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金丝猴谜案

推理故事

金丝猴谜案

2022-06-30 推理故事
“小帅,起床了,快起来,你不是一直念叨着要跟着彭叔叔办案么,机会来了。”    “什么?!”梁小帅从床上一跃而起,警察局的彭南叔叔可是他的偶像,数一数二的办案专家。帅爸从前经常对小帅讲他们一起办案的一些……

金丝猴谜案

“小帅,起床了,快起来,你不是一直念叨着要跟着彭叔叔办案么,机会来了。”

   “什么?!”梁小帅从床上一跃而起,警察局的彭南叔叔可是他的偶像,数一数二的办案专家。帅爸从前经常对小帅讲他们一起办案的一些趣事,让小帅对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因此小帅才立志当一名的。小帅一直想和彭叔叔学习一些侦探的技巧,只是他太忙了,全国各地到处跑,总是没有时间,这次可算逮到机会了。

   “是什么案件,什么时候出发?”

   “现在就走,到了你就知道了。”帅爸卖起了关子。

  树下尸骸

   “好久不见啊,小帅。”彭南见到顶着一脑袋乱蓬蓬头发的梁小帅,微笑着打招呼。“听说你帮助你老爸破获了不少案件,很好,有进步。”

   “嘿嘿……”平时伶牙俐齿的梁小帅听到偶像的夸奖有点不好意思,傻笑了两声,但随即便恢复了常态,“彭叔叔,这次是什么案件啊?”

   “跟我走吧,一边走一边讲。”彭南收拾好装备,拉着小帅上了车,回头冲帅爸一挥手,“老梁,这边的事情交给你了。”

   原来,彭南刚到单位,电话就响了起来,有药农进山采药时无意中发现了被盗猎者打死的金丝猴。还没来得及吃早餐的彭南立即通知了帅爸。由于是,警察局人手不够,帅爸手头还有别的案件,就派梁小帅给彭南充当助手,帅爸对自己的儿子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彭南专心致志地开车,不能闲聊,梁小帅百无聊赖地看着窗外的风景,一路无言,幸好很快就到了案发现场。

   在一片密林中,一只金丝猴静静地躺在最高的一棵红杉树下,睁得大大的双眼中充满了恐惧和不甘,或许是由于时间太久的缘故,金丝猴的尸体已经有些腐烂。根据报警的村民介绍,由于今天需要采摘的草药较多,为了方便行动,他便打算将先采摘的一部分用报纸包好埋在这棵最高的红杉下,不想却挖出了金丝猴的尸体。虽然头顶上有两个看起来很像被肉食动物的利齿咬穿的伤口,但由于尸体比较完整并且掩埋得很好,他感觉这只金丝猴不是死于天敌的捕杀,于是就打电话报了警。

   已经有几名侦查人员保护好了现场,法医站在一旁等候彭南的指示。侦查人员在现场并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考虑到金丝猴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彭南将尸体小心地装起来交给了法医。

   金丝猴的尸检结果很快出来了,死亡的是一只成年雄性黔金丝猴,死亡时间为5天前的清晨,头顶上并行的圆锥形孔洞为猞猁一类的中型猫科动物的犬齿刺出的,四爪处有刀划的痕迹,除此之外再无其他的伤痕,因此这只金丝猴的致死原因为头部的致命穿刺。

   “从尸体被掩埋的很好以及整张皮都不见踪影这两点来看,猞猁显然不是真正的元凶,这很可能是一起人为制造的血案。”彭南一边看着尸检报告一边说。

  疑点重重

   由于被猎杀的对象是极度濒危的黔金丝猴,分局对此非常重视,以彭南为首的专案组很快成立,梁小帅为编外人员,心甘情愿地做起了小跟班。他是不会放过这个难得的学习机会的。

   午饭时,彭南和梁小帅再次讨论起了当下的案子,彭南又发现了新的疑点。他说:“刚到现场时我认为盗猎者是利用猞猁杀死金丝猴而后进行剥皮的,可过后仔细一想,感觉事情并不那么简单。第一,猞猁性格孤僻,极难驯化;第二,猫科动物对于血腥味十分敏感,如果利用猞猁进行猎杀,猎物伤口处流出的血势必会让它变得亢奋,从而发动进一步的攻击;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即便是成功的驯服它为自己所驱使,并且可以在它发动进一步攻击前控制住局面,可是在猎杀时猞猁的爪子却不可避免的会在金丝猴的体表留下抓痕。这样的皮弄到市场上根本没人会要,如果不是为杀而杀的心理变态,凶手这样做显然说不通。”

   梁小帅听了这话一脸的茫然,过了一会儿,他才若有所思地说:“会不会是凶手事先对猞猁的爪尖进行了处理呢,比如用布缠起来或是进行了修剪?”

   “不大可能,如果那样的话势必会对猞猁第一时间控制猎物的能力产生制约。金丝猴动作敏捷,而死亡的那只体长达到了70厘米,属于同类种的大个体,当遇到危险时势必会全力反抗,缠住爪子的猞猁想轻松制服它并不容易。况且金丝猴常年生活于高树之上,很少下到地面,而且还是群居生活,警惕性极高,野生状态下猞猁成功捕杀金丝猴的情况都非常罕见,更别说是在利爪被束缚的情况下了。”

  案件进展

   下午,负责调查猴皮下落的两名警员小李和小张带回了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在对附近村庄的暗访中他们无意中碰到了正准备去山中投放捕兽夹的阿三。不知为什么走到半路他又转身回去了,感到可疑的小张和小李便暗中尾随到了他的,结果竟然在院中看到了挂在晾衣绳上的一整张猴皮,二人随即将阿三带回了分局。这个阿三父母早亡,家里也没有任何亲戚,独身一人,整天游手好闲。年初的时候经村委会安排加入了村里的护林队,后来因为三天两头的旷工被护林队开除了。

   彭南立即对他进行了审问,让他交代一切犯罪事实。不想阿三却大呼冤枉,声称自己从来没有猎杀过金丝猴,今天带上捕兽夹其实只是为了打野兔,半道上感觉那样不过瘾,就回家去换土制的散弹枪,至于院里的那张猴皮则是他昨天晚上从护林队队长马明家里偷的。由于对上个月马明将自己开除怀恨在心,所以一直想找机会报复,刚好昨天发现他家里没人便打算进去搞点破坏,结果无意中看到了院子中的猴皮,于是就拿回了家,准备找时间到集市上卖个好价钱。

   技术人员通过检验,果然在猴皮上发现了马明的指纹。与此同时,一个细微的发现让彭南大惑不解:案发现场的尸体头骨上有两个致命穿孔,而缴获猴皮的头部表皮并没有任何破损的痕迹。

   难道这是无意中发现的另一起金丝猴盗猎案?

   事不宜迟,彭南立即对马明进行了传讯,可面对眼前的铁证,马明同样是一肚子委屈。“我是国家聘用的护林员,虽然不敢说觉悟有多高,但至少懂得金丝猴是保护动物不能伤害。这张猴皮是昨天上午妻子的远房表弟张凯带来的,当时东西被装在一个绿色的大盒子里,我也没看,等亲戚走了我打开后才发现是猴皮。本打算交给你们的,可是我妻子担心说不清楚,同时也怕给自己表弟带来麻烦坚决不同意,我们为此还吵了一架。下午丈母娘打来电话说我女儿发烧,我们两个人就赶着带孩子看病去了,一晚上都没有回家,临出门前猴皮就胡乱地扔在了院子里。”

   警方随后在马明的家中找到了他所说的盒子,并且在上面发现了陌生人的指纹,经过再三追问,马明的妻子终于说出了表弟的住址,彭南立即派人赶了过去。可张凯却坚持说那个盒子是小学同学刘明杨给他的,只说是土特产,他根本没打开看过。

   办案人员又马不停蹄地赶到了刘明杨家,房间内传出广告的声音,似乎是正开着电视,可小张按了好几下门铃却都无人开门。感觉不对的彭南立即撞门而入,眼前的场景让他惊呆了,只见刘明杨的后脑顶在墙壁的挂衣钩上,已经没有了呼吸。屋内窗户紧闭,并无强行入室的痕迹。彭南在附近地面上发现了蜡油的痕迹。从现场看,刘明杨很可能是不慎滑倒导致后脑撞在铁钩上的,属于意外死亡。

   “倒霉,好不容易查到的线索就这样没了,他怎么偏偏这个时候意外滑倒。”小李不无遗憾地抱怨道。

   “我觉得这不是意外事故。”梁小帅四处看了看。

   “没错!”彭南斩钉截铁地说道,“这决不是意外滑倒,而是人为制造的蓄意谋杀!”随即他让人对刘明杨的情况进行了调查。

   “小帅,我们今天的调查先到这,明天我们再来,你先回去休息吧。”彭南先把梁小帅送回了家。

   晚上,回到家的彭南准备给自己高中时的老师传送一些治疗老寒腿的方法,可当他打开邮箱后,却发现收件箱内有一封陌生人寄来的邮件,主题为“金丝猴盗猎真相”。在职业习惯的驱使下,彭南用杀毒软件进行杀毒后打开了它,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篇简短的文章:“彭警官:金丝猴的案子不用再调查了,因为凶手刘明扬已于今天下午意外身亡,下面附件中的视频是我拍摄到的证据。”署名是“一个热爱野生动物的摄影者”。

彭南立即下载了附件进行观看。这是一段用多媒体数码相机拍摄的视频,整个视频长度为2分20秒,里面一个人正背对着镜头让锋利的刀子在金丝猴的身上游走,动物非常娴熟。通过截图放大,彭南看到视频中的人右耳后侧有一道约1.5厘米的疤痕,这与死者刘明杨的特征完全吻合。

   第二天一早,彭南将视频带到局内交给技术鉴定人员鉴别真伪,结果显示此视频完全为后期制作。

   给自己发邮件的人为什么要设计陷害刘明杨?他是怎么知道刘明杨死亡的?他是不是凶手?带着诸多疑问彭南再次带人来到了刘明杨的家。当然小帅也不会错过这个机会,一早就跟了过来。

  新的线索

   通过仔细勘查,专案组在衣柜中发现了一支手表型麻醉枪以及冰箱内储存的大量麻醉剂。而更大的发现也很快接踵而至,彭南请技术人员破解了刘明杨的电脑开机密码,在电脑中查到了自动保留下来的一段QQ聊天记录,内容竟然是与如何倒卖野生动物制品有关。很快,专案组就在网警的配合下抓到了那个用QQ与刘明杨联系的人李志平。根据他的交代:刘明杨以前曾多次向他提供野生动物的皮毛,这次原本说好以4万元的价格成交一张黔金丝猴皮的,可当他去取货时,刘明杨却变卦了,硬要他拿出10万,于是两人发生了冲突,曾经练过太极的李志平不慎将刘明杨推在了铁钩上。随后,李志平紧急制作了那个假视频,并发送了邮件,想以此来迷惑警方。

   看来现在已经可以肯定这起黔金丝猴的盗猎者就是刘明杨了。可是还有一个问题困扰着彭南:这两张猴皮的头部都没有丝毫破损的痕迹,猞猁的牙齿是怎么透过表皮刺入进去的呢?

  谜团解开

   彭南边思索边在刘明杨的房内来回踱步,靠近废纸篓旁的一小堆金属碎屑引起了他的注意。碎屑、蜡油,看到这些的彭南突然眼睛一亮,对几名下属说道:“我知道猴头的表皮没有破损的原因了,盗猎者根本就没有利用猞猁去盗猎。”

   “没有利用猞猁?那头骨上的穿孔是怎么回事?那个不是已经确定是猞猁的牙齿所为了吗?”梁小帅不解地问道。

   “他没有利用真正的猞猁,但却使用了猞猁的头骨模型。”彭南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凶手首先仿照猞猁的头骨大小用聚苯乙烯材料制成模型,并用蜡将犬齿固定在相应的位置,然后再用金属铝对头骨模型进行复制,通过高温使聚苯乙烯蒸发,等到冷却之后,一个金属猞猁头骨就制作好了,再安装一个可以使颌骨动起来的液压推杆。然后他利用麻醉枪将黔金丝猴麻醉进而进行剥皮。随即启动装置,让金属猞猁的牙齿刺入已经被剥皮的金丝猴头顶,所谓的‘致命伤’就这样留下了。”

   “可是他为什么又将猴皮免费送给了张凯呢?正常情况下应该不会有人这么慷慨的将自己冒着危险的来的东西送给别人啊。”

   “这个问题我已经调查过了,这个刘明杨最近由于挪用公款面临被开除的危险,而张凯正好是他所在单位的上级单位领导,他这样做完全是想保住自己的饭碗。可是他的如意算盘落空了,张凯根本就没有拿他送来的礼物当回事。

   “真是煞费苦心啊,这些人为了获取暴利不顾动物的死活和国家的法律,竟然想出了如此手段残害保护动物,着实狡猾,可恶!”梁小帅气愤地说道。

   “是啊,但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无论犯罪份子如何狡诈,也终究逃脱不了正义的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