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民间故事 » 铁公鸡万天德

民间故事

铁公鸡万天德

2022-06-30 民间故事
 清朝康熙年间,云州城有个叫万天德的人,到乡下游玩,看上了一家开着豆腐坊的农家闺女,回到家中,他便对女孩朝思暮想。一打听,才知女孩父亲名叫郝老实,因为他为人实在,处世厚道,故得此名。万天德还了解……

铁公鸡万天德

 清朝康熙年间,云州城有个叫万天德的人,到乡下游玩,看上了一家开着豆腐坊的农家闺女,回到家中,他便对女孩朝思暮想。一打听,才知女孩父亲名叫郝老实,因为他为人实在,处世厚道,故得此名。万天德还了解到郝老实不仅有磨豆腐的手艺,业余时间总爱下棋品茶。

  说来也巧,万天德也是个棋迷,生活中是个精打细算的铁公鸡,一毛不拔。既然看上了人家闺女,先对未来的老丈人了解一二,那也是理所当然的,可见万天德是个有心计的人。

  天德托亲告友,经人撮合,很快,一桩美满婚姻顺利成功。天德的婚事发展得一帆风顺,不久就把喜事给办了。

  刚过门的爱妻虽与天德度着蜜月,但也不忘父亲的豆腐生意,经常三天两头回娘家帮忙。于是天德和爱妻骑着头毛驴从城里赶往乡下,天德把爱妻送到岳父家,吃罢午饭后,就骑着那头驴子独自回家。有时豆腐坊的生意不忙,妻子就同天德一同回去,第二天小两口又骑着驴子再来。

  对于郝老实来讲,姑爷登门,当然要热情招待。每次当天德一进家门,郝老实就热情地迎来,吩咐几个伙计,接过天德手中的驴缰绳,令他们把驴牵到后院好生看管。然后岳父和女婿摆出棋盘,泡上浓茶,一边下棋,一边品茶。不知不觉一上午就过去了,可每天中午,郝老实都要留天德吃罢午饭再走,饭菜很简单,没有山珍海味,就两个菜一壶酒。

  每次郝老实留天德吃饭的时候,天德都要客气半天,说不吃了,可嘴里说不吃了,手还是不由自主地动起了筷子。酒足饭饱后,天德才骑着驴子优哉游哉地回家去。

  天德想,反正已经与你成了亲戚了,你是我的岳父大人,我是你的乘龙快婿,我一人回到,冰锅冷灶,除了小时候跟奶奶学着会捏两个窝窝头外,就啥饭也不会做了。和你下完棋顺便把肚子也填饱了,免得我回到家再点火做饭。在岳父家吃,又不用点火,更不用刷碗,省事。

  此后,天德就像上班一样,每天必到,来了之后,照旧把驴子交给伙计看管,自己便与老丈人下棋、品茶。

  刚开始在棋盘上与岳父交过几次手,天德便摸清了岳父的棋艺并不高明,走的全是野路子,虚张声势,但他又不想在短时间内击败岳父,有时还故意拿着明白装糊涂,眼睁睁地把自己的车送到人家的马蹄下,岳父毫不客气,举起马一下拍到车的上面,只听“啪”的一声,岳父大喊:“踩了,哈哈!”

  天德心中有杆秤,每次下完棋要么下个平手,要么让岳父三局两胜。要不然,他怎么能好意思天天来?天德表面上很谦虚地向岳父请教棋艺,心里并没把这个乡下棋手放在眼里,可为了每天中午那两个菜一壶酒,他很有必要这样隐藏自己的棋艺。每次下完棋,天德也不忘伸开大拇指夸赞一番,说岳父大人真是棋艺高超,明日再来讨教。

  郝老实真是人如其名,赢了棋笑在脸上,万天德输了棋却笑在心里,就冲着岳父家的那壶老黄酒,他也得一输到底呀!

  但天德也不能输得太惨了,免得让岳父小瞧自己,偶尔也赢上两局。

  每天当天德下完棋将要吃饭时,总要客气地对岳父说:“不好意思,又打扰了。”岳父也会爽快地说:“不必客气,谁叫你是我的女婿呢!”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半年就过去了。

  这日上午,天德照例在岳父家杀棋,刚下完两盘,谁知天德的表弟一路打听匆匆寻来,说:“天德哥,不好啦!赶快回去吧!咱姑姑在山上采药,不小心脚下踩了个空,跌下悬崖,断了气了,叫你速速回去。”天德急忙说:“好,你先回去,我随后就到。”

  听到这个突如其来的丧讯,天德心中凉了半截,来得真不是时候,活活把我的一顿美酒给耽误了。但想起小时姑姑对自己疼爱有加,现在只能忍痛割爱,先回家奔丧……

  天德心急如焚,还未出院门就跨上驴背,甩起驴鞭,急匆匆往家赶。

  谁知刚出村子没跑几步,那不争气的驴就满身冒汗,气喘吁吁地慢了下来,任你如何鞭打都无济于事。

  天德心生疑虑,直叫怪事,这头驴蹄高腿长,膘满体大,来的时候还是一路小跑,虎虎生风,怎么这会儿一下子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

  路经一段山路时,驴干脆就不走了,天德跳下驴背左看右看,也看不出个所以然。他把这头驴养了这么大,还从未出现过这种情况,今天还是头一次。该死的驴,关键时候你掉链子,可那驴今天还真是像中了邪一样,鞭抽不动,死拉不走。

  天德为姑姑的丧事心中本来就够着急的,现在遇到这死驴不走了,心中暗骂:“真是活见鬼了!”

  鬼,莫非……天德开始胡思乱想……

  以前,天德曾听过村里老人给他讲过鬼上身的故事,但他没亲眼见过,只是听说刚死去的人有时会特别想念谁,或者怨恨谁,阴魂不散,不一定会扑到谁身上,那么这个被扑的人立刻就会说出那个死人的话,很是!

  此刻天德满脑子都闪现着姑姑生前的身影,突然想起,一次趁姑姑休息时,他顺手摸走了姑姑放在窗台上的一个铜制鞋拔。难道姑姑今天扑上驴身来向他索取?天德越想越怕,后背早已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实在不敢再往下想。

  面对这荒山野岭,天德不管三七二十一,弯下腰对着驴又是磕头又是作揖,而且嘴里念念有词:“姑姑啊!求求你!饶了我吧!我回去之后,就把那鞋拔给你拿来放进棺材,一起带走吧!”

  天德一边磕头一边自语,忽然耳边听到“嘿嘿”两声,这声音仿佛是从地下传来的,闷闷的。天德被这“嘿嘿”两声吓得尿了一裤裆,头磕得更欢了。

  “嘿嘿!你是郝老实的女婿吧?”天德听到有个声音在问,心里直发毛,但还是壮着胆子扭过头一看,在身后不远处,站着一个捡牛粪的老汉,老汉嘴里的牙齿掉得就剩两三颗了,正在咧着嘴向天德笑呢。

  天德稍稍回过神来,问:“你认识我?”

  老汉笑着说:“你天天来,我怎么不认识你?不光我认识你,其实我们村里人都认识你,既然你是郝老实的女婿,就别再朝这驴磕头了,你也要替这不会说话的牲口想想,你不知道它刚出了大力吗?”

  老汉一句话说得天德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到底怎么回事?”

  老汉“嘿嘿”一笑,这才向他道出了一个秘密。原来,郝家开着豆腐坊,本来一直都是伙计推磨,一上午只能磨完一斗黄豆,自从有了天德这个新女婿,天德天天送驴上门,郝家就改用驴拉磨,每天上午至少能磨两斗黄豆,豆腐坊的生意也就比过去翻了一番。以前天德都是吃罢午饭再走,这驴歇了一顿饭的工夫,自然能恢复体力,可今天这驴是刚卸了套从磨房里牵出来,连口气都来不及喘,哪里来的力气跑步呀?

  天德大惊,“这怎么可能,他可是我的老丈人呀!”

  老汉嘲笑道:“有你这样天天来白吃白喝的女婿吗?我们村里的人都在背后笑你呢!中国有句古话叫做久坐令人厌,勤来亲也疏,你难道不懂吗?嘿嘿!”

  天德的脸“刷”地一下子红到耳根,真是羞死先人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想想自己这么聪明的一个人,竟然被一个乡下老爷子给耍了!假如把这么健壮的驴租出去半天,得到的租金何止买这两个菜一壶酒啊!天德算来算去,并不是自己在白吃白喝,而是天天请老爷子吃饭喝酒!更窝火的是,自己天天在棋盘上装孙子,还低三下四地向老爷子“讨教”。

  天德悔恨难当,心中凝成一团火,不把这口恶气出一下,实在感到不痛快!

  天德想:“我先回去把姑姑的丧事处理完以后,对驴子拉磨的事假装不知道,还像往常一样去他那里下棋,到时在棋盘上再不让他一棋一子,杀他个片甲不留,让他输个一败涂地,好让老爷子真正领教一下我的棋艺,然后我就回去,长时间不去他那里,让他天天想着我,好!就这么办!”

  当天德处理完姑姑的丧事,正要准备去老丈人家时,只见十字路口围了好多人,原来墙上贴了一张告示,每年年底,一些象棋爱好者自由组织的一场棋王争霸赛,告示上写着擂主乃是云州城棋坛第一高手,攻擂的不是别人,乃是整天与自己“切磋”棋艺的老丈人郝老实。

  看完后天德不敢怠慢,直奔比赛现场,只可惜他去晚了。这次比赛设的是三局两胜,只见擂台上站着自己的老丈人,以连胜两局的成绩攻下擂主,这会儿正喜气洋洋地领奖呢。台下观众更是喝彩声、欢呼声混成一片。

  天德彻底傻了眼,原来自己的老丈人才是深藏不露的棋坛高手!要怪只怪自己有眼不识泰山,关公门前耍大刀──自不量力。每次人家不把自己杀个落花流水,并不是在给自己面子,而是为了白使自己的驴!而自己却一直蒙在鼓里!经过这次深深的教训,天德总算醒悟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做人一定要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千万不能玩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