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兑现你的诺言

推理故事

兑现你的诺言

2022-06-30 推理故事
一 晚上九点多,李紫梦疲惫不堪地回到家。她不想开灯,放下包后静静坐在沙发上梳理着凌乱的思绪。 想到昨晚跳楼自杀的那个高三男孩,她心里很不是滋味。称男孩轻生是因为高考迫在眉睫,他心理压力过大,怕考……

兑现你的诺言

晚上九点多,李紫梦疲惫不堪地回到家。她不想开灯,放下包后静静坐在沙发上梳理着凌乱的思绪。

想到昨晚跳楼自杀的那个高三男孩,她心里很不是滋味。称男孩轻生是因为高考迫在眉睫,他心理压力过大,怕考不上大学无颜面对母亲才选择了死来逃避。事情是昨天晚上发生的,今早就上了各大报纸,但都不详细。李紫梦是新城日报的记者,赶到现场了解具体情况时,孩子的遗体已经运走了。李紫梦听校长说,孩子叫李靖,父亲三年前出车祸死了,母亲体弱多病,他一直很内向,不喜欢和同学交流,这次一定是怕考不好妈妈伤心失望才做出这样的举动。李紫梦的心里却总觉得不对。事情真的是这样的吗?下课了,她借口上,溜进了李靖的,翻看李靖的东西。同学们都说李靖的成绩是班上最好的,考大学一点问题都没有,也没听说李靖他妈妈要求他考什么学校,她经常来学校看他,对他可好了。李紫梦没带笔和纸,就在李靖的抽屉里抓起一个新的笔记本和一支笔,将同学们说的话记了下来。回到家,李紫梦翻来覆去看着采访记录,没想到她无意间翻到李靖崭新的笔记本中间一页竟然写满了字。一排漂漂亮亮的与一排歪歪扭扭的交替着排列。大概是上课时李靖和谁悄悄用笔在进行对话。

“你这几天怎么不理我了?为什么?为什么?我哪里做错了吗?”

“不为什么,只是我的心告诉我你不够爱我。”

“凭什么这样说?我爱你,非常爱你!”

“那你拿什么来证明?”

“我愿意为你去死!”

“不要随便就发誓,真是那样你证明给我看!”

“怎么证明?”

“你从楼上跳下去,如果没死,哪怕残废了我也永远和你在一起;如果死了,我也从楼上跳下来陪你!”

李紫梦不知道这些字是什么时候写的,李靖是不是因为这个而跳楼的呢?和李靖对话的人又是谁?李紫梦坐在漆黑一片的客厅里梳理着思绪,突然有一双冷冰冰的手压在了她的肩头!她尖叫着跳起来开了灯。天啊!居然是唐越!唐越正站在沙发后面,笑呵呵地看着她。李紫梦欣喜若狂,一把抱住了他。

唐越是李紫梦的男朋友,准确地说,是她的未婚夫。下个月他们就要结婚了,昨晚唐越说今天他要回家告诉父母这个喜讯,一大早出的门,按理说现在他应该还在老家啊!李紫梦本来想问他回家的情况,但她看见在灯光下,唐越的脸像一张白纸。李紫梦紧张起来,焦急地说:“越,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脸色怎么这样苍白?还有……你浑身怎么这样冰凉?”唐越有气无力地说:“紫梦,我突然觉得不舒服,心口疼得厉害,所以就回来了。”李紫梦担心了,唐越做过心脏移植手术,可都几年了,一直没什么异样啊,眼看要结婚了,不会心脏又出什么问题了吧!她轻轻拥着他说:“越,你要赶紧好起来,我们下个月就要结婚了!”

想到唐越一天没吃东西,李紫梦赶忙给他做饭。饭做好了,唐越说:“你忙你的工作吧,我在旁边陪你。”李紫梦打开电脑整理今天在学校的采访,并摊开那本笔记本,想从中找出点什么。她问正专心吃饭的唐越:“越,你相信一个学习优秀的男孩跳楼自杀是因为压力过大吗?”唐越忘记了咀嚼,他专注地看着屏幕,神情恍惚。愣了半天,他放下碗筷,抓过笔记本看了又看,说了一句让李紫梦莫名其妙的话:“唉!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说完这话,唐越端碗的手不停地发抖,然后他用另一只手捂住胸口,直嚷疼痛。李紫梦叫他去看医生,但唐越回绝,李紫梦只好将他扶上床,盖好被子,等他慢慢平息下来,进入梦乡,她才悄悄走出来。平时自己实在是太忙了,怎么就没好好关心一下他呢!

半夜李紫梦醒了。她担心唐越,起床去看他睡得好不好,胸口又痛没有,可当她轻轻推开门,走到床前才发现根本就没人。半夜三更的,唐越去哪里了?不会是晕倒在卫生间了吧?李紫梦赶忙跑到卫生间,没人,找遍了所有的房间都不在。她突然紧张起来,唐越,唐越,你在哪里?不要吓我!李紫梦急得眼泪都流下来了,她打了十几遍唐越的手机,可总说不在服务区。

好不容易熬到第二天天亮,唐越还是没有回来,李紫梦本想到他单位去看看他是不是住在了,但主编来电话叫她赶快把昨天的采访材料交上去,这个新闻今天还要出后续采访报道。她匆匆换了鞋,准备提着手提电脑去上班,电脑居然不在卧室的床头柜上!李紫梦明明记得睡前还赶做了新闻,大概是顺手拿到客厅却不记得了。

到了办公室,李紫梦打开电脑,将材料交给了主编。她还在担心着唐越,他到哪里去了?手机还是不在服务区,她打开QQ登陆对话框,想看看唐越在不在线上,可输入密码后发现打不开,她仔细一瞧,原来这并不是自己的QQ号,她奇怪了,自己的电脑怎么会有陌生的号码登陆过的痕迹?看来有人用过她的电脑,会是谁呢?李紫梦对这个莫名其妙留在她电脑里的号码产生了兴趣,她叫人称电脑黑客的同事龙飞来帮她盗取了这个号的密码。等李紫梦登上这个QQ后发现是一个网名叫鬼迷心窍的人,头像是一个骷髅,性别栏填的是“男”,这个人是谁啊?李紫梦从来不认识叫鬼迷心窍的网友。奇怪的是鬼迷心窍的网友只有一个,是一个叫醉生梦死的女孩子。从资料上看,她还是个学生,今年十八岁。一个女学生怎么取了这样一个网名?李紫梦打开了她的空间,从空间相册上看这女孩长得很美,打扮得非常时髦,一点也不像个学生。李紫梦觉得在哪里见过这个女孩,但又想不起来。

打开他和她的聊天记录,李紫梦首先看了聊天的时间,她惊呆了,时间显示居然是从昨晚一直聊到今天!难道是谁偷走了自己的电脑,跟这女孩聊了一晚上后又将它送了回来?这样也未免太荒唐了!李紫梦百思不得其解,便想从他们的聊天记录中发现点什么。

先是鬼迷心窍主动向醉生梦死打的招呼,两人认识后便互相调侃。

醉生梦死说,我叫孙彩梦,最讨厌上学,喜欢跳舞喜欢泡吧,因为我名字里有个梦字,再加上我的生活现状,所以我的网名叫醉生梦死。

鬼迷心窍说,跟你一样,我真名叫鬼,还是一个十分痴情的鬼,所以我的网名叫鬼迷心窍。

醉生梦死又说,我喜欢被男孩子追的感觉,但最喜欢的还是甩男孩子的感觉。我的日记本上已经有无数的俘虏了,不知道你会不会成为其中的一个呢?

鬼迷心窍不甘示弱,说,我看了你空间里的照片,很酷很迷人。我决定要追到你,但你绝对甩不掉我。

醉生梦死哈哈一笑说,看来你对自己很有信心哦,别耍嘴皮子了,先让本小姐见见再说,别是个装酷的青蛙。

鬼迷心窍也哈哈一笑说,绝对的青蛙,是青蛙王子。

醉生梦死笑了,你跟其他男孩子不一样,超级跩,倒是真让我有点动心了。

慢慢地两人说话越来越暧昧,越来越大胆,最后竟然有相见恨晚的感觉,道别了还约好明天再来,一副难舍难分的样子。

孙彩梦?孙彩梦……

没错,就是她!她是李靖的同学。昨天李紫梦在教室里采访,听见有男生吹着口哨在窗外叫她的名字,开始李紫梦还以为是在叫自己,张口正要答应,但听见有姑娘娇笑着应了一声,她一抬头,看见一个耳朵上戴了一排耳钉的漂亮女生正冲那男生挥手。

可是李紫梦怎么也想不通自己的电脑上怎么会留下这些聊天记录,而且聊天时间还是昨天夜里!

李紫梦看看表,还没到上课时间,她决定去找这个女生问个明白。她抓起电脑就朝学校跑,在校门口她看见孙彩梦斜搭着书包,和几个男孩子正在那里嘻嘻哈哈。“彩梦!”李紫梦大声喊着她,那女生吃惊地看着急匆匆赶过来的记者,说:“你,你怎么认识我?想要怎么样?”李紫梦将她拉到一边说:“我有点事情要问你。”孙彩梦不停地打着呵欠,美丽的脸蛋上写满了疲倦,她耸耸肩说:“是不是要采访我?昨晚上了一通宵网,现在要进教室睡觉去了,没空!”

李紫梦赶忙拽住她,语气急促地问道:“你昨晚上了通宵是吗?跟谁聊天能告诉我吗?”孙彩梦笑着甩脱她的手,说:“昨晚上啊?晚上还能跟谁聊啊,当然是跟鬼聊。”说完笑得更加厉害了,转身就要走。李紫梦一把抓住了她的书包,“你们的聊天记录都在我的电脑上,也就是说,那个和你聊天的人用的是我的电脑,我想知道他是谁!”孙彩梦想了一下,又吃吃地笑了,以嘲笑的口气说道:“你有哥哥或弟弟吗?或许是你哥哥弟弟,要不然呢,就是你男朋友,聊天记录你也看了,我们很有感觉,很来电,如果是男朋友,就一定要看好他哦,别怪我没跟你打招呼!”

李紫梦没有哥哥也没有弟弟,她想到了唐越,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他昨晚和她分开睡,半夜去看他他又不在,会不会是躲在哪里和这个丫头聊天?不会不会,成熟稳重的他怎么会和这个小太妹来往,都快要和自己结婚了又怎么会和这丫头谈情说爱的呢?自己想都不应该往这个方面去想!等李紫梦回过神来时,孙彩梦已经挣脱她跑了。李紫梦下意识地伸手一拉,只扯下了孙彩梦的书包,人一溜烟就没影了。

李紫梦太想了解孙彩梦是一个怎样的女孩,过的什么样的日子了,于是她翻看了手里这个所谓的书包。她的书包里,装着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有假发,有化妆品,还有胀鼓鼓的钱包和一些不知名字的药丸。作为一个学生,她书包里没有一本书,除了一本笔记本,再也找不到任何纸质的东西。李紫梦自言自语道:“这也叫学生?”她翻开那本笔记本,第一页上写着“俘虏”两个字,李紫梦想起了聊天记录里的话,没想到居然是真的,这些所谓的俘虏就是被她迷倒的男孩。她翻看着一串串俘虏的名字,最后一个俘虏真的是李靖!这些字歪歪扭扭,很显然,跟李靖笔记本上那段对话出自同一人之手。李紫梦惊呆了:“这个女孩子太不可怕了!她一定是让李靖爱上了她然后又甩掉他,可怜的李靖一定是为她才跳楼的。她居然跟没事一般,并且现在又有了新的目标!”

李紫梦心里乱糟糟的,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报警吧,可是李靖是自己跳楼的,孙彩梦最多只能受到大家的谴责,可她在乎吗?她不但不在乎还会以此为荣!相反李靖多病的母亲能接受这个现实吗?还有昨晚到底是谁在和孙彩梦聊天呢?

李紫梦头都晕了,她推说身体不舒服,向领导请假先回了家。推开门,她看见唐越端端正正地坐在沙发上。李紫梦赶忙跑过去,大声地说:“越,你昨晚跑哪里去了?急死我了你知道吗?”唐越猛地一颤,睁开了眼睛,原来他端坐在沙发上睡着了。李紫梦见他无精打采的样子,又怀疑又担心。唐越说:“我一直都在啊,你找我时我正在厨房躲着呢!”李紫梦当然不相信,她说:“是吗?我怎么没看见?你为什么要躲?”唐越笑着说:“跟你捉迷藏,在暗处看你焦急的样子真可爱,看来你真的很爱我!”李紫梦不相信,但她看唐越一脸认真的样子,也就没再说什么。本来还想问问他昨晚聊天的是不是他,但现在她觉得这太荒谬了。唐越看起来病怏怏的,连班都上不了,哪里有闲情去谈情说爱?她想带唐越去检查,但唐越说什么也不去,回到房间躺在床上睡觉去了。

李紫梦想要弄清楚电脑里的鬼迷心窍到底是谁。晚上,她将电脑放在床头,今晚他们约好了还会再聊的,到时候自然就知道。李紫梦不愿意去想也不愿意去猜是谁,但她似乎听见了自己心滴血的声音。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半夜,李紫梦听到有人进来了,那人径直走向床头柜,轻车熟路地摸到电脑,取走了它。她一动不动地瞪大眼睛,的确是那个熟悉的身影,那个她爱得很深并决定将终生的幸福都交出去的人。她的心凉到了极点。

李紫梦躲在被窝里悄悄哭了好久,终于,她打算好好找唐越谈谈。客厅没人,唐越不在。李紫梦也不想去找他,她害怕看见他躲在哪个角落里和那个莫名其妙的丫头调情,她害怕看见温文尔雅的他突然被一个小丫头挑逗得狂野十足。想起唐越给她的解释,她哭道:“唐越,你就撒欢去吧,不要找借口说跟我捉迷藏,我不是小孩子!”

李紫梦坐在沙发上哭了好久,终于忍不住喊了几声唐越,没人应答,她却听见了水流的声音。唐越!李紫梦一边喊一边朝卫生间走去,唐越在里边答应着,说正在洗澡,还要等几分钟。李紫梦抬头看了一下热水器,火并没有打燃,而水却一直流着。“骗子!”李紫梦气愤不已,大冬天的,你洗冷水?是拖延时间吧,和Q上的她亲吻告别?她一直等在门外,终于,唐越关了水,开了门,果然一根头发丝都没湿。李紫梦看了看盥洗台,几块毛巾搭在台子上,不用说,下边遮住的一定是电脑。李紫梦冲过去,发了疯似地掀开毛巾,取出电脑,转身回到客厅,唐越捂着心口追出来,他并没有说太多的话,而是回到卧室。半天,他出来了,衣冠楚楚,帅气逼人,他走到哭泣的李紫梦身边,俯下身来,吻了她。李紫梦生气地推开唐越,唐越一言不发,独自下了楼。李紫梦脑袋一片空白。

唐越走后,李紫梦失声痛哭。这时,门铃大响,她打开门,站在门口的不是唐越,而是他在老家的伯伯。唐伯伯满身是灰,看上去疲惫极了,他说他马不停蹄地赶来,是为了告诉李紫梦,唐越坐的车在回家的路上翻下了悬崖,唐越不见了。

李紫梦不明白唐伯伯到底在说什么,她说:“唐越不见了?怎么可能?他这两天都在家呢。”

唐伯伯松了一口气。他告诉李紫梦,在盘山公路一个急转弯的地方,司机为了躲避迎面开来的一辆车,猛地打了方向盘,全车人随着车掉下了山崖。这是一场特大交通事故,等救援的人们赶来的时候,找到了29具,出站时工作人员有记载,连司机在内,车上有30人,但不知道还有一个人是谁。唐越在车上给家人打过电话,唐妈妈唐伯伯赶过去,没找到儿子,却在山崖上发现了他的手机,他们猜或许唐越掉下去后没死自己离开了。

天!难怪他当天就回来了,还一直不对劲,说不舒服,说心口疼!心口疼……车祸……联想到这几天唐越的古怪举止和一些细节片段,猛然间,李紫梦忽然明白了什么。她连忙飞奔进书房里翻看她的采访记录里有关李靖的详细背景,之后,她打开电脑,发现二十分钟前唐越已经和孙彩梦约好了,在学校的教学楼天台上见面……

月光如水,孙彩梦和唐越并排坐在教学楼顶的天台上,小声地交谈着。

唐越说:“孙彩梦,我说过吧,你绝对甩不掉我。”

孙彩梦娇笑着说:“唐越,你怎么这么帅呢?太有个性了!你长得比我任何一个男朋友都好看,我决定不甩你了。”

唐越说:“唉!看来你只爱一个人的外表。看过新闻吗?知道我今天为什么约你到楼顶?”

孙彩梦说:“不就是有人跳楼了吗?不需要看新闻,我们学校的人都知道。我胆子大,帅哥约我到坟地我也敢去。”

唐越慢慢站起来,说:“我说的是另一个新闻,昨天的车祸,全车30人遇难,尸体却只有29具,还有一具到哪里去了?听说他的名字叫唐越,你看看是不是我?”

孙彩梦愣了一下,抬头看去,月光下的唐越还是帅气的唐越。她笑了,说:“就算你是鬼也是个帅呆了的鬼,我也要和你约会。”唐越接着说:“你不是答应过另一个人,只要他死了你也会陪他?你得兑现你的诺言啊!”

孙彩梦猛地抬起头,唐越双眼发直。她声音里充满了惊恐:“你……你说什么?”

“说的是什么你应该清楚,他的尸体火化了,灵魂在天上飘着等你呢,想来找你但没身体了,直到看见帅气的唐越躺在山崖下,他才赶紧附到他身上,过来和你约会。哎,实话告诉你吧,我是李靖,我是李靖!我来找你要回你欠我的,彩梦,兑现你的诺言吧。”彩梦哆嗦着站起来,她想要逃,但唐越,不,是李靖,站在她面前,眼睛里全是愤怒。她惊恐地往后退……

正在这时,楼下穿来刺耳的警笛声。站在楼顶的两人,被警笛声惊醒,如泥塑般愣住了……

很快,李紫梦和警察出现在楼顶。望着脸色煞白的唐越,李紫梦的眼泪夺眶而出。只见她把脸转向蹲在楼角瑟瑟发抖的孙彩梦,颤声说道:“彩梦,姐姐给你讲一个故事,你要好好听……三年前,有一个男孩的父亲出车祸死了,他死前同意将器官捐献出来,刚好医院里有一个人需要换心脏,而且一切条件都吻合,很快,这个男孩的父亲的心脏就在另一个人身体里继续跳动着。昨天早上,那个接受换心的人正坐在回家的车上,车开到半路,他睡醒了,翻开买的报纸,突然看见了男孩跳楼的消息,他的心开始剧烈地疼痛,直觉告诉他真相不是那样的,于是他想打电话给男孩的妈妈,却发现手机被偷了,他叫司机停车,就下车返回城里。到学校后校方不让他进去调查,他回到家,却从做记者的未婚妻那里得到了一个重要线索,并很快弄清了真相,于是他下定决心要让女孩兑现她的诺言……”

迎着孙彩梦疑惑的目光,李紫梦继续说:“没错,那个接受换心的人正是站在你眼前的人——唐越——我的未婚夫。如果不是看了你们两人的聊天记录和我从采访材料里印证了李靖的父亲正是那个器官捐献者而及时报警的话,现在我们见到的就是你的尸体了!彩梦,你的可以到此为止了吗?……”

“紫梦,别说了——”颓然站在一旁的唐越这时打断了李紫梦的话。只见他捂住胸口,艰难地说道,“对不起,紫梦。我没办法给你一个浪漫的婚礼了。”

李紫梦脸上泪水肆意横流,她一头扑到唐越怀里,听到了那颗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是伤心?是惋惜?是感谢?她将手压在他心口上,伤心地说:“越,孙彩梦虽然有错,可她还是一个孩子啊!以命换命?这样的代价太大了……不管你进去多少年,我等你,等你兑现你的诺言——给我一个浪漫的婚礼!”

第二天的新城日报出来了,头条是署名李紫梦的记者撰写的特别报道,标题是——

高三男生跳楼真相告破,青少年心理健康教育亟待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