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命若捕蝉

推理故事

命若捕蝉

2022-06-30 推理故事
一、遗书 初冬的这天早晨,王一第一个走进办公楼。刚登上第一阶楼梯,王一就被眼前的情景吓傻了:有一个人吊在楼梯拐弯处的窗户前!王一克制住心中的恐惧,抬起似乎灌了铅的双腿,缓缓走过去,仔细一看,竟然……

命若捕蝉

一、遗书

初冬的这天早晨,王一第一个走进办公楼。刚登上第一阶楼梯,王一就被眼前的情景吓傻了:有一个人吊在楼梯拐弯处的窗户前!王一克制住心中的恐惧,抬起似乎灌了铅的双腿,缓缓走过去,仔细一看,竟然是他的同事兼好友张龙!此刻,张龙的脸已经成了紫茄子,舌头都耷拉出来了。

“妈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王一才惊叫了一声,然后跑出了办公楼。跑到楼外,他感觉心好像要跳出来了似的。他用手捂住胸口,想让自己冷静下来。

很快,公司的人陆陆续续来了,先来的几个人报了警,接着,有几个胆儿大的想动手把张龙弄下来,可见了张龙的样子后都吓得不敢动。最后还是传达室的看门老头拦腰抱住张龙,让人用剪刀剪开绳子,才把已经开始僵硬的张龙慢慢放下,围观的同事们本能地后退了两步。

张龙是自杀么?可是他没有自杀的理由啊!他在公司的待遇一直很好,而且他老婆是个大美女,跟他的感情也一直很好,在别人看来生活幸福的他,有什么理由自杀呢?

王一挤出人群,蹲在旁边。平日里大家觉得王一和张龙感情最好,他也不能只在人群里当个缩头乌龟。他哆嗦着手,去拿放在张龙胸前口袋里一张叠得四四方方的纸。那是张普通的打印纸,故意露一点在口袋外,显然是希望大家看到。王一打开,两个黑色的大字跃入眼帘:遗书!

“我是觉得活着越来越没意思才决定自杀的,但是,我就是变成厉鬼,也不会原谅这些人……”

读到这里,王一戛然而止。他把遗书迅速叠好,环顾一下周围的人,然后迅速地放回张龙的口袋。

“这个得交给警察。”王一对大家说。

这时,警察来了,他们先是认真勘察,接着细致盘问了现场的人。后来,张龙的家属赶到,在一片哭声中,张龙被抬上一辆汽车。

王一注意到,张龙那位美丽的妻子米兰,已经因悲伤过度而昏了过去,被两个女警察扶上了警车。

米兰的到来,让王一又一阵心慌。在王一的心里,米兰不单美得诱人,甚至可以说是美得醉人。她皮肤白皙如玉,眉毛乌黑如黛,双目似秋水一样深邃,生怕靠近了就会失足掉进去。

而刚才米兰那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更是让王一肝肠寸断。张龙这一去,米兰就成了寡妇,这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

警车开走了,围观的人也散去了。王一和同事们这才慢慢回过神来。

中午吃过饭,有几个好事的围拢到王一跟前,问他遗书上究竟写了什么,他为什么读了一半就不读了?

“没什么,就是几个人的名字……”王一含糊地回答,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下午,经理打来电话,让王一赶紧到办公室来一趟。

敲门进去,还没等王一回过神来,经理已经迅速把门关好,一把抓住王一的手,着急地问:“快告诉我,张龙的遗书里都写啥了?”

王一有点纳闷,经理这么关心张龙的遗书干什么?迟疑片刻,他说:“张龙说做鬼也不会放过一些人……”

“谁?快说!那些人名里有我吗?”

“这个,好像……也许,唉,当时太紧张了,我也没看清……您咋不自己亲自看看呢?”

“我……我讨厌死尸。”经理看从王一的嘴里套不出什么话来,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坐在椅子上。

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王一开始走神,也许这次,自己的机会真的来啦。原来,王一和张龙的关系之所以这么好,是因为他俩是大学同学,毕业后又一起分配到这家公司。而米兰呢,最初是别人给王一介绍的对象,王一当时满脑子就是想着升官发财,婉言拒绝了媒人的好意。后来,媒人就把米兰介绍给了张龙。当张龙把米兰作为未婚妻介绍给王一时,王一顿时目瞪口呆,心里叫悔不迭,恨自己怎么这么蠢啊!再后来,别人给王一介绍的很多女孩子,他都看不上眼。在今天这事发生之前,王一已经有点绝望了,认为自己和米兰这辈子是有缘无分,只能擦肩而过了。但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想到此,王一暗自高兴起来。但是,转念一想,他骂自己:你最好的朋友死了,你不但不难过,还想乘人之危得到人家的老婆,你还是人吗你!

纸里包不住火,很快,单位的人都传开了:张龙遗书上写了几个人的名字,他恨这些人,就是变成鬼也不会放过他们的。

这几个人到底是谁呢?

张龙,三十六岁,性格内向,心地善良,不好色,无赌博、酗酒等不良嗜好,所以,他对那几个人能有这么大的仇恨,这是大家所没有想到的。

过了一段时间,警方的最终结论出来了,这是一起自杀案件。

这个结论起初让王一有些无法接受,他跟张龙这么多年,张龙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再清楚不过了,他实在无法想象,无缘无故的,张龙为什么会自杀?但是,这个心结没多久就烟消云散了,取而代之的,是他可以追求米兰了。

后来,单位领导商量决定,一次性付给张龙家属五万元的抚恤金,多一分也不能给!

除了王一,同事们对这个数字都很满意,如果赔偿多了,大家就会觉得不舒服,毕竟眼巴巴看到别人拿那么多钱,心里会有些嫉妒。

二、闹鬼

又一个礼拜过去了,这天夜晚,一个上夜班的职工去单位后院的方便。当时,月黑风高,他本来就有些胆小,感觉好像有人在身后跟着他一样。当他走近院墙边时,猛然发现,距离他二十多米处墙角的照明灯下边,站立着一个人,朦胧之中,他觉得那身影很像张龙。就在他进退为难的时候,那个人转过了身,分明就是张龙的脸。张龙还抬起胳膊,向这个职工缓缓招手,嘴张得很大,像是在讲话,可是,什么声音都没有……

这个职工吓得魂都丢了,连滚带爬地跑了回去,连厕所也顾不得去了。天亮以后,这个职工把夜晚发生的事情向同事说了一遍,开始大家并没有在意,后来,有些将信将疑。很多人私下开始求别人和自己倒夜班,都想上白天班。

过了几天,总经理家半夜里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经理打开门,发现楼道空空荡荡,等他关上门刚钻进被窝,敲门声又隐约响起来……

接着,几个副总经理家在半夜时分也神秘地响起了敲门声。后来有人说,除了敲门声,还似乎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

单位里很快人心惶惶。那封遗书上究竟有谁的名字,又成了大家关心的问题。

在单位领导强烈要求下,警方开始调查这个闹鬼事件,盘问了一些人,结果都没有什么线索。可是,就在警方宣布结束调查后的当天夜里,总经理家“哗啦”一声,客厅窗户玻璃被什么东西砸碎了,碎玻璃茬里有个鹅蛋大的圆石头,上面刻着两个字:公平。

不知道是谁挑的头,单位的职工纷纷到张龙家慰问。后来,大家干脆自发为张龙家捐款,每个人都显得十分大度慷慨。王一率先捐了两千元,其他同事有的捐一千元,有的捐五百元;而领导层又重新开会,决定把抚恤金提高到二十万。理由是:人都死了,我们还是姿态高一些吧,死者为大嘛,再说,单位职工也不会轻易用这样的方式敲诈领导,估计这个事情是绝无仅有的。

让人们觉得不可思议的是,从此以后,单位再没闹过鬼。

三、美人

也许有人已经猜出来了,闹鬼事件的制造者就是王一。事情的进展和结果让王一很满意,他觉得,自己对张龙也算尽了一个朋友的情义了。王一喜欢米兰,即使不能娶米兰为妻,看到她过得幸福,也是一种安慰。

王一苦思冥想出闹鬼这个办法后,自己也着实兴奋了很多天。一天晚上,王一趁米兰不在家,用万能钥匙打开了米兰的家门。他翻出两件张龙经常穿的衣服,就离开了。

回到自己的住处,他穿上张龙的衣服,又刻意修饰了一番,照照,他对自己的造型很满意。王一知道,人在极度恐惧的时候,不会观察得太细致,也没有那个能力去分辨是真是假。事实证明,王一的判断是对的。在闹鬼新闻盛传的那段时间里,王一也没少推波助澜,他经常有意无意说一些鬼啊神的故事,让大家对闹鬼这事深信不疑。

另一方面,王一加紧了对米兰的追求。

第一次去米兰家,王一给自己找了一些借口:自己是张龙的好朋友,去安慰安慰极度悲伤的米兰也不为过。

临去之前,王一在镜子前精心打扮了一番,他希望悲痛中的米兰能注意到他。出了门,王一很有信心,他觉得自己比张龙也不差什么。

王一按响门铃许久,米兰才把门打开了一条缝。王一注意到,米兰头发蓬乱,穿着一袭白色的丝绸睡衣,脸颊绯红,呼吸急促。米兰竟然没有一点请王一进屋的意思,只是站在门后,什么也不说。王一主动开口说:“我不放心你,特地过来看看你。”米兰也没说感谢的话,只是推说自己身体不舒服,请王一改天再来。王一站在门前犹豫了一会儿,似乎很不情愿,但他看到米兰哀求的目光,心就软了,只好客气地告辞。

来到楼下,王一心情很沮丧,他以为米兰见到自己会很高兴,最起码不应该是这副不冷不热的态度。

转天下午,王一本不打算去看米兰了,他觉得米兰昨天让他很没面子。可是,一到下午,他就坐不住了,还是找机会从单位溜了出来。

这次,开门的米兰衣着整齐,似乎打算出去。她和王一面对面坐了一会儿,听王一说了一些安慰的话,她一直很礼貌地笑。

说着说着,王一就有点控制不住自己了。美丽的米兰此刻就坐在他对面,她的面庞被镀了层光晕,娇媚的耳朵几乎是透明的,她的脖子修长白皙,裸露的肩胛骨柔润如玉。王一不敢看她的眼睛太久,看久了,就会头晕目眩。

“你前世也许是貂蝉吧。”王一笨嘴拙舌地冒出这么一句话。

米兰愣了一下,然后笑了。她的笑把王一也感染了,王一也笑。

就在这时,门被敲响了。米兰去开门,是公司的一个副总。他看到王一在,结结巴巴半天也没说清楚来意,很尴尬地臊红着脸。米兰请他入座,他坐在王一身边,王一本能地站起来——人家是领导啊。但很快王一意识到自己的滑稽举动,立刻又坐下,副总身上的香水味让王一有些憋闷。

三个人坐了一会儿,副总的汗水把头发都湿润得打绺了,却没有离开的意思。王一看到领导时心理本能地紧张,只好起身告辞了。

王一下了楼,却没有迅速离去,而是躲在角落里。大约过了两个多小时,副总才出来,米兰一直把他送到楼下。他和米兰告别时,肥厚的手掌搭在了米兰的肩膀上。然后,他打开汽车门钻进去,熟练地发动了汽车。王一发现,米兰现在穿的这身衣服不是刚才的那套!他顿时眼前一黑。

四、潜伏

张龙的死也有一段时日了,似乎一切都恢复了平静。美丽迷人的寡妇米兰,成为大家新的议论对象。三十岁,是女人的分水岭:有的女人会变得衰老,而有些女人则会越来越迷人。米兰就是后者,在大家的眼里她现在简直就跟仙女一样完美。

米兰和张龙婚后没有孩子,现在张龙死了,留给她一套房子和一笔不菲的抚恤金,也难怪大家会关心将来哪个幸运儿能娶到米兰。米兰究竟会嫁给谁,成了大家新的关注点,单位里的男人都面红耳赤地议论谁将摘取这朵不败的鲜花。

人们忽然议论起一个人,此人三十二岁却一直没完没了和各种女人相亲,但就是不结婚。王一感觉到他们议论的人正是自己!

很快就有人传出,王一最近经常去米兰家串门。王一也成为单位的第二个焦点了。

王一感觉到了人们异样的目光,他对这些人嗤之以鼻:警察都做出自杀的结论了,你们闲操什么心!

他后来又多次用万能钥匙打开米兰的家门,他喜欢和这个不在家的女人默默对话,喜欢躺在米兰干净清香的大床上,喜欢喝一点米兰冰箱里喝了一半的红酒。

终于有一次,当他又潜入米兰家的时候,米兰回来了,陪同她的还有一个男子。

这个男人的声音很陌生,绝对不是王一认识的人。

情急之下,王一只得躲在床下,他清晰地听到男人说:“咱们到一个陌生城市结婚吧。”

趴在地板上无比痛苦的王一,只能看到男人下床的时候长满浓密汗毛的小腿——右脚踝处,竟然有一道很深的伤疤。之后传来了他们离去的脚步声。

王一明白了,米兰早已有了新欢!看来张龙的死真是蹊跷啊!

五、保单

这天早晨,警车来了,王一被带到了刑警队的审讯室。审讯王一的人,是曾经和王一逃过课的小学同学。

“我叫王力,是刑警队的队长。现在,我要问你几个问题,你可以保持沉默……”老同学坐在王一对面,声音冷冰冰的。

王一有些紧张,汗水淌下脸颊,他慌忙擦掉,可是,汗水又冒了出来。王一觉得,自己这个样子,会让这个王队长更加怀疑,可越这样想,汗水就越多。

“你们单位张龙上吊自杀的事情,有很多疑点。现在,请把你了解到的相关情况如实说一下!”王队长说。

“两年前,死者曾向保险公司购买了二十份人身保险,这个事情你知道吗?”王队长问。

“什么保险,我怎么知道?”王一惊讶地喊起来,“我真的不知道啊!”

“保险公司已经给死者家属赔付了二十万元的保险费用,这个事情你知道吗?”

“什么?二十万元的保险费?这个我更不清楚啦!”王一的汗水已经无法止住,他的头顶开始冒出了热气。王一忽然如阿Q见到长官一样,软软地跪到了地上,失声痛哭起来:“我真的不知道!我说实话,单位闹鬼的事情是我干的,可我就是希望单位能多给米兰一些抚恤金!”

王一交代说,死者的遗书上有三个名字,都是单位的领导,因为这三个领导在单位举办的舞会上,都抢着和参加舞会的米兰跳舞。张龙又是小心眼,很是吃醋,为此经常找王一诉苦,借酒消愁。王一于是决定铤而走险,利用眼前这些条件,再加上王一和死者身高体形都接近的特点,巧妙化装,在单位闹“鬼”,半夜去领导家敲门,给几个领导施加压力。这么做也算对得起朋友张龙。

王队长听完王一的话,沉思了很久,然后问王一:“你仔细想想,死者自杀前,有什么异常表现吗?”

王一皱着眉头想了许久,忽然想起了什么,说:“最近一年张龙身体总不舒服,他经常去,经常在单位吃药,总是说自己胃不舒服……”

王队长沉吟了片刻,说:“你真的不知道保险的事情?”

王一坚决地摇摇头:“我发誓,如果我知道,就让张龙半夜掐死我!”

王队长笑了笑,说:“你知道谁在怀疑你吗?”

“谁?还不是我们单位那些无聊的人。”王一不屑地说。

“呵呵,老同学,我可以告诉你,怀疑你的就是那个超级美人儿。”

王一很诧异,他突然想到一个事情,就把自己偷偷潜伏进入米兰的家,以及他听到的那个男人的话,含蓄地告诉了王队长。

王队长眼里闪过一丝惊喜,“你以后千万不要再去米兰家了,知道吗?千万!”

王一点点头:“队长,我觉得张龙的死肯定有隐情,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还原真相,告慰死者。”

六、真相

从警察局出来,王一更加无地自容了,他担心自己装神弄鬼的事情很快被大家知道,那他以后可怎么做人。

王一被自己的担心吓病了,自己都不知道是真病还是装病。后来竟发展成了神经性胃痛,他住进了医院。

当时正是,他躺在病床上,有个中年医生为他做检查时,他突然觉得这个医生的声音好熟悉!当医生离去时,他看到了医生右脚踝那道伤疤。

这个医生就是出现在米兰家的男人!他通过手机短信,把这一发现告诉了王队长。

一个月后,出院在家歇病假的王一忽然接到王队长的电话,让他赶紧去刑警队一趟。

透过单向玻璃,王队长指向对面审讯室里坐在椅子上的那个人。王一一眼就认出,是那个医生。

王队长说:“看到了吗,这人就是逼死张龙的嫌疑人。他都招认了。”

不久,王一被通知去参加法院的一个宣判仪式。

在法院旁听席上,王一发现了单位的领导和许多同事,在大家鄙夷的目光里,王一找了个角落坐下。他看到,被告席上站着那个医生,此人神情冷峻,如同雕塑。这时,王一听见法官宣读判决书:

“被告人张朗,系中医院内科医生,与张龙妻子通奸多年。被告承认,为了达到人财两得的目的,他在两年前故意诊断张龙患上胃癌。为了达到让张龙深信无疑的目的,他把其他胃癌患者的体检资料给省医院的专家会诊,让张龙确认自己得了绝症。他还暗示张龙,不要把这个秘密告诉其妻子米兰。

“他精心为张龙策划了购买二十份人身保险的事情,张龙购买保险的钱,也是张朗借给张龙的。被告熟悉保险公司的条例,即购买人身保险两年后,本人即使是自杀,保险公司也要进行赔偿。与此同时,他为张龙开出的中药里,加入了过量的千年青。这种中药,过量服用会导致服用人恶心呕吐胃痛,症状很像胃癌,而且长期服用会使人产生悲观厌世的忧郁情绪,男性生理机能也会完全丧失。张龙很爱自己的妻子,他在购买保险两年后,决定了自杀的时间和地点。由于张龙心胸狭隘,怀疑妻子不忠,在他自杀的遗书里,写出了要报复的几个人的名字。

“最近,被告张朗又为米兰购买了巨额保险,我们怀疑他意图谋杀米兰……”

在场的人无不被法官的话所震惊,当法官宣读完审判书时,米兰忽然扑向了被告席上的张朗,凄惨地冲张朗喊:“你这魔鬼,我要杀死你!”

然后,米兰仰天尖笑,声音刀子一样刺耳。张朗本来一直呆坐着,在米兰声音的刺激下,忽然痛苦地抓住头发,用力撕扯……

半个月后,也就是张朗被行刑的那天,人们异常遗憾地发现米兰在自己家自杀了。她也留下了遗书,上面说她已经买好了墓地,希望自己和张龙葬在一起,她得到的那些抚恤金,希望捐献给希望工程的孩子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