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求救密语

推理故事

求救密语

2022-06-30 推理故事
 1   盐镇市前几天发生了一件惊天大案,市银行南区支行的一辆运钞车,从药材市场收款回到分理处的门外时,突然遭到几名持枪蒙面劫匪的袭击,被抢去现金四百多万元。   案发后,市公安局迅速组织警力进行……

求救密语

 1

  盐镇市前几天发生了一件惊天大案,市银行南区支行的一辆运钞车,从药材市场收款回到分理处的门外时,突然遭到几名持枪蒙面劫匪的袭击,被抢去现金四百多万元。

  案发后,市公安局迅速组织警力进行侦破,对城里进行了地毯式搜索,并在各个出城的路口设置关卡盘查过往车辆和行人。然而,劫匪和被劫走的现金就像蒸发了一样,不见踪影。

  这天,陆贾涛与张凌聪正在陆贾涛玩,电话响了,是梁小帅打来的。

  “贾涛,你通知一下聪聪,半个小时后到锦绣公园集合。”梁小帅在电话里说道。

  “耶,我们WT组又有事干了!”陆贾涛放下话筒兴奋地叫道。

  半个小时后,两人准时出现在锦绣公园,而梁小帅早已在那里等候了。

  “你们看这个。”梁小帅拿出一张皱皱巴巴的烟盒纸递给两个好友。

  “这是什么?”陆贾涛瞥了一眼问道。

  “嘿!上面还写着字呢,莫非是什么藏宝密语?”张凌聪很感兴趣地看着那张烟盒纸,上面用圆珠笔潦草地写着两行字:

  十方出朱雀,层层十三塔。

  最后还有一个非常奇特的字,很像是“中”字,但是那一竖写成了一撇。

  “十个方块出个鸟,还有一座塔……唉,这是什么鬼东西嘛!”张凌聪根本不懂,连猜带蒙,摆出一副叹息的样子。

  “如果人人都懂,就不叫密语了。”陆贾涛白了他一眼,又扭过头问梁小帅:“这是怎么来的呢?”

  “那天,我去书店买书,走在路上,忽然从楼顶丢下来一个纸团。”梁小帅说道。

  那天上午的十点多钟,空气闷热得让人喘不过气来,街道上行人稀少。梁小帅顶着烈日朝一家新开张不久的书店走去,书店里搞促销活动,许多书都打折。

  梁小帅对R.L.斯坦著的“鸡皮疙瘩”系列丛书惦记了很久,希望能在书店里以低价格买到。

  他刚走到一栋还在建设中的楼房下,“啪”的一声,一团红色的东西从上面落下来,正砸在他的脑袋上。还好不是砖头什么的,没有受伤。梁小帅好奇地捡起袭击他的“不明坠落物”一看,原来是一个纸团,外面是一张百元钞票,里面还有一个揉成一团的烟盒。

  2

  “一定是一封求救信!”张凌聪尖叫道。以这种方式发求救信的事早有耳闻,三个伙伴经常在报纸上看到这样的新闻。

  “可是,求救人为什么要写这种令人看不懂的话?而且最后那个字更是令人莫名其妙。”陆贾涛沉思地说。

  “我想,求救人一定是处于别人严密的监视下,如果明写,不仅求救信发不出去,还会遭到灭口。”梁小帅回答说。

  “咦,小帅,你报警了没有?”陆贾涛问。

  “我正要去报警时,却见三个农民工打扮、草帽戴得低低的人匆匆从楼里奔出来,钻进一辆牌照被遮住的小车里飞快地走了。”

  “哎呀,真可惜,要不我们WT侦探团又扬名了。”张凌聪惋惜地说。

  “这里一定有什么蹊跷,还是先到我家去研究烟盒上的字的含义吧。”梁小帅提议说。

  于是,三个伙伴来到梁小帅家,他吩咐两个好友上网去查询“十方出朱雀,层层十三塔”的含义,自己则对着那个奇怪的“中”字陷入沉思。

  张凌聪与陆贾涛在电脑上折腾了好一会,才满头大汗拿着结果过来说:“十方,是佛教用语,意思是东南西北,和上下左右等方向;朱雀,指的是南方;出,有‘产生、离开、来到、走’的意思,如果要解释这句话,应该选择‘来到’。那么,‘十方出朱雀’应该解释为:在东南西北四个方位中,应当往南方走。”

  然后两人把手一摊,苦着脸说:“‘层层十三塔’这句我们还没有想明白。”

  “我知道了!”梁小帅唰唰在一张纸上写着,说,“你们看,如果在这个字下面加一捺,会是什么字?”

  “加一捺?”陆贾涛与张凌聪异口同声地说道,“史!”

  “还记得我们上次碰到的那个案子吗,没错,就是在史家古堡。求救的人一定是想写‘史家古堡’,可情况突变,来不及将‘史’字写完,就被人押走了。”梁小帅分析着说,“史家古堡地处深山密林中,又有地下溶洞,是一处理想的藏东西地点,特别是赃物。”

  “啊!对!对!也许和抢劫运钞车的案子有关系呢!”经他这么一说,两个伙伴恍然大悟。

  “如果真的有什么联系的话,烟盒纸上的‘层层十三塔’至关重要,或许古堡里有宝塔,只要找着它,就能找到藏钞票的地点。”梁小帅笑着说道,“我们在家玩也是玩,还不如再进一次古堡。”

  两个同伴当然是赞成的。

  一切准备妥当后,他们在第三天出发了。由于之前去过一次,这次算是轻车熟路。可是,一路上梁小帅总感觉有一双熟悉的眼睛在盯着他们。当他回过头来,车上的人却全是陌生的。

  还是在上次的那个小村子下了车,原先依稀可辨的放牧小路被猎奇的人们走出了一条大路,他们毫不费力便到达了史家古堡。

  3

  古堡还是像以前那样静静地矗立在深山中,只不过草更加茂盛了,房子更加破旧了。

  一座具有价值的古堡就这样不被重视而即将湮灭在历史的尘埃中,三个少年一边感叹,一边在古堡里寻找是否有宝塔。

  一圈走下来,却什么也没有发现。在他们前面的是一棵几人合抱那么粗的古樟,枝繁叶茂,远远看去,那树冠就像一座宝塔。

  梁小帅心里一动,拉着两个伙伴来到古堡外,登上一处高地,古堡尽收眼底。只见古堡里从北往南,依次生长着十三棵古樟。

  在南边最后一棵古樟下,一座青砖大瓦房靠着一座崖壁孤零零地矗立在那里。虽然破败不堪,依稀还能看出当年宏伟的气势。

  “我想,在那里面也许能解开密语中隐藏着的秘密。”梁小帅指着那房子说。

  推开腐朽的大门,里面大概很久没有人居住,处处充满了扑鼻的霉味,地上厚厚的灰尘中,布满了杂乱的脚印,好像曾经有人来过。

  “嘘!”梁小帅将食指竖在嘴边,低声说道:“里面可能有人,小心!”凝神倾听了一会儿,见里面没有动静,又拉着他们跑出屋外。

  在屋外一个隐蔽的地方躲了很久,屋里也没有人出来,他们才又进去。屋里的正中是一条笔直的走廊,走廊两旁的房间门都敞开着,估算一下,约莫有二三十间,但房间里都是空荡荡的。

  三人捏着鼻子,顺着走廊朝里面走去,尽头是一堵厚重的墙,与其它的墙壁相比,这堵墙显得有点异样。

  梁小帅仔细观看了一会儿,说道:“这墙上没有蛛丝网,可见经常有人出入。”

  “从墙里出入?你没有搞错吧?”张凌聪皱着眉头问。

  “古人最喜欢在墙上做手脚,说不定这墙的后面是一间密室。”梁小帅边说边用手在墙上摸索着,试图找到进去的机关,但什么也没有。

  忽然,他想起了什么,说:“好了,现在你俩给我蹲下。”

  “大侦探,你要我们蹲下是为了什么?难道与开这门有关系?”两个伙伴好奇地问道。

  “有,关系大着呢。如果这房子的主人是一个成年人,他身高是170厘米,在一般的情况下,人的一只手臂的长度是他身高的一半左右,他向上举起手臂后,就可以触摸到大概255厘米高度的地方。所以,假设这开门的机关就在这门上或者是墙上,距离地面也有255厘米。而我的身高才164厘米,我举起手臂后,只能触摸到246厘米高的地方,两者相差9厘米,因此我没有找到开门的机关。”两人听了恍然大悟,连忙蹲下。

  梁小帅踩在两人的肩膀上,估量了一下高度,伸手在墙上摸索着,在右边墙上255厘米高度左右的地方摸到一个圆圆的凸出点。这个凸出点的颜色与墙的颜色相同,而且只凸出那么一点点,如果站在下面用眼睛观察,是绝对发现不了的。

  这个开门的机关是往里按还是往外拉呢?梁小帅知道,这种设计精密的机关只能试用一两次,如果一两次不成功,那么,它就会失效,到时候只好启动另外的备用机关。

  就在梁小帅犹豫时,下面两人的脚早就蹲麻了,腰酸背痛,再也坚持不住了,身子一歪,将他挤向墙身。他的手正触在那个凸出的机关上,为了保持全身的平衡,力倒全使在手上,将那个凸出点压了进去。不想,只听得一阵沉闷的“扎扎”声,墙上闪出一个门洞来!

连接门洞的是一条黑乎乎的的暗道!这暗道天然形成,高大宽敞,能容得下三个人并排通过,弯弯曲曲地伸向黑暗处,不知有多深。

  这时,梁小帅又感觉那双熟悉的眼睛在背后盯着他们,可他回头时,却什么也没有。

  4

  “进,还是不进?”张凌聪与陆贾涛征询梁小帅的意见。

  “进!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梁小帅斩钉截铁地说。

  他俩在梁小帅的带领下,摸黑向里面小心翼翼地走去。感觉上走了不多远,通道渐渐地向下倾斜了。

  向下倾斜的这段路程不是很长,不一会儿就变平坦了,又走了一会儿,前面忽然出现一点亮光。

  到了近前一看,原来是一根插在烛台上的蜡烛发出的光,这是一个很大的洞厅,里面码着一层层像小山一样鼓囊囊的粗麻袋。有的麻袋已经腐朽破裂,里面的东西散落一地。

  借着微弱的烛光,他们看清散在地上的居然是褐黄色的稻谷!这样隐秘的地方竟然是一个粮仓,三个少年不觉有些意外。

  不过,他们很快就想明白了,在那个天灾人祸,兵荒马乱、强人出没的年代里,保命的粮食比任何珠宝还要珍贵,藏在这样隐秘的地方也就不足为奇了。

  “这里面怎么有燃着的蜡烛?我们快离开这里!”梁小帅叫道。

  忽然,“哗啦”的一声巨响,一道铁栅栏将他们关在里面。“哈哈哈哈!小帅,我在这里恭候你多时了。不愧是梁大队长的儿子,聪明!厉害!这样隐蔽的地方也能被你发现。”一个声音哈哈大笑。

  那人的声音刚落,铁栅栏外亮起几盏矿灯,三个少年看清,站在外面的居然是马天晓、朱黎毅、邓琛三人!

  “三个小子,没想到我们又一次在这里见面吧!”朱黎毅的脸色阴沉,冷冷地盯着他们。

  梁小帅这才记起背后那双熟悉的眼睛原来正是朱黎毅的。

  “抢运钞车的是你们吧。”梁小帅问道。

  朱黎毅点点头。

  “从楼上丢下的纸团以及到现在,都是你早已经策划好了的?那么,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梁小帅想了一下问。

  “很简单,如果强行绑架你们,势必会引起警方的注意,过早暴露我们自己。我们这样故弄玄虚,引诱你们上钩,谁也不会注意到。”马天晓微微一笑说。

  “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陆贾涛怒气冲冲地问道。

  “两个小屁孩,这都不明白!我们需要你们做掩护,把这些钱运出去!”马天晓指着梁小帅微笑着说,“特别是他,他是梁大队长的儿子,是最好的掩护棋子。”

  “从公路旁的小村庄到这里,一路上都是荒山野岭,你们三个大人在半路上就可以捉拿我们了,至于这样诱骗我们到这里吗?我真为你们害臊!”张凌聪讥讽地说。

  “你们都是人精,人小鬼大,很难捉着你们呢。”马天晓丝毫没有羞意。

  “老大,别与他们斗嘴了。”邓琛看了一下时间,“还有两个小时天就黑了,我们先到外面去休息一会儿,养足精神好行动。”

  马天晓点了点头,与他们走了出去。

  他们走后,三个少年走到铁栅栏前对着铁条又是踢又是摇,无奈铁条太结实了,任凭他们怎样折腾,都纹丝不动!

  三人再也无计可施,坐在地上直喘粗气。

  这时,洞里忽然射来几道手电光,接着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有人大叫着:“小帅,你们在哪里?”

  “是我爸爸来了!”梁小帅听到声音惊喜地说。

  不一会儿,梁大队长带着几个警员赶到,刘警官砸开铁栅栏上的锁,将他们放出来,其他的警员在旁边的小洞里找到了被抢走的钞票。

  “爸,你怎么知道我们来了这里?”房子外,梁小帅看着三个戴着手铐的劫匪问。

  “看看,你们在家里留下了什么?”梁大队长从口袋里掏出那张写有密语的烟盒纸,以及他们遗留下来解密的资料,笑着说,“其实,我们也想到了这里。没想到你们WT侦探组走在了我们前面。真是后生可畏啊。”

  “这才叫虎父无犬子。”刘警官在一旁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