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目标投毒疑案

推理故事

目标投毒疑案

2022-06-30 推理故事
事业蒸蒸日上的威尔斯陷入破产的境地:七瓶加入氰化物的牛奶摆在超市的货架上,随时可能有人送命。警方严密布控,投毒者却和威尔斯玩起了“猫和老鼠”的…… 威尔斯出生在贫民区,从他……

目标投毒疑案

事业蒸蒸日上的威尔斯陷入破产的境地:七瓶加入氰化物的牛奶摆在超市的货架上,随时可能有人送命。警方严密布控,投毒者却和威尔斯玩起了“猫和老鼠”的……

威尔斯出生在贫民区,从他懂事起,就知道自己要自立自强,所以他一直在努力,在他三十四岁的时候,他已经是一个拥有十一家连锁超市的大老板了。

这天早晨,威尔斯驱车来到办公室,刚刚坐下,秘书玛丽送来一封快递,威尔斯打开一看,里面只有一张信纸,他奇怪地抽出信纸,心里不由得一震。

信纸上面染着一片血迹,血迹已干,颜色已经有些发黑,威尔斯好像能闻到那股血腥气。他镇定地顺着血迹看下去,在纸的下端有一行字,字的每个字母都是从报上剪下来,拼凑而成:我要一千万,别报警,否则,你们超市的食品中就会出现杀人毒药。再联系。

威尔斯缓缓地放下信纸,心里却激起了滔天巨浪。正在这时,桌上的电话突然惊心动魄地响了起来。玛丽接起电话,听了两句,脸色大变,忙不迭地交到威尔斯的手里。威尔斯把电话放在耳边,首先听到一阵狂笑。

声音经过失真处理,听上去怪异无比。好半天,对方才止住笑声,说:“威尔斯先生,我想,你已经收到我寄给你的信了。怎么样?你准备乖乖地交钱吗?”

威尔斯不答反问:“你想敲诈我?你们是什么人?”

“不要管我们是什么人。我给你二十四小时筹钱,明天再跟你联系。记住:一千万,少一分钱,你就等着死人、等着破产吧。”说完,对方“咔”地挂断了电话。

威尔斯放下电话,果断地说:“报警。”

威尔斯的报案震惊了警察局。警察局长卡德罗决定亲自负责这起案子。他深知这起案子的重要性,如果歹徒真的投毒,有人因此死于非命的话,那么整个纽约都会人心惶惶,造成的影响是无可估量的。所以,他一定不能让此事发生。

卡德罗第一时间命令手下干探秘密潜入威尔斯的办公室和,安装监听设备,等着歹徒再次和威尔斯联系。经过调查,在那封勒索信上面的血是鸡血,信件上面留下了几个人的指纹,经过调查,除了威尔斯和玛丽的,其他的几个是投递局相关人员留下的。并没有什么有用的线索。

卡德罗派出便衣警员分布在威尔斯的各个连锁店内,注意可疑人士。与此同时,威尔斯四处筹款,第二天一大早,一千万现金已经装进两个旅行袋中。

九点刚过,电话又响了,威尔斯接起来,果然是那人:“威尔斯先生,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报了警?我说过投毒,你以为我在吓唬你吗?”

威尔斯按着卡德罗的指示说:“钱我已经准备好了,我愿意与你合作,我怎么样才能把钱交给你呢?”

“好吧。”那人说:“我信你一次。听说你有一个漂亮的女秘书玛丽,让她一个人带着钱,到中央商厦,随时听我电话。记住,如果我发现警察仍然参与,我马上中止交易,你就等着死人吧。”

那人挂断了电话,负责查找电话号码的警员告诉卡德罗,电话无法追查来源。

卡德罗早就预料到这种情形发生,于是让玛丽去送钱。玛丽虽然怕得不得了,但卡德罗再三安慰她,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于是玛丽驾车出发了。玛丽车上的电话,已经安装了监听装置,在去商厦的路上,沿途都有接应的警察,一切都安排得无可挑剔。玛丽到了商厦后,歹徒命令她转去附近的公园,再去一家老人院……一个小时后,歹徒突然停止了和玛丽的联系。

玛丽驾着车在路上等了好久,也听不到下一步的指示,只好返回。

就好像在拳击台上,两个对手激战正酣,可突然之间,其中一个拳手竟然消失了,留下另一个拳手傻傻地不知所措。现在,卡德罗就像那个茫然的拳手。办案多年,他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他不知道歹徒正搞什么鬼。

转眼间就过了半个月,那个歹徒就像人间蒸发一样,再没跟威尔斯联系过。卡德罗不敢大意,继续派遣警员对威尔斯的连锁店进行监控,又过了十多天,卡德罗终于确定,这起案子结束了,歹徒不管出于什么心理,放弃了勒索,于是,他将警员们全部撤回。

威尔斯心里有些不安,他本能地觉得,歹徒既然弄出这么大的声势,怎么可能就这么罢休?他向卡德罗提出了这个疑问。卡德罗却说,这很有可能是一个无聊的恶作剧,就算不是,警方也没有力量无休无止地盯下去,他们的人力资源有限。卡德罗说得有道理,无可奈何之下,威尔斯只好祈祷卡德罗是对的。

转眼又是一个星期过去了,就在威尔斯以为这件事情真的结束时,这天他又接到那个人的电话。那人阴恻恻地冷笑:“威尔斯先生,你竟敢不听我的话?那天玛丽去和我交易的时候,警察一直在跟着她,让我没有机会拿钱,你骗了我,我就给你点教训。两天前,我在连锁店里投了毒,你等着看吧。”

威尔斯脑子“嗡”地一声,他最害怕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他只觉得一股怒火涌上来,他辛辛苦苦创下的事业,都将被这杂种毁掉。他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那人也不生气,等他骂完之后,说:“对了,忘记告诉你了,如果你现在打开电视的话,有一段你感兴趣的新闻等着你呢。”

那人挂断电话,威尔斯扑过去打开电视,只听播音员正在念一封信:“……我们是守信用的,我们只要钱,如果无能的警察没办法保护市民的话,那他们就应该从这件事中滚出去。但他们居然想抓我们,我们只好采取行动了。

“在威尔斯的连锁店里,我们在七瓶牛奶中加入了氰化物,将有人因此死去。不过请威尔斯放心,我们只想要钱,不想弄垮你的生意,所以,其他的食品是没毒的,你还可以赚你的钱,我想,现在你一定愿意支付我们的一千万了。”

威尔斯愣了片刻,急忙抓起电话,拔通了警察局长卡德罗,卡德罗听到是他,大喊:“我正想找你呢,我刚接到报告,一个人中毒致死。”

卡德罗说,死者叫爱德华,是一间小公司的老板。他的妻子回到家,发现他倒在地板上,已经死了。在他身边,有一杯打翻的牛奶。经过检验,那杯牛奶中含有氰化钾,剧毒物质。威尔斯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他的事业面临灭顶之灾,这一刻,他只想抓到那个该死的混蛋,将他碎尸万段。

放下电话,威尔斯呆呆地坐在椅子里,好一会儿,他才想起来让玛丽通知所有的连锁店停止营业。刚刚安排好这件事,桌上的电话又响了起来,他接起来,还是那个人。那人问道:“威尔斯先生,现在你愿意交钱了吗?”

威尔斯沉默了片刻,低声说:“是的,我犯了个大错误。你知道,现在警察不在这里,那一千万却在,如果你愿意,我现在就把钱交给你。请相信我,我不会再相信愚蠢的警察。我只想了结这件事,请你给我一个机会,我不想我的生意被毁掉,呜呜呜……”

威尔斯的脸涨得通红,一脸的怒火,但他却强迫自己发出绝望的哭声。那人犹豫了一下,然后说:“好吧,我再信你一次。如果你再敢骗我,我保证会有更多的人死去。”

威尔斯带着那一千万,按那人的指示在市里足足转了两个小时,最后,车子停在一个废弃的停车场里。那儿的场地很大,堆满了报废的车辆,像一座迷宫一样,如果真的有警察埋伏,也很容易脱身。威尔斯在一片空地上停下车。不一会儿,一辆面包车风驰电掣地驶过来,一个蒙着脸的人跳下来,手里握着手枪:“钱呢?”

威尔斯装作害怕的样子,哆哆嗦嗦地拿出钱,按那人的指令扔进他的面包车。那人一直戒备地盯着威尔斯,收到钱之后,他突然扬起枪,将威尔斯的车胎打破,然后得意地说:“再见,威尔斯先生。”

就在那人钻进车里的一瞬间,威尔斯突然从腰里拔出一支枪,没等那人反应过来,肚子上已经挨了两枪。威尔斯大步走上前去,一把将那人从车里拉出来。那人捂着肚子,血流如注,他恐惧地喊着:“救我……别让我死……”

威尔斯把枪顶在他的脑袋上,大喊:“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找上我?我为我的事业付出了一生的心血,现在全被你毁了。告诉我,你的同伙在哪里?不然,现在我就杀了你。”

“不要,请你饶了我。”那人用尽最后的力气大喊,“我没有同伙,我……我都告诉你。”

那人断断续续地说出一番话来,把威尔斯听得目瞪口呆。

那人说,他叫汤姆,这件事情是他一个人策划完成的,根本就不是针对威尔斯,他只不过是想干掉一个人,就是刚刚被毒死的那个小公司老板爱德华。汤姆和爱德华原是生意伙伴,后来爱德华用阴谋诡计夺走了汤姆的一半,汤姆一下子失去了一切,从那时起,他就想杀死爱德华。但他知道,如果直接动手的话,警察一定会怀疑他,所以,他导演了对威尔斯连锁店的勒索案,声称投毒,然后再偷偷潜入爱德华家,在牛奶中加入氰化钾,爱德华像往常一样喝了牛奶,结果中毒而死。因为勒索投毒一事炒得沸沸扬扬,所以警方的视线就会被吸引到勒索者身上,而不会把侦破重点放在爱德华的身上,他就可以逃脱法网了。

威尔斯简直不敢相信他所听到的一切。可是,汤姆血流不止,为了让自己送他去,他没有理由撒谎啊?他问:“如果你说的是真的,为什么你还要继续勒索我?这不仅仅是你掩人耳目的手段吗?”

汤姆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苦笑着说:“在计划的时候是手段,可是计划执行之后,我突然动了贪念,尤其是在你答应付钱之后,我就想,你可能真的怕了,不敢再通知警察,为了你的连锁店,你只好乖乖地交钱。我被那一千万冲昏了头脑,更没想到你居然敢开枪打我,难道……难道你疯了吗?如果你抓不住我的话,你就不怕我继续投毒吗?”

威尔斯把枪往汤姆的脑袋上顶了顶:“你这个杂种,我为什么不敢打你?就算我抓不到你,你也不会有继续投毒的机会了。”威尔斯发出一阵悲惨的笑声,“所有的人都知道我的店里发生投毒案,他们还会去买东西吗?你已经把我毁掉了。”

汤姆露出绝望的神色,就在他以为威尔斯会杀掉他的时候,威尔斯却慢慢地将枪从汤姆的脑袋上拿开。他本想一枪打死这个混蛋,但是现在,他决定饶了他,还是让法律给他应有的惩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