一些昆虫,以备在途中供蜘蛛食用。

黄老板对李元壮等人说:“你们已经辛苦一年了,这次送货出去,我顺便带你们出国玩一玩,让大家见一见大世面。”

村民们都很高兴,立即开始行动。等到中午,大家一切准就绪,几名员工才将一箱箱蜘蛛从洞中搬了出来。这些箱子都是特制的,既能透气,蜘蛛在里面又跑不出来。黄老板立即指挥大家将这些箱子扛出谷,搬到公路上的货车上。

眼见已经忙完了,黄老板对四个村民说:“你们也快回家准备一些衣物吧,我们马上就出山去。你们安排好家里的事,我们一周后就回来。”众人高高兴兴地回家准备了。

李元壮路过何志疆家时,看到李娟独自在家,就问何志疆去哪了,李娟说:“他进城去买药,也不知怎么,现在都还没回来,也不给家里打电话。”李元壮心里有些不安,希望何志疆不要将事情出去乱说才好。

很快,大家都收拾好衣物来到车子旁,一行人坐上了车,两辆车沿着弯曲的山路,慢慢地离开了麻布村。

没人留意到,黄老板脸上浮现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五、奇丽的火焰

车子缓缓开着,已经离镇子不远,走到镇上后,就不再是村级砂路,而是柏油公路了。用不了多久,就可以远远离开这个地方,黄老板脸上的笑容更明显了。

但就在此时,他看到公路中躺着几块石头,正好拦住了去路。黄老板刚要叫大家下车去搬掉石头,路边树丛后走出一个人。村民们都惊呼道:“何大夫,你怎么会在这里?”何志疆此时站到了路中间,头上和身上都绑着厚厚的绷带。

黄老板脸色一变,突然掏出一块纸巾来,递到李元壮面前说:“快下去问问何大夫,是怎么一回事?”

李元壮“嗯”了一声,只觉一阵晕眩,顿时人事不省。与此同时,其他员工也用同样的方法将另外几个村民迷倒了。

黄老板哈哈大笑,从车里钻了出来,几名员工和司机也都下了车。这些员工手里全握着铁棍,围了过来,那个姓赵的冷笑一声:“想不到你还活着。”

何志疆道:“我不但活着,还知道了你们的阴谋。你们这些蜘蛛并不是治癌药物那么简单吧,这些村民全被你们骗了,这才帮你们打工的。对不对?”

黄老板脸色一变,沉声道:“没想到让你猜出来了,看来,我们是不能让你活着离开了。”说着,对员工们一摆手,叫道,“杀了他,我们尽快离开这里。”

几名员工围了上来,何志疆突然冲到货车旁,从口袋里掏出一团东西来,大声叫道:“只要你们再上前一步,我就拉开炸药的引线,大家全都会死,你的宝贝也会被炸掉。”

众人一怔,哪还敢上前?黄老板突然大笑道:“你炸吧,你喜欢炸就炸吧。你说的没错,这些蜘蛛并不是治癌药,而是病毒的载体,本来我们公司培养这些蜘蛛,就是想拿到世界各地去的,现在你要将车炸了,虽然我们全死了,但这些蜘蛛就会逃出来,到时你们这一带的人就遭殃了。如果没有药物治疗,这里将爆发可怕的疫情。”

何志疆没料到对方竟然如次有恃无恐,问道:“你们为什么要养这些病毒?”

黄老板一笑,说:“实话告诉你吧,我们药厂研制了一种药物,可以杀灭这种病毒。但这些病毒目前仅存于这种蜘蛛体内,而这种蜘蛛在自然界中数量极少。因此我们选择这个地方进行大量培育,然后送到世界各地去,投进各大城市里。人被它们咬过后,病毒就会进入人体内,引发奇怪的病症。当世界各地不断出现这种怪病,我们公司及时推出的新药就会供不应求,到时我们公司就会变成世界第一制药企业了。”

这些蜘蛛背后竟然有如此大的阴谋。如果不是对方亲口说出,真是难以置信。

黄老板注意他脸上的变化,笑道:“现在我已经告诉你实情了,你已经没有了选择。不如跟我们走吧,我可以让你变成公司的员工,虽然我们将病毒送到世界各地,但我们的药物也会及时到的,并不会死人,大家只不过失点财罢了。但如果你和我们一起死,这些蜘蛛跑出来,我们公司也不会承认的,到时这一带就会死很多人,他们可都是你害的。”

看着黄老板嚣张的样子,何志疆也知道他说的是实情,手中的炸药缓缓地放了下来。

黄老板大喜,笑道:“这就对了,我们一起搬开石头,继续赶路吧。”

几名员工上前刚将路上的石块移开,何志疆突然将手中炸药丢了出去,众人吓了一跳,赶紧闪开。何志疆大笑道:“那些炸药是假的,我这样做,就是想套你说出实情。这些蜘蛛,你们是没法运送出去的。”

黄老板一惊,接着就看到树丛中人影闪动,几名警察已经迅速地站到了货车旁。

那天何志疆被追杀时,他知道自己已经受伤,是不可能跑得过那两人的,危急之中只得选择往崖边跑,平时他常常到这些山里采药,对山里的地形了如指掌,他选择了崖下布满藤条的地方跳了下去。追他的人由于看不清下面情形,认为他摔下去肯定会死,便放心地离开了。

何志疆挂在崖下的藤条上,忍着剧痛出了山,到镇上后,派出所的警察把他送到了县城。想到这些人竟敢杀人灭口,他觉得这些蜘蛛一定不是抗癌药这么简单,就向公安局说出了自己的疑虑。警方很重视此事,连夜将他身上带着的那瓶神水送到省城进行分析,虽然没能弄清成分,但也分析出其中有一种抗病毒的成分。

而两名员工杀人后,也觉得事态有些严重,知道此地不可久留,何况现在洞里的蜘蛛数量已经够多了。他们就决定将这些蜘蛛全部转移出去,然后按计划送往世界各地。

为了防止打工的村民泄露秘密,黄老板以旅游为名,将人带了出去,就是想远离此地后,再找机会杀害。但却没料到,警察在得到何志疆报告后,早就盯着这村里了,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掌握之中。

李元壮等村民只是被暂时迷倒,过一会儿就醒了,当他们知道,这些人背后竟有这么大的阴谋,都吃惊不小。

毒蜘蛛被杀灭后送到了一处安全地带焚烧。何志疆和李元壮他们都在场,蜘蛛被点燃时绽放出的蓝色火焰,绚丽中带着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