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推理故事 » 较量十年的绑架案

推理故事

较量十年的绑架案

2022-06-30 推理故事
 富豪林斌刚出生的儿子被绑架了,歹徒在第一天打电话勒索赎金之后,便再也没了消息,莫非孩子已经遭遇不测?   绑架   “丁零零……”手机清脆的铃声响起,刑警队的队长孙同如中……

较量十年的绑架案

 富豪林斌刚出生的儿子被绑架了,歹徒在第一天打电话勒索赎金之后,便再也没了消息,莫非孩子已经遭遇不测?

  绑架

  “丁零零……”手机清脆的铃声响起,刑警队的队长孙同如中了箭的兔子般跃了起来。

  自从一个星期前,本市富豪林斌刚出生的儿子在里被人冒充医生抱走后,刑警队的同事们已经整整七天没睡过一个好觉了。

  在这一个星期中,警方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追查歹徒的身份,却是一无所获,医院里的监控虽然拍到了歹徒的身影,可这歹徒不但全身被白大褂遮住,脸上更蒙着一个大口罩,根本看不出本来面目。

  至此,这起大案完全陷入了僵局。

  奇怪的是,足足一个星期过去了,歹徒除了第一天打电话给林斌要求一百万元赎金之后,便再也没打电话跟林斌联系。要知道,刚出生的新生儿极难照料,大伙儿很难想像,歹徒会一把屎一把尿地照料刚出生的小孩儿。所以最坏的可能是,新生儿体弱,已经遭遇了不测,所以歹徒无意再跟林斌联络,若真是如此的话,这件绑架案很可能会变成一桩悬案。

  这时,连接着林斌手机的监听器里传出了一个阴沉的声音:“林先生,给了你一个星期的时间,总该把现金准备好了吧?”

  林斌急忙道:“准备好了,我的儿子……”

  但那阴沉的声音根本不给他插话的机会,自顾自说了下去:“现金要旧钞,不连号,具体交钱地点明日再通知!记住,提好钱,做好准备,不许报警!否则……”

  随着这歹徒的冷笑声,电话里传来一阵婴儿的大哭声。

  林斌心痛地大声叫着:“不要虐待孩子!我给钱就是!”

  但他没有等到歹徒的回答,电话挂断了。

  一旁的孙同暗暗捏了一下拳头,明日交赎金时,便是这歹徒的末日了!

  赎金

  “晚7点前,将一百万元现金放到城外公爵山庄后面的第三个垃圾桶里,7点后,如果没看见钱,将不再与你联系!”

  听到这段话时,孙同忍不住骂了一句粗话,接到电话已是晚上6点半了,公爵山庄离城里颇远,就算争分夺秒,赶到公爵山庄也要半个小时。也就是说,歹徒根本没给警方准备的机会,尤其可恶的是,通往公爵山庄的盘山路只有一条,警方跟着孙同一起开车上山,肯定会让歹徒有所察觉,到时很可能会发生变故。

  “该死!”孙同大声下令,“小刘,小吴,用最快的速度从公爵山后山转上去,路虽差了些,可比盘山路近了不少,早一分钟做好布置便多一分逮住犯罪分子的机会,明白了没有!”

  时间紧迫,一旁心急如焚的林斌也拿起手提包往车里奔去,半个小时正好赶到公爵山庄,若出现路阻等意外情况,那可真是欲哭无泪了。

  二十分钟后,一路驾车风驰电掣的林斌总算看到了城郊公爵山的盘山路,若无意外的话,五分钟后便可赶到歹徒指定的交钱地点了。

  神经紧绷的林斌刚松了一口气,却听到手机铃声又催命般地响了起来。

  林斌心觉不妙,果然,按下通话键,那阴沉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林先生,你现在该到公爵山的盘山路口了吧,不要停,向右转弯,交易地点改变,你一路开车到公爵山对面万松岭山顶,我会给你下一步指示!”

  果然没这么简单,现在的人警匪片看多了,哪会这么轻易将真正的交易地点暴露出来!尽管林斌早有准备,也忍不住大骂了一声。

  警方为了不暴露目标,肯定全在公爵山后山往上赶,这边一个电话让自己往右拐,警方飙车技术再好,也根本没有可能赶上来。后面虽有孙同和其他几名警察吊着,可在大部分警力被甩的情况下,林斌根本不指望孙同他们几个能抓住歹徒。

  想到这里,林斌反而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只要儿子能平安回来,其实他根本不在乎这一百万。若不是怕歹徒拿了钱却不放人,林斌根本不会选择报警,从这几个回合较量中,林斌发现这歹徒奸诈异常,仅从这歹徒绑架后足足沉默了一个星期,让受害方等得几乎疯狂得不计后果才联系的方式便可看出,这次交易肯定还有后着,警方人赃俱获的可能性很小。

  林斌猛一咬牙,方向盘一转,加速往万松岭的山顶猛飙了上去。性能极好的奥迪车一路加速,以几乎比后面警方车子快一倍的速度来到了万松岭的山顶。

  晚上的万松岭顶上黑漆漆一片,冷风呼啸。林斌提钱下车,却根本看不到一个人影。

  林斌四处张望,电话铃声再次响起:“林先生,到万松岭山顶了吧?看到万松岭石碑后面的悬崖了吗?你将装钱的提包从石碑后面丢下去便行了!”

  林斌这才明白,这次看似在山上交易,但歹徒却根本是躲在悬崖下的山谷里,哪怕警方做好再周密的布置,也绝无可能将警力浪费在万松岭山脚的这条小山谷里。

  “林先生!拖住他!我们马上往山谷里赶!”耳机里传来了孙同气急败坏的声音,显然他也根本没料到歹徒居然会在万松岭悬崖下的山谷里等待百万现金从天而降。

  但林斌犹豫了一下,还是咬着牙将手中提着的现金往悬崖下丢,山风呼啸,装满现金的手提包很快消失在了悬崖下的黑暗之中。

  较量

  “快!快!将车开到万松岭小山谷的出口!”

  孙同听耳机里并没有传来林斌拖延时间的回话声,知道事情不妙,急忙驱车赶往万松岭下面小山谷的出口,但是,显然他来迟了。

  万松岭小山谷里一片寂静,没有人,也没有从山上丢下的钱袋,显然这十来分钟的时间差早就让歹徒逃之夭夭了。

  孙同心烦意乱地摸出烟叼在嘴上,正想掏出兜里的打火机点上,却一个不留神,打火机掉在了地上,摔了个四分五裂。

  孙同正想大骂,却倏地呆住了。

  等等,这打火机是一元钱一个的廉价货,自然经不得摔,可林斌放钱的手提袋虽然是名牌货,但从这相当于百多层楼高的悬崖上丢下来,断无可能安然无损!

  歹徒是如何在一片黑暗的小山谷中用极快的速度收集到因手提袋破裂而四散的钞票,并及时逃走的呢?

  无论如何,时间绝对不够!

  孙同的心猛地一跳,一种荒谬的想法倏地浮上了他的心头,他用力回头,向一脸沮丧的手下大声吩咐道:“快!大伙儿在附近找一找,看看是否能找到散落的钞票!”

  众人虽不明所以,但仍迅速执行了孙同的命令。很快,搜寻的结果汇报了回来:“孙头,找不到钞票,看起来歹徒连一张都没落下……”

孙同听着手下的抱怨,非但没有露出失望的表情,反而嘴角浮起了一丝神秘的笑意:别急,你这奸诈的绑架犯,我们之间的较量才刚刚开始呢!

  追踪

  又是一个黑夜,一条身影如幽灵般出现在了万松岭石碑旁的悬崖边上,手电筒的光映出一张消瘦而阴郁的脸,这人叫陈兴。

  一星期前陈兴的妻子因生孩子交不起住院费,只能在出租房中叫来接生婆,结果造成他的妻子大出血而死。

  在那一刻,他无比痛恨自己的无能,穷途末路的陈兴打起了坏主意……

  此时眼看百万横财即将到手,陈兴不知是兴奋还是恐慌,他蹲下身子,伸手在悬崖边草丛中一阵摸索,扯出了一条绳索来。用力拉扯下,一个巨大的网兜从悬崖下浮现了,网兜中裹住的物品赫然是昨夜林斌丢下的那装着百万巨款的手提袋!

  若是孙同能看到这一切,一定会被气得吐血。原来昨夜陈兴根本没到现场,林斌从悬崖丢下的手提袋被这横在悬崖下的网兜给稳稳裹住,造成了陈兴已在下面小山谷中拿到巨款而顺利潜逃的假象!

  也就是说昨夜无论警方布下多大排场,无论如何兵贵神速,也绝无可能逮到这根本不在现场的陈兴!

  陈兴将网兜中的手提袋拉开,满满当当的现金顿时晃花了他的双眼,他不敢在万松岭上多加逗留,将手提袋丢在一个大背包中,跨上自行车往山下骑去。

  自行车一路往市区而去,很快到了市郊的廉租房前,他推开门,将背包放下,从里间抱出一个小孩儿,低声道:“钱到手了,现在该将你送回去享福了。”

  他把孩子抱到早已准备好的推车中,转头正想拿起桌子上的帽子,却听一声巨响,房门被猛地踹了开来,全副武装的警察们竟如神兵天降般出现。

  陈兴不敢相信地大叫道:“不可能!你们怎么可能找到我?”

  “当然是一路追踪你来的!”孙同盯着陈兴道,“你那瞒天过海之计虽然巧妙,但你显然忘记了一点,林斌装钱的手提袋只是普通型的,再加上百万元钱的重量,从那么高的悬崖丢下,非摔得四分五裂不可!若这悬崖丢钱的诡计真是你最终手段的话,你肯定会提醒林斌将钱装在特别结实根本不怕摔的旅行袋里。而你却没有特地点明这一点,显然你根本不担心钱被摔散了,但奇怪的是,你如何能保证这装有百万巨款的手提袋从悬崖上掉下而不散裂呢?于是我开始怀疑这悬崖丢钱只是一个幌子,但问过林斌,他确实是把钱从悬崖上丢下去了,而更奇怪的是悬崖下的小山谷中竟找不到任何重物从高处坠落而产生的撞痕,于是我猜测,这钱肯定留在了悬崖和小山谷之间……”

  “所以你们故意将钱留在网兜里,然后顺藤摸瓜……”愤怒咆哮的陈兴突地神色大变,止住大叫,扭头向后望去,正看见一名蹑手蹑脚从后窗翻进来的年轻警察将孩子从推车里抱了起来,脸上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原来眼前这警察对自己唠叨个不休,为的就是吸引自己的注意力,以便让后窗翻进来的警察顺利解救人质。

  这时孙同也长出了一口气,正待挥手让人将陈兴铐上,却见那抱着小孩正想迅速退开的警察被出租房里遍地都是的杂物绊了一下,身体一倾,整个人往前面倒了下去。

  小心孩子!孙同的心猛地提了起来,这完美的人质解救可别因这点小事而让小孩子受伤!

  但更让孙同揪心的事发生了,原本看似已束手就擒的陈兴竟在这一瞬间猛扑了出去,他想夺回孩子,以求再次要挟警方?!

  “砰”的一声,窗外布控以防陈兴逃走的警察见情况危急,举枪就射,陈兴全身一震,顿时仆倒在地。

  而那抱着小孩跌倒的年轻警察也在关键时刻一个翻身,让自己的后背重重着地,怀中的小孩安然无恙。

  孙同瞪了一眼差点酿成大祸的年轻警察,若不是门口同事反应及时,陈兴在抢夺小孩的期间,这刚出生不久的脆弱小生命很可能会遭遇不测。

  孙同向仆倒在地上的陈兴望去,只见陈兴眼眸中已失去了生命的光彩,但嘴角却浮现着令人不解的欣慰笑容。

  在这人生的最后一刻他究竟为何而笑?

  这个疑团一直留在孙同的脑海里,直到十年之后,才终于解开。

  真相

  十年后,晋升为局长的孙同已不再冲锋陷阵在第一线,现在他最爱做的事就是坐在书房里,翻翻昔日亲手破过的案件卷宗,暗自回味追忆。

  他现在翻到的资料便是十年前那起富豪林斌幼子被绑架案,这件案子的关键转折点正是他识破了犯罪分子陈兴的诡计,才让案子告破,为此他甚至受到了公安厅的褒奖,成为他生平所破最为得意的几个案件之一。

  这件案子结束后,孙同通过询问知道陈兴犯罪起因是无钱送妻子上医院生产,结果妻子因难产而亡,于是钻了牛角尖的他竟想用绑票得来的钱替儿子好好规划一下未来。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孙同叹息之余询问了陈兴好几个交往较密切的朋友,果然在一朋友那里找到了陈兴的儿子陈翔,这朋友和陈兴一样,也是个日子过得紧巴巴的民工,他当时愿意照顾陈翔是陈兴说处理好妻子后事便带孩子回老家,这才照顾陈翔几天,哪想到后来的变故。

  在得知真相后,这朋友就大叫自己养不起这孩子,陈兴家中已无亲人,要政府将这孩子送往福利院。

  孙同记得当时自己还大叹这陈兴心思缜密,竟想到先一步将儿子送养在别家,这样出租房周边邻居谁会想到他养着的孩子竟是绑架而来的,到时只要顺利拿到钱,陈兴将绑架来的孩子随便一丢,然后电话通知林斌,便可以去接自己孩子回老家了。若不是自己识破了他的诡计,日后再抓到他可就难了。

  想到这里,孙同嘴角浮起一丝微笑,也不知当时自己脑子怎么一热,竟收养了这小孩儿,并改名为孙翔。这孙翔聪明伶俐,比自己那贪玩任性的女儿好多了,现在老婆不但将他视为己出,甚至口里还经常挂着“我儿子怎样怎样”,而已读小学的孙翔更是以为自己就是孙同的亲骨肉。

  孙同正想把笔记本合上,却见笔记本中掉出了一张照片,照片中是平安抱回儿子的林斌满怀感激地将一面锦旗递给自己,想当初这张照片可是登在了省级报纸的头版之上。

  陡地,孙同呆住了,照片中林斌的样貌怎么和孙翔如此相像?除了孙翔略带稚气,俩人的样貌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一般。一个极其可怕的念头猛然浮上了孙同的心头:难道,孙翔才是林斌的亲生儿子?

  孙同冷汗淋漓,他想到十年前调查时,那临时照顾陈兴孩子的朋友曾说过,陈兴将孩子交给他时,夸口要让孩子受最好的教育,成为一名上流人士。

  当时自己还以为陈兴这般夸口是因为想着有一百万绑架而来的钱才有这般底气,现在想来,难道陈兴最初打的就是李代桃僵的主意?或许这就是陈兴为什么去绑架刚出生的小孩,并足足过了一个星期才要求赎金的真正原因了!

  因为刚出生的小孩样子都差不多,而一个星期不见,相貌会发生很大的变化,到时拿了赎金将孩子送回去,谁会怀疑用整整一百万换来的居然会是别人的孩子!

  除非日后发现血型不对,大家才会怀疑这孩子是不是亲生的,可人类的血型不过四种,如果孩子恰好重合父母的其中一种,那这李代桃僵之计几乎是永远不会被识破!

  孙同脑子里再次浮现起陈兴毙命前那古怪的笑容来,这才悚然惊觉,在抱着孩子的年轻警察快跌倒时,陈兴不假思索冲过去,不是为了趁机抢夺孩子为人质,而是为了先一步将快被年轻警察压在身下的孩子接住,毕竟这是他的亲生骨肉!

  而那死前的欣慰笑容,分明是看见年轻警察及时护住了孩子,这才放心一笑。

  正当孙同要联系林斌时,却听见房门一响,孙翔欢快的笑声从外面传来:“爸,我回来了,今天饿坏了,晚餐吃什么?”

  孙同猛然一震,十年父子情分啊!他在脑海中浮现出林斌一家正其乐融融吃着晚餐的温馨场景,难道自己一个电话便要让幸福的家庭从此破裂?

  孙同的手在颤抖,无论如何,孙同都知道,十年前那场绑架案的较量直到现在都没有彻底终结……