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檀香符

推理故事

檀香符

2022-06-30 推理故事
一   蕲阳商业巨贾钱金荣死了。   钱金荣二十刚出头,身强力壮,结婚才三天就猝死家中。对此,钱家上下颇感蹊跷,遂派人到县衙报案。知县唐继儒问明情况后,迅速带着一干衙役,赶至死者家中。   唐继儒对现……

檀香符

  蕲阳商业巨贾钱金荣死了。

  钱金荣二十刚出头,身强力壮,结婚才三天就猝死家中。对此,钱家上下颇感蹊跷,遂派人到县衙报案。知县唐继儒问明情况后,迅速带着一干衙役,赶至死者家中。

  唐继儒对现场进行仔细勘察后,走至死者床前,当他轻轻掀开那床盖在死者身上的缎面被子时,不由得倒退了几步,呈现在他面前的,是一副因痛苦而扭曲、因扭曲而狰狞的面孔。他脑子里立即跳出了两个字:谋杀!

  为查清钱金荣的死因,唐继儒剥光了死者身上的衣服,从头到脚、从前到后,每个部位都进行了认真仔细的勘查。可忙了半天,一切都正常。既没有找出半点伤痕,又没有发现丝毫中毒的症状。离开时,唐继儒发现,在床头柜上的烛台旁,放有一块刻有一颗古怪人头的木板。

  唐继儒到蕲阳任知县几年,还从未碰到过这样棘手的案子。钱金荣的家人不依不饶,认定这是一起谋杀案,而且一口咬定,钱金荣的新婚妻子紫娟就是杀人凶手。钱家人骂紫娟是一个恩将仇报的狐狸精。想当初,她父亲身染重病,没钱医治,是钱金荣将他们接至家中,并亲自为老人请医买药。老人去世后,钱金荣又按照当地的礼仪厚葬了他。可紫娟却做出这等事来。

  唐继儒也像钱家人一样,对紫娟产生了怀疑,但作为知县,讲的是证据,没有充分的证据,就不能轻易下结论。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儿戏不得。再说,钱金荣可是紫娟的大恩人,她为什么要杀害自己的恩人呢?

  唐继儒百思不得其解。

  二

  事情处理完毕后,唐继儒将紫娟带到了县衙,并将她安排在膳食房做帮手。没想到,漂亮的紫娟还做得一手好饭菜。吃了紫娟做的饭菜,衙役们个个精神倍增。

  唐继儒一向胃口不好,吃东西很挑剔,自从紫娟到了膳食房,他觉得顿顿饭菜都是那样香甜可口。看到那香甜的饭菜,他就胃口大开。不知不觉中,胃痛的老毛病竟好了。

  唐继儒自小志向远大,入仕后整天埋头于公务中,无暇顾及自己的终身大事。加之他一生心高气傲,一般的女子看不上眼,以致过了而立之年,仍孑然一身。

  看着唐知县整天忙于公务,有时忙得连饭都顾不上吃,紫娟对他的照料更是格外上心,不是熬碗莲子汤,就是煨一罐排骨送过去。一来二往,两人慢慢产生了感情。

  对他俩的情况,老县丞看在眼里,喜在心里,有心撮合,但又不知怎样开口。

  这天,老县丞瞅了个空,把唐知县请到一家茶馆喝茶。老县丞一边喝茶,一边拉起了家常。他说,他在县衙呆了二十多年,前后经历了几任知县,只有唐知县是一个清廉的好官。老县丞说着,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唐继儒问他为何叹气,老县丞说:“哎,这样一位好官,可身边连个体己的人都没有。”

  唐继儒笑着接过了话头:“你今天把我请出来,就是跟我说这些?”老县丞说:“不,我还想跟您说一件事。”唐继儒说:“但说不妨。”老县丞犹豫了一下说:“我觉得你和紫娟倒是蛮相配的。”

  唐继儒睁大眼睛,问道:“真的?”老县丞说:“当然是真的。”

  唐继儒听老县丞这么说,放下了茶杯:“既然县丞认为我俩般配,那就请你给我当个媒人如何?”老县丞说:“好啊,事成之后,我可要讨几杯喜酒喝。”

  有老县丞做媒,唐继儒很快就和紫娟成了亲。举办婚礼那天,县衙里鼓乐齐鸣,红灯高挂,好一派热闹喜庆的景象。

  三

  唐继儒与紫娟成婚后,将心思全放在了百姓的事情上。在他的精心治理下,蕲阳更加安定了,百姓也一天天富裕起来。在百姓安居乐业之时,紫娟为唐继儒生了一个可爱的儿子。

  然而,好景不长,唐继儒的儿子满月不久,蕲阳又发生了一桩命案。令人不敢想象的是,死者的情形竟与钱金荣一模一样,面目狰狞,身上却没有半点伤处;床头柜的烛台旁,也放有一块刻有一颗古怪人头的木板。

  难道那块木板上有什么机巧?经检测,那块木板是用木质坚硬的檀香木制成的,除了上面刻有一颗面目古怪的人头,其他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唐继儒想,总不能说是古怪的头像夺去了人命吧。

  案子破不了,唐继儒始终处在焦虑和自责之中,回到家也是闷闷不乐。以往看到紫娟做的饭菜就馋得要流口水,现在却没有一点胃口,晚上和紫娟睡在一张床上,也总是侧身向外,独自想着自己的心事。

  这天夜里,见唐继儒心事重重的,紫娟想开口又有些犹豫,最后,她还是开了口:“官人,能不能把你心里的事说出来,或许我还能帮帮你。”

  唐继儒微微叹了口气,将最近发生的那个疑案告诉了她。紫娟听后,心里一颤,急忙转过身子,紧闭双眼,强忍着不让泪水流出来,可泪水还是一个劲儿地往外涌。

  第二天,紫娟早早起了床,煎好两个荷包蛋端到唐继儒面前。唐继儒看着紫娟,有些歉疚地说:“辛苦你了。”

  唐继儒出门时,紫娟又将他送到门外。他们婚后,虽然十分恩爱,但像这样还是第一次。紫娟送了一程又一程,眼看到了衙门口,紫娟停住脚步,不好再送了。可待唐继儒转过身子,她又叫住了他。见紫娟欲言又止的样子,唐继儒说:“夫人有什么话尽管说,为夫听你的就是。”

  紫娟面色赤红,想要说什么,欲言又止。唐继儒挥挥手说:“夫人请回吧,我办完公务就回去。”

  就在唐继儒转身之时,紫娟终于鼓足勇气,说了声:“官人,我有话跟你说。”紫娟说完,就转身往回跑,跑得踉踉跄跄的,差点摔倒。唐继儒见状急忙跟了过去。

  四

  唐继儒一进家门,就见紫娟瘫坐在一张椅子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他连唤了几声,没有回应,唐继儒急了,问紫娟是不是病了。

  过了好一会儿,紫娟才缓过气来。她镇定地起身关了房门,然后拿出一块刻有古怪人头的木板,问唐继儒:“你可认识这个东西?”唐继儒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紫娟说:“你肯定见过它,但你可能不知它能要人性命。”

  唐继儒瞪大眼睛看着紫娟和那块木板。紫娟说:“我知道你一直为这个苦恼,今天我就把这个秘密告诉你。”

  紫娟告诉唐继儒,这叫檀香符,上面刻有一个面目古怪的神祇头像,是西域人用来给死者陪葬的,上面涂有一种毒液,这种毒液是西域一种植物的汁液,叫箭毒。箭毒毒性很强,把涂有箭毒的檀香符放在烛火下,经烛火的烘烤,箭毒就会散发到空气中,人吸进了这种有毒的空气,就会身受常人无法承受的剧烈惊厥和心跳过速,中毒者在死前会痛苦挣扎,因而会出现面目扭曲的惨状。案发后,毒液早就挥发掉了,现场不会留下半点痕迹,所以,没有人知道死者是怎么死的。

  唐继儒像听故事一样听着紫娟的讲述,待紫娟讲完,他又问紫娟,为何要杀钱金荣。紫娟叹了口气说:“钱金荣是罪有应得!”

  紫娟告诉唐继儒,她家原在安徽宣城开有一家绸缎庄,生意还不错,是钱金荣害得她家破人亡的。一次,钱金荣去宣城做生意,不知怎么看上了她姐姐,为了得到她姐姐,钱金荣带着家人深夜闯进了她家,将她姐姐奸污了。钱金荣怕事情败露,就狠心地将她父母和姐姐杀害了,还将绸缎庄里的绸缎席卷一空。她因头天去了舅舅家,才幸免于难。后来,她与舅舅乔装成父女,就是为了找钱金荣报仇。不料到蕲阳后,舅舅不幸染疾去世了。舅舅曾经闯荡江湖,到过西域,这些檀香符就是舅舅给她的。

  杀了钱金荣,紫娟本可以一走了之,但想到血海深仇已报,活在世上没了意义,就想早死去见父母和姐姐,没想到让她碰上了唐继儒。不知为什么,碰到了唐继儒,她就又有了求生的欲望,她不想死了。

  紫娟说到这里,停了停:“你可能奇怪,我怎么知道最近这个案子的情况?其实,这个案子也与我有关。那天,我去庙里烧香,碰到一个年轻女子流着眼泪,伏在菩萨面前久久不起来,我问她为何这样,她将她的遭遇跟我说了。她男人为了得到她,偷偷将她的父母杀了,事后还装好人,出钱厚葬了她的父母。她一直视他为恩人,为报答他,她嫁给了他,后来她才弄清事情真相,她想杀了男人,可又没有法子。我平生最恨的就是这种人。于是,我就给了她一块檀香符。”

  五

  紫娟讲完这些,心情平静了,长期压在身上的包袱好像一下子放了下来,她感到一身轻松。唐继儒却痛苦万状,吼叫道:“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你难道不知道,你说出这些的后果吗?”

  紫娟点点头:“我知道,但我高兴去死。我不愿看到你为此而痛苦。”唐继儒说:“你这不是更让我痛苦吗?我和孩子不能没有你呀!”紫娟说:“我知道,你是一个有情有义的好男人,我还知道,你是一个秉公执法的好官,我不能让你痛苦,老百姓更不能没有你这样的好官,所以,我托老县丞把破获这两起案子的文书,以你的名义报到了府衙和刑部。并特别说明,你当初娶我,就是为了得到的线索。”

  听了紫娟的话,唐继儒一下子瘫坐在地上。

  接连破了两起疑案,唐继儒声名远播,震动朝野,人们把他说成是包公转世,神仙下凡。说书人还把他为破案而娶女凶手为妻、最后大义灭亲的事,演绎成了一段传奇,到处传唱。没过多久,圣旨到了,要他进京任职。这是他等待多年的机会,许多人都为他庆贺,钱金荣的家人也向他表示了歉意,说当初错怪了他。可唐继儒没有半点欣喜之色,他向朝廷写了辞呈,带着儿子,在紫娟的坟墓旁搭建了两间茅屋,他要与紫娟终生相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